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41章 红灯眼睛

对了,董寒月说,井驭龙帮忙,就是为了上真龙穴去找先祖的。

可这怎么又出来了一个“黑白髓”?

“偏偏小妹又出了这种事情,”其中一个男人吸了口气:“咱们可没多长时间了。”

“那个人的身份也有意思,上咱们家来,也不过是自投罗网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正说话呢,忽然外面一片嘈杂,这两个人脸色一变,奔着门口就跑,可这个时候,那道雕花木门轰然就是一声巨响,竟然直接被撞飞到了内室之中。

黑洞洞的门口,露出了两个红灯笼。

但是看清楚了,我呼吸一滞——那不是红灯笼。

是一双眼睛!

什么东西——能有那么大的眼睛?

就在这一瞬间,我脚底下的地板好像出了问题,剧烈的摇晃了起来。

不光是地板。

这整个房子,都在剧烈的摇晃。

地震了?

我猛地睁开眼睛,才知道,原来是飞机遇上了强烈的气流。

赤玲吓的不轻,死死抱住了我:“爹,我怕……”

我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:“没关系,有我在呢……”

一边有个中年妇女乘客,一听我这话,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,上上下下扫视了我好几次,才小心翼翼的问我平时在哪里做美容,拉皮还是做填充。

黄瓜拌拉皮吗?

我看向了舷窗外面的滚滚白云,心说这一次,恐怕也不会这么顺利。

这会儿白藿香也把眼罩给拉下来了,她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没睡好,眼珠子通红,一圈黑圆圈,看上去憔悴了好多。

她自己没管管自己的失眠吗?真是医者不自医。

而她也恢复了平时的神态,见我盯着她,瞪了我一眼,我立马识趣的把视线给收回来了。

到了地方,就按着我们之前商量好的,先让哑巴兰和苏寻在一间靠谱的旅舍看守着董寒月,我和程星河白藿香还有赤玲金毛,则去豢龙氏家的大宅子。

远远的,陶丘风景极好,就看到一大片荷花池,绿意田田里钻出娇艳的荷花,水天相接,美不胜收,田藻还没真没说错。

跟本地人一打听,就知道了,这地方,就是雷池。

传说之中,当年豢龙氏的先祖董父就在这个雷池之中,终日以一叶扁舟,垂竿钓鱼,看上去十分悠闲。

只见他一条一条从水里钓上了许多金色的小鲤鱼,活蹦乱跳的。

那些小鲤鱼也怪,一双眼睛不盯着池子,只看向天空。

有人在一边围观,不屑的说,不是说奉了舜帝的命令,在这里养龙吗?怎么光拿名利不做事,在这里钓鱼?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。

这话传出去,朝野议论纷纷,终于有一天,董父亲请了舜帝来观看雷池。

舜帝一低头,只见到了数不清的金色小鲤鱼,哪里又什么龙呢?

谁知道,董父把手里的钓竿一扬,忽然半空之中,就响起了一道惊雷。

一瞬间,水面波澜四期,那些金色小鲤鱼跟随着雷电腾空而起,到了半空,竟然就成了一条一条的巨龙。

这可是无上的祥瑞之兆。观看者全被震撼住了,舜帝大为激赏,因为董父豢龙有功,舜帝便将这一带封为董父之国,号豢龙氏,一直绵延到了现在。

越过了雷池,对面是一座山,半山腰上,是一个非常雄伟的建筑,简直跟个天宫一样,

那就是豢龙氏的家,叫雷起楼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这才叫名门——相比之下,哑巴兰他们家就是弟弟。”

江家,也是这种绵延了几百年的大家族。

这么长时间,朝代都有更叠,可这些家族却繁盛至今。

都靠着什么呢?

我也看到了豢龙大仙的庙堂。

庙堂同样是巍峨壮观,跟田藻说的一样,豢龙大仙一手摁住了一条巨龙,另一只手,则持着一个金月牙一样的“龙篦子”。

程星河就用肩膀撞我:“有没有窒息的感觉?”

可截然相反——我对豢龙大仙,非但没有反感,说不上为什么,竟然还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亲近感。

当地人一直是拿着豢龙大仙的庙宇作为骄傲的——这地方就是以豢龙大仙闻名的,这是父母神。

我们找了一个小船,越过雷池,就想上对岸去。

可一听我们要去雷起楼,撑小船的老大爷表情却有点怪怪的:“我劝你们,还是别去了——那地方住着的,可不是凡人,看着雷起楼近在眼前,可多少人爬上去求仙,都没得到什么结果,更别说,最近……”

最近?

老大爷压低了声音:“据说,这一阵子,雷起楼里出大事儿了,有人看见,一个妖怪进去了。”

我一愣:“什么样的妖怪?”

老大爷摇摇头:“那咱就不知道了,见到的说一路红光带闪电的,可能是豢龙氏以前斩妖除魔,留下的余孽来寻仇了,不信你看!”

说着,他指向了雷起楼后面,我这么一瞅,也看出来了——雷起楼后面,赫然有一道子很长的烧焦痕迹。

我瞬间想起了那个预知梦来了。

那一双,红灯笼一样的眼睛。

不过,来都来了,刀山火海,也要下去趟一趟。

我跟老大爷道了谢,老大爷看我们一意孤行,也只能摇头叹气,给我们年了句佛。

下船的时候,还塞给了我们几个大莲蓬和鲜藕,好赛要让我们临死前吃一顿饱饭一样。

一行人上了山,我就看出来了,这地方对普通人来说,之所以跟海市蜃楼一样,看得见摸不着,就因为这地方有阵。

这是苏寻的特长,不过我临来的时候,苏寻根据这附近的地图,已经推测出来有可能用的阵法,提前就把解决办法告诉给我了。

一用,果然十分顺利——很快就在一截子断碑后面找到了一个甬路,一踩上去,就看到了一个通天的石阶,拾级而上,就到了。

上山的时候,我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,像是跟着什么东西,但是回过头,什么也没见到。

我倒是想起来了在东海的时候,潇湘提起过,藏在我身后的那两个“人”。

可这感觉很陌生,又不像是那两个。

奇怪。

今天太阳很大,赤玲戴着帽子打着伞,倒是捂得严严实实的,很快,我们上到了台阶最顶端,那是一个很富贵的山门。

上面也都是雷纹和钓竿的雕刻。

程星河一路上热的把莲蓬和鲜藕全吃了,一只手就拍门,想进去喝水,结果手刚放到了门环上,我就觉出不对劲儿来了,立马就把他的手给抓回来了:“有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