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45章 沉香之雾

眼前的青气越来越浓郁,好像一道迷雾,给她妖媚的脸上打了一层柔光,让她显得更勾人了……

这个什么气息,让人简直控制不了自己——就好像见到了捕蝇草的苍蝇一样,明知道这是个陷阱,可这里太美丽,太诱人了。

想沉下去,付出什么代价,也没关系。

可这一瞬间,皇甫球的行气在诛邪手上炸开,她那魅惑的眼神一滞,纤细的身体以人类没法做的的角度一弯,敏捷的向后翻转,躲过了这一下。

并且,在第二下还没下来之前,凌空一个翻身,猫一样在半空之中保持住平衡,稳稳的落在了离我两米之外的位置。

我暗暗一惊,这女人身手极好。

而且,似乎异常柔软。

尤其那一双长腿,看似柔若无骨,可意外的矫捷有力。

我努力把视线移开。

她惊疑不定的看着我,黑潭似得眼睛流转,满眼不可思议:“不可能……你竟然能对我下手……七八百个男人都做不到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很难做到吗?我只不过是一直记得,我是有女人的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寒芒炸起,我接着说道:“你不是让我不用客气吗?我劝你最好说出来,你到底是谁,上这里来干什么?”

那个女人咬了咬牙,显然有些不甘心,但看着我的眼神,更有兴趣了:“有意思——你是第一个,为什么,是我不够好看?还是……”

她的眼神妖媚的扫了下来:“你根本,就不是男人?”

话没说完,七星龙泉奔着她就扫过去了。

她一只手撑起墙角借力,身体凌空翻起,躲避了这一下,七星龙泉的寒芒把她刚才站着的青石砍翻了一片,石屑灰土溅的到处都是,砸到了荷叶上,惊的水波粼粼。

她飘然落下,眯着眼睛一笑:“我知道了——原来你还是干净的,只有干净的,才会在意这种话。”

干净?

“不干净的呢?”

“不干净的……”她珍珠一样的牙齿咬住了火焰一样的红唇:“会让我自己来试试。”

我耳根子一下就烧起来了。

她像是注意到了,更来兴致了:“小哥,你越抵抗,我越有兴致,世上,就没有能从我手底下挣脱的男人……我倒是要看看,你能扛到什么时候。”

我说我没啥兴趣,你到底是谁,来干什么的?

她蹲下身,妖娆的侧过了头,想了想:“我叫银环。你呢?”

我一寻思,说起来,这个女人,既然是豢龙氏的对头,八成知道一些豢龙氏的内幕,比起把她砍死,倒是不如把豢龙氏的事情给问清楚了——毕竟这次要把潇湘给救回来,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。

“李北斗。”

“李北斗?”她眯起了狭长的眼睛,跟在想什么似得,但好像没想起来,接着媚眼如丝的看着我:“你跟这些养龙的,什么关系?”

“求他们办事。”

“办事儿?”银环的眼睛猛地就沉了下去,露出了一丝阴毒:“这些人,铁石心肠,怎么可能会帮人办事儿?”

跟董寒月说的一样,那个好色的对头,铁定是她。

“我的情况说完了。”我接着问道:“该你了。”

“我嘛,是来讨债的。”她盯着那一重又一重的院落,冷冷的说道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是不是?”

“什么债?”

“那就跟你说不着了。”银环注意到了七星龙泉垂了下来,喜不自禁的靠拢了过来:“你会让我进去的,是不是?”

“那不行,”我答道:“你要讨债,是你们的事儿,这三天,我得等豢龙氏把我的事情办完。”

她眯起眼睛,眼神冷了下来:“三天?那不行,我的事情,等不了三天。”
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我答道:“三天之内,我不可能让豢龙氏出事儿。”

银环垂下了一只手,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:“这就是没得商量了?”

“没得商量。”

妈的,明明是来做绑匪的,摇身一变,怎么又变成了保镖了。

“那也好……”银环扬起脸来,媚眼如丝:“我现在,就把你弄到手。”

话音未落,一股子香风扑面而来,我抬起手就要把七星龙泉横过来,可这么一抬手,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。

卧槽,我的手竟然跟灌了铅一样,沉重无比,根本就抬不起来!

难不成——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。

她身上那个香风,八成是毒雾!

因为那毒雾分量并不大,所以我根本没察觉出来。

一开始,我还能扛住,但是她一拖时间,毒雾润物细无声,就渗透进来了!

她倏然就到了我面前,一只手缠了下来,脸埋到了颈窝之中,麻酥酥的:“我问你,我的味道,香不香?”

那毒雾,不光是会让人身体沉重,行气阻滞,而且让人迷迷糊糊,浑身发烫。

香,当然香!

她的肌肤细腻又光滑,像是最上等的锦缎。

就在她的长腿要缠上腰的时候,我一口咬在了舌尖上。

那种剧痛让人瞬间清醒,诛邪手炸起,一下抓在了她的大椎上。

她被我提起,满脸难以置信:“不可能……”

我努力压住了舌尖上的剧痛:“你过不去。”

她又惊又怒,手底下就是一阵寒光——好像,她拿着一个尖刺。

可尖刺一出,她似乎又有些舍不得,只好咬住了牙:“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
只要潇湘能回来,我什么都不后悔。

但就在我的诛邪手要炸起来的时候,倏然一阵破风声,对着我后脑勺就过来了。

卧槽?

还有同伙?

我立马偏头让过——那个破风声对着银环就下来了。

一寻思,银环的事情还没弄清楚,我跟着胡乱掺和,说不定会惹上不好的因果。于是顺手把银环也摁了下来。

那破风声猛地擦过去,掠的脸上一阵生疼,我就听到身后一阵暴跳如雷的声音:“好哇,李北斗,原来你跟她是一伙的,把她放进来,里应外合要害我们!呸,好不要脸,竟然在我们家围墙上干这种脏事儿!”

董乘风!

卧槽,这下麻烦了!

我立马回头:“这里面有误会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银环的身体一下从我胳膊下钻出,跟泥鳅一样不见了,那娇媚的声音远远的响了起来,跟一道涟漪一样:“我相中你了,你跑不了。”

而董乘风骂道:“亲眼目睹,还能有什么误会,我现在就弄死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