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47章 灵物之血

而井童子数不出年号,十分苦恼,我立马蹲下问道:“你说的神君,叫什么名字?上这里来干什么的?”

井童子一愣,看着我的眼神,吃惊不小:“神君全忘啦?你上这里来,不是说过,那个恩情,永世不忘吗?”

恩情?

难道,豢龙氏还帮过我?

我忍不住想起来,之前路过豢龙氏神庙的时候,我对那个神像,有异样的亲切感。

还没等我想出来,井童子盯着我的脑门:“可惜,可惜……”

我知道,他看的是我脑门上的伤疤,立刻问道:“这个地方,有什么可惜?”

可能我说话太急了,井童子瞪大了眼睛,露出了一脸的惊惧,嘴巴一扁,眼瞅着就要哭出来了。

我这才意识到,赶紧把手松开了,试图跟他套套近乎——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。

可我平时脑子虽然转得快,以前却从来没跟小孩儿打过交道,越想着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来哄他,他越是摇头不吭声,而且,看着我的眼神,也越来越陌生了,开始有些警觉,一步一步往后退,看上去随时会推到井里去。

我只好拉住了他:“行了行了,我不问了——那我问问你,你家这个豢龙氏这是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井童子表情一变,这才打开了话匣子:“他们有规矩,雷山后面,不能动——他们动了不该动的地方了。”

这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,什么意思?

井童子盯着我,这才说道:“哦,你全忘了,不知道,豢龙氏为了保持血脉,是要喝龙血的。”

“龙血?”

原来,豢龙氏为了让龙臣服自己,出生就要喝龙血。

以龙血,来滋养手背上的龙鳞,才能豢龙。

在以前,这是很简单的事情,就好像养牛的人,随时能喝到牛奶一样。

但是这些年,他们家遇上了窘迫的大麻烦——龙越来越少了。

甚至——没有了。

我一皱眉头——豢龙氏手里,也没有龙了?

只要停止喝龙血,那他们手背上的龙鳞就会逐渐脱落,永远丧失豢龙的能力。

所以,要找到龙。

如果没有找到龙——那就用接近龙的灵物血来做代替。

就好比,蛟,蟠这一类。

雷山后面,就有这种灵物。

可是,据说当年这些灵物曾经帮助过董父,希望董父能保护他们,而这一片土地,都是董父之国,董父就慷慨答应了下来,让那些灵物住在了雷山后面。

并且留下的规矩——千秋万代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都不能伤害雷山后面的东西。

但是斗转星移,龙已经越来越难找了。

不知道是谁起的头,这些豢龙氏,迫于无奈,只能把主意打到了雷山后面。

井童子记得,那天下了非常大的雨。

而山坡上冲下来的,是血水。

那些豢龙氏下山之后,一个个高兴极了,气色也一下变好,手背上的龙鳞,更是闪闪发亮。

显然,他们弄到了血。

可谁知道,虽然他们保住了龙鳞,却中了诅咒——他们的身姿,动作,开始越来越像那种灵物了。

这是他们犯了规矩的代价。

而那些灵物,自此以后,也跟豢龙氏结仇,一方想保持龙鳞血脉,一方想活下去,不再任人宰割,三不五时就会厮杀。

不少灵物被杀,豢龙氏的人也有送命的,谁都没好果子吃。

那些灵物虽然不是善茬,但是豢龙氏有组上传下来的龙篦子,这一类的灵物,就没有不怕的。

几个月前,龙篦子把那些灵物给重伤了,它们才偃旗息鼓。

而豢龙氏的主心骨,那个伯祖,也一样受了重伤,所以双方两败俱伤,暂时和平共处了一段时间。

这一阵子,那些灵物不知何故,卷土重来,豢龙氏要对付它们,想取出龙篦子。

可没想到,龙篦子竟然不见了。

这下豢龙氏的人吃惊不小,只好抖擞精神迎战,还多方打听,找到了好阵法,就想着出其不意,把那些灵物猎杀了。

这一场仗也不容易打,他们也觉得,龙篦子一丢,那些灵物就追来了,也太巧了些,难不成,是龙篦子丢失的事情,走漏了消息?

可事已至此,自能全力迎战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

我这才恍然大悟。

妈的,原来井驭龙出事儿了之后,董寒月气不过,无论如何也想给井驭龙报仇。

可她也见到了,我没那么容易对付,而且,她应该也从我身上的金龙鳞,猜测到了我的身份,这才趁着龙篦子被暂时束之高阁,偷出来想对付我。

谁知道,自己也给折在我手里了。

难怪这些人对董寒月爱理不理的,本来就重男轻女,这下,更不知道把董寒月恨成什么样了。

大敌当前,我来的本来也是不巧,之所以放我进来,也不一定是因为关心董寒月,而是惦记着董寒月身上的龙篦子。

难怪我一进来的时候,他们那么迷茫,大概董寒月的求救信号,他们气的都不想看。

而我一拿出了龙篦子,他们自然就想把龙篦子给抢回来,可我的能耐在这,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。

之所以不肯说清楚了这件事儿,估计也是碍于面子——要是让人知道,堂堂豢龙氏,干出这种出尔反尔,不光彩的事儿,比死了还难受。

董寒月应该也远远的看出家里的异常,知道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,这才求着我,让我放了她的。

这董寒月也是,看着无欲无求的,对井驭龙那个王八蛋,倒是情根深种。

不过,说到了重男轻女……我接着问道:“那这个地方,为什么不许女人的味道飘出来?”

井童子答道:“因为那些灵物,对女人的气息是最敏感的,只要有一丝女人的气息,它们就能找上来,寻仇。”

我说呢,原来是这样。

同时我的心里也就不安了起来——难不成,就是因为赤玲的鼋裙边衣破了,露出了女人的味道,银环他们才能找上门来?

我造的孽。

井童子看着我,满眼都是希望:“这对豢龙氏来说,可是一场浩劫,神君,你是来报恩的吧?”

报恩……

也许,冥冥之中,真像是有什么注定。

跟锁龙井里的那个螭龙一样。

我含糊的应了一声——不管是为了潇湘,还是为了赤玲,这个闲事儿,真是不想管,也得管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井童子忽然“咦”了一声,盯着门口,好像看见什么熟人了一样。

怎么了?

“七星,你干啥去了?”

门口冷不丁一声暴喝,把我吓了我一跳,回头一看,是程狗站在了偏门的门口,一只手叉腰,一只手指着我的鼻子,姿势宛如一把茶壶:“一觉醒来把你弄丢了,正气水吓的什么似得,非要让我把你给找回来,我说谁能把你给怎么样,她就是不信,还说我不来找你,那就是我偷懒,你看……”

他把胳膊抬起来,上头密密麻麻都是针眼,跟十字绣一样。

程狗的眼神,别提多悲愤了。

我一下想乐,回头就看向了井童子,结果这么一回头,身后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不见了。

而程星河靠近了,也发现了我脑门上不对劲儿:“你长赤毛癣了?”

我长你了。

“你还撒什么愣?”程星河对我的“赤毛癣”没啥大兴趣,抓鸡一样揪住了我:“你说你,无组织无纪律,自由散漫……”

我没听进去,只是一拍大腿想起来了——忘了问,预知梦里那个黑白髓是什么,忘了问了。

希望下次,还能看见他。

回到了宅子里,程星河忽然皱起了眉头:“奇怪——你闻见没有,这是什么味道?”

他这么一说,是有一股子怪味儿。

我还没找到怪味儿的来源,程星河忽然一拍大腿,脸色也变了:“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