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155章 玄鳞之虬

说着,从怀里掏出了一把东西。

我们立马闻到了一股子极为好闻的味道,十分清雅,像是带着些荷香。

不过那东西不是荷花荷叶,而是一团子枯草。

程星河一闻,抬头瞅着董乘风:“这观音藤?”

董乘风有些意外:“也认识?”

程星河一撇嘴,拿过来:“这谁不认识,晒干了,收野药的那能卖十六块钱一斤。”

这东西是一味药草,功效清热解毒,生命力顽强,蔓延的到处都是,可以说俯首可拾。旧时代的穷人得了病,没钱看,就会找些观音藤胡乱熬水喝,说这个治百病。

至于来历,传说是有一年瘟疫,穷人买不起药,在地上受苦,观音菩萨动了慈悲之心,以玉净瓶里的水点在了野草上,变作药材救济世人,穷人感念观音菩萨行善,为纪念菩萨,起名观音藤。

还有人说,是因为这东西有荷花的味道,谁都知道,观音菩萨足下有莲花,所以就管这个叫观音藤。

遑论来历,这东西确实是味药草,可跟如意蚺有什么关系?

董乘风把观音藤拿过来,扯下了一片叶子点燃,对着那一大片潜伏在茂草之中的如意蚺就扔过去了。

轻飘飘不过一个叶子,可让我和程星河大吃一惊的是,那叶子落下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如意蚺跟疯了一样,争先恐后就从茂草之中给爬了出来,就好像那不是什么叶子,而是一个炸弹一样!

如意蚺,怕这个?

我这就看清楚了如意蚺的原貌了——大头细身,很像是鳝鱼,但是前后还有一些小脚,不知道是退化出来的,还是进化出来的。

董乘风跟我歪歪头,意思是问我他厉害不?

我拱了拱手表示佩服佩服。

原来如意蚺最怕观音藤的烟,算是天然克星。

可惜观音藤虽然水煮成药,过火燃放的这种烟,对人来说却也是剧毒,不然拿来当蚊香就好了。

还没比划完,程星河给我来了一脚:“看前头。”

我一抬头,就皱起了眉头。

那些小的如意蚺是被观音藤给吓跑了,可那个“小牛犊子”怎么还稳稳当当的卧在原地呢?

难不成,它造化挺大,不怕观音藤?

董乘风也有些纳闷,跟我歪了歪头,摇着水蛇腰就往前过去了。

我一瞅陀罗星已经到位,仙鹰松的影子也已经拉到了固定的位置上了,现在再不过去,那就来不及了。

我也紧随其后,靠近了一看,卧槽了,那个“小牛犊”,不偏不倚,正压在那个灵根的位置上。

除非把它给挪开,否则没法挖。

而那个小牛犊——哪怕靠近了,我也没看出来这到底是哪一路的神仙。

硬要比喻,好像很多废旧黑轮胎绞拧成了一坨一样,奇形怪状的。

我们这一靠近,那东西也毫无反应。

程星河躲在我身后仔细看了看,顿时一拍大腿:“我知道这啥了、”

“啥?”

“轮胎精。”

精大爷。

这东西确实很像是轮胎组成的,不过,绝不是轮胎的绵软发乌,虽然也一圈一圈缠绕出来,可外壳乌黑坚硬,晶莹剔透,看着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——对了,跟程星河他老舅齐鹏举的玄武鳞甲差不多。

可玄武模样是类似大龟的,也不长这样啊!

董乘风不由自主喃喃说道:“这该不会是那个东西吧……”

“啥?”

“说了也不知道。”董乘风显然也有些紧张:“我疑心,是传说之中的玄鳞虬。”

玄鳞虬?这又是个啥?我和程星河都没听说过。

董乘风就告诉我们,这块地方本来生活着一个叫玄鳞虬的异兽,也十分强大,虽然只是个“虬龙”,可能耐仅次于五爪龙。

可是那东西为非作歹,专吃人和动物的精气,过境之处,跟百草枯一样,生灵涂炭,寸草不生。

而这东西不光是凶狠,一身鳞甲跟玄武一样,坚不可摧,管是火烧还是刀枪,都坏不了一分一毫。

是他们豢龙氏的祖先镇压住的——据说跟上头借来了天雷,焚烧了七七四十九天,这才把那个东西劈开烧焦降服了。

但那毕竟是个灵兽,死不了,就被压在这里了,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他们这些小辈也只是听过一嘴,根本也没见过真容。

一说灵气强大,容貌特异,也就是这个东西有可能。

真要是这样,那这个东西,跟他们家还有一份儿血海深仇啊!

董乘风也皱起了眉头,但是报仇心切,在一边找了一根树枝,奔着那个东西就撬!

他想看看,这东西是不是玄鳞虬。

卧槽,哑巴兰都没这么莽!

我立马就要拦住他——还不确定对方是什么物件呢,着什么急。

可还没等我出手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董乘风手里的树枝,就在打到那个“小牛犊”身上的时候,冷不丁拦腰截断!

是一个小石头子打的。

那树枝有手腕这么粗——凭着一个小石子,竟然能凌空把这么粗的树枝,直接打断?

这一手百步穿杨,倒是跟董乘风之前用的,如出一辙。

我都看出来了,更别说董乘风了,他的脸色一下就难看了起来。

我和程星河一回头,都有些意外。

身后,竟然是董乘雷。

董乘雷还是那个柔弱无骨的样子,站着嫌累似得,斜倚在了一个树边上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董乘风,长进了,会说瞎话啦!”

董乘风回头死死盯着他,咬牙切齿:“果然是奸细……”

董乘雷揉了揉额头,说道:“要说跟说几次,才会相信,我那天真的是喝多了睡着了……”

“放屁!”董乘风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:“一早就盯着我,旁敲侧击套我的话,现在还跟踪我跑到这里,故意阻挠大事儿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还不承认?”

董乘雷叹了口气:“我是知道,是来做傻事儿,才特地过来拦着的!知道那底下是什么东西吗?就要打它的主意?”

董乘风胸膛剧烈起伏了起来:“我怎么不知道?只要能把那个东西挖出来,们这些怪胎,就都会一网打尽了!”

董乘雷谦谦君子惯了,一听这一句也来了脾气,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立起来:“我看才是鬼迷心窍了,告诉,今天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,都别想把这地方给挖开!”

程星河在后面拉了我一把:“七星,前头兄弟反目,后头异形怪兽,妈的什么事儿都让咱们赶上了。”

我早麻木了。

董乘风喘了口气,忽然就说道:“这东西我就托付给们了,那个奸细,我对付。”

没等我答应,他颀长的身材猛地往前一冲,对着董乘雷就抓过去了。

我一看陀罗星,正慢慢往其他位置移动呢,也一咬牙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也只好把这位玄鳞虬给请走了。

这么想着,我就要把那个怪东西给挪开,可谁知道,那东西跟传说之中一样,坚硬无比,也特别沉,我引了半天行气,那东西还是一动不动!

月亮随着时间的推移,光线也跟着做出改变,影子开始偏了。

程星河也帮忙,甚至还动用狗血红绳,想把那东西跟拉纤一样拉开,结果狗血红绳都差点断了,那东西跟在地上生了根一样,还是一动不动。

我们俩脖子上都起了一层汗,快来不及了。

而身后是一阵猛烈的打斗声,显然董乘雷和董乘风现如今也都在殊死较量。

董乘雷一边抵挡着董乘风,一边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我不知道董乘风跟说什么了,总之,算我求,绝对不能动我们家那块地!”

他声音极为恳切。

可董乘风却说道:“放屁,这奸细,还好意思自称是我们家的人?李北斗,只管干的,今天我豁出命不要,也不会让董乘雷靠近的!”

董乘雷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:“……”

我脑子也跟着转了起来:“董乘雷,这块地,为什么不能动?”

董乘雷犹豫了一下,可董乘风抓住了空门,一只手对着董乘雷就抓过去了:“李北斗,也让奸细花言巧语给骗了?”

董乘雷躲过了这一下,像是下定了决心,这才说道:“具体我不能说,总而言之,一旦动了这地方,对我们豢龙氏来说,那就是一场浩劫!”

程星河也跟着听:“七星,咱听谁的?”

“先看看底下什么情况。”

“怎么看?”

我也想知道呢!

正这个时候,我看见周围的草丛里面,都是一些碧莹莹的眼睛。

那是大王鼬!

这东西是爬行动物的克星,专门以爬行动物为食,难怪会在这里!

大王鼬虽然个头比猫大不了多少,但是极有力气,而这地方有灵气,这些大王鼬一看就比别处还要狰狞。

而大王鼬还有一个本事,尖牙利爪,擅长挖坑——世上就没有能困得住大王鼬的牢。

那些大王鼬,用虎视眈眈的眼神,盯着程星河。

程星河咽了下口水,不由自主就把口袋捂紧了。

可大王鼬靠的更近了。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:“身上带着肉类没有?”

程星河把口袋捂得更紧,警惕的说:“这还用问吗?”

那是一大把灯影牛肉丝。

我立马把牛肉丝拿出来,翻转七星龙泉,就在那个巨大“轮胎精”身边挖出一个坑,把灯影牛肉丝埋进去了。

牛肉丝的香气一露,所有的大王鼬奔着那东西身边就扑了过来,争先恐后去抢灯影牛肉丝!只见泥土纷飞,迅速的挖出了一个大坑!

程星河一脸心疼:“这工钱给的倒是挺大方。”

我一乐,眼瞅着大王鼬吃了上头的牛肉丝,疑心底下还有,越挖越气劲儿,我眼看着挖的差不多了,又一把牛肉丝把大王鼬引到了安地方,七星龙泉往上一顶,那“轮胎精”猛地往后一翻,坠入深坑之中,也就把身下的土地给露出来了。

这一下,董乘雷看到,就倒抽了一口凉气,董乘风可高兴极了:“李北斗,干得好!”

没错——那片土地之下,果然闪着一层耀目的灵气。

我一只手旋过七星龙泉,直接把土层削开,跟伯祖说的一样——土层底下,露出了一个又圆又白的东西。

一层柔和美丽的光芒,就好像一颗巨大的珍珠。

只要把这东西给破开,如意蚺的灵气没了供给,它们就没法在三天之内把豢龙氏给灭了。

程星河也高兴了起来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七星,赶紧着!”

我一只手就把龙篦子给提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