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5章 少了一个

剑气凌厉,只听“乓”的一声,几个放着五谷的碗都应声被砍断,五谷撒了一地,而那几个五通神完全没防备,当时就是几声惨叫,一股子血气混杂着兽类的腥臊气息,迅速的弥漫了开来,我一开始还有点搞高兴——砍中了!

但马上,我就回过了身来——这个触感,没有砍透!

而兰如月也猛地站起来,对着她那边两个就砸下了天雷钉——只听一声巨响,两个身影瞬间就被掀翻。

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那个人请了高手来对付咱们……”

“咱们跑吧!”

“走!”

五通神有一个特点,就是速度特别快,我自己是守在窗户前的,觉出几道子旋风对着门就卷过去了。

可门上已经被我反贴了春联——旧春联这种东西虽然不起眼,却是最辟邪的东西,它本来就带了吉庆意思,又受过鞭炮的熏陶,饱受了半年的日晒,老头儿说过,反贴春联,屋里的邪物绝对走不出去。

果然,只听大门上几声撞击响——他们像是几只瞎蝙蝠,没闯出去。

程星河捞出了身上的朱砂线,就奔着那几个瞎蝙蝠身上缠。

我顿时一阵振奋,团队就是比跑单帮有效率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床上的吴小青忽然猛地惨叫了一声:“妈,我疼啊!”

吴小青他妈立马就站起来了:“我儿,你怎么啦?”

卧槽,说话了,这下,她身上的燃犀油就破了!

一个五通神的声音恨恨的就响了起来:“原来是这家的大娘们藏在这里害咱们!”

“饶不了她!”

我知道不好,就去拉吴小青他妈,可吴小青他妈奔着吴小青就去了:“我儿,他们把你怎么样了?”

“妈,开门!”

吴小青狂叫了起来:“他们要抓我的三魂七魄,不开门,我就被他们害死了!”

我顿时一惊,这谎话来的比程星河还快。

兰如月也赶了过来,要逮住吴小青他妈,可屋里太黑,兰如月正被一个凳子绊住,发出好大一声响,而吴小青他妈对自己家是再熟悉不过的,吼道:“我就知道,这几个人没安什么好心!”

说着,扑过去就把门给打开了。

我两步越过去,一脚把门重新踹上,吴小青他妈上来就要挠我,我火头子上来,把她拽开怼在了墙角上:“程星河,抓!”

“得嘞!”

不长时间,那种瞎蝙蝠的撞击声消失了——都集中在了程星河的手里,他兴奋的说道:“抓住了!”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打开了灯,看到了程星河的麻袋挤挤攘攘的,几个东西正在里面不断的动。

吴小青他妈扑过来就要抢:“你们把我儿的三魂七魄放出来!”

我拽住了吴小青他妈:“起开。”

程星河也很灵敏的闪避了过去,低头就去看战利品:“今天运气可以,还真逮住了,七星,你反应挺快嘛……”

可说道这,他嗓子一梗,猛然抬头瞅着我:“坏了。”

我心里一提:“怎么?”

程星河抿了抿嘴:“这里只有四个。”

跑了一个……

我立马把灯开开了。

吴小青他妈适应了光线一看,追着就要打我:“你把我们家祸害成这样,我他妈的跟你拼了!”

正面乳胶漆的墙上全是血迹,供桌被我直接劈开,几个碗落在地上,五谷撒了一地,确实挺惨不忍赌的,地上丢着两个尾巴,一只脚掌,都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。

我回过头,冷冷的就看向了吴小青他妈:“你说你儿子的命值钱,还是你们家这点东西值钱?”

吴小青他妈一愣,就扑过去看吴小青,回头就骂我:“你不是把我儿子的魂给收走了吗?快把我儿子的魂给放回来!”

现在一副爱之心切的样子,你儿子要死也是死在你手上。

我回头就指着那个袋子:“你要魂,去问他们。”

兰如月冷着脸过来,一拳打在了麻袋上一个活物上。

那个活物顿时就是一声惨叫,程星河立刻说道:“他们说,你们不懂规矩,明明是你们把他们请过来的,竟然翻脸不认人要对付他们,非得把你儿子的人魂给吃了不可。”

我凝气上耳,也听见那几个东西叨叨个没完。

“想不到这里的人这么凶。”

“我没见过那么厉害的煞气!”

甚至还有一个给哭了:“哥,我害怕,哇……”

我就让程星河问问这些东西,吴小青的人魂在哪儿?说得出来还好,说不出来,我让它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煞气。

程星河照着我的意思跟他们沟通了一下。

“那小子的人魂,在老五手里。”

“对,老五可是最机灵的!”

“你们趁早放了我们,不然老五把那小子折磨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话音刚落,吴小青再次惨叫了起来:“妈啊!”

只见吴小青的胳膊上,倏然出现了一个伤口,汨汨的就往外淌血,像是被个看不见的刀子割了一样。

接着,右胳膊又是一下,没多长时间,吴小青胳膊就交错纵横的都是血痕。

程星河喃喃的说道:“这个刀工,这是要爆腰花啊。”

我皱起眉头——那个逃走的老五这是要报仇示威。

“嘿嘿嘿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“这小子已经把自己献祭给老五了,老五现在想把他整治成什么样,就整治成什么样!你们再不放,让这小子千刀万剐!”

吴小青他妈见状,抱着儿子就嚎啕大哭了起来,接着对着我们就磕头:“我错了,我错了,你们饶了我儿子吧,我十月怀胎,一天一天养这么大,我受不了啊……”

说着她把桌子上一个水果刀捧了过来递给我:“你们要砍,就砍我,砍我行不行……”

兰如月本来又想揍她,但一看这个势头,默默的把拳头又放下了。

那东西在逼我们呢。

程星河挺生气,对着麻袋又是几拳——这五通神五个一体,这几个兄弟受的罪过,那位逃走的老五也是一样感同身受。

而活物这么一受罪,吴小青身上又是几道新刀痕。

那几个活物顿时得意的大笑了起来:“看你们还敢动我们!”

我想了想,说道:“放吧。”

袋子里顿时欢呼了起来。

程星河一愣,低声说道:“别啊,万一放了之后它们撕票,咱们就太被动了,我看不如掐死一个两个,吓唬吓唬他,让他别轻举妄动……”

五通神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掐死一个,剩下四个也活不了,那东西恼羞成怒要跟吴小青同归于尽怎么弄?

程星河一听也是,这才不情不愿要把袋子打开。

我按住了他的手,大声说道:“我们人类,规矩是一命换一命,所以只能放一个。”

袋子里一安静,又吵嚷了起来:“要放全放!”

“不行。”我说道:“看来你们兄弟情深,那就一个也别走。”

这下袋子重新安静了起来,但马上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:“我是大哥,我先走。”

“大哥,我害怕,哇……”

“大哥,你没听说过孔融让梨?”

“屁话,你没听说过长者为先?”

程星河忍不住低声说看不出这些破玩意儿还挺有文化。

好,内讧搞起来了,我就跟兰如月使了个眼色,兰如月会意,轻轻放出了一个口。

果然,里面几个东西挤了几下,一道青气唰的一下就出去了。

好快。

我拽上程星河,抹好燃犀油,奔着那个青气就追过去了——这么一闹内讧,它只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,哪儿还有心情察觉身后是不是有追兵。

我们就来个放长线钓大鱼,跟着它去找五通神的老巢,把吴小青救出来。

那东西挺快,所幸住的并不远,我眼看着那道青气进了一个废弃的旧厂房,就悄悄的跟进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