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56章 一石三鸟

可手刚要落下去,忽然几个小如意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——不是为了来咬我的。

它们好像是一个窝里出来的兄弟姐妹,你追我赶,正在互相嬉闹。

好像,这些纷争,跟它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其中一个小个子的如意蚺爬的着急,差点滚进了大王鼬刨出来的深坑里——说也巧,有个大王鼬抢不上灯影牛肉丝,跑到了这个地方来重新刨,正碰上了小如意蚺,顿时十分激动,就要把那个小如意蚺抓下来吃了。

那几个其他的小如意蚺回过头,十分焦急,面对着大王鼬的爪子,竟然一丝也没迟疑,用尾巴,硬是把小个子的如意蚺给勾上来了。

它们冒着生命危险,去救自己的兄弟姐妹,一点惧色也没有。

我忽然就想起来——我遇上麻烦的时候,程星河他们,也是这么对我的。

大王鼬上来就抓,打算将小如意蚺一网打尽,我不由往前抢了一步,可程星河比我还快,又一把灯影牛肉丝撒出,那个大王鼬见了灯影牛肉丝,哪儿还顾得上小如意蚺,立马奔着牛肉丝过去了。

那些小如意蚺竟然也知道好歹,对着程星河,就弯下了细腰——像是给程星河和我行礼致谢。

这地方真要是它们的灵根,我动了手,这些无辜的如意蚺,也全得死。

我也知道,世界就是这样——有些关系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

就跟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一样——佛祖救了被鹰追逐的鸽子,是救了鸽子一命,可是鹰没有鸽子吃,也会饿死。

不管帮谁,另一个都会为此丧命。

这就像是一个跷跷板,永远保持不了平衡。

就好像我一样——我不帮豢龙氏,潇湘就回不来。

我想做点什么,可我没有佛祖的境界,能做什么?

“李北斗!”

后面是董乘风和董乘雷的异口同声。

“快动手!”

“快住手!”

程星河倒是没催,只定定的看向了陀罗星。

陀罗星就快离开那个位置了。

而这个“大珍珠”的光泽,也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去。

好像要重新融入到了土里一样。

错过这个机会,就更不可能再找到它了。

我想让潇湘回来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一阵腥气扑了过来。

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我面前。

银环?

程星河没见过她,以为她要来伤害我,不由自主就护在了我面前:“这东西灵气很大啊!”

他认出这不是人来了。

可她跟昨天那个张扬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。

她的脸色极为难看,一丝血色都没有,一只手捂在了胸口上,眉头蹙起,好像就连呼吸,都会给身体带来极大的痛苦。

灵物的恢复速度,是比人快很多的。

经过了这一昼夜的休息,她还没恢复,可见当时受的伤有多重。

董乘风更着急了:“李北斗,不能再拖了!”

说着,就想过来帮我,可被董乘雷一把拖了回去,说道:“李北斗,那个地方,确实不能动,你听我一句!”

银环扫视向了董乘风和董乘雷,唇边是个讥诮的冷笑:“现在反目成仇了——以前合起伙来,吃我们的肉,喝我们的血的时候,怎么齐心协力的很?”

董乘雷错开了眼神。

董乘风死死咬住了牙,厉声说道:“你们杀了我们的人……”

他是愤怒,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。

银环却一笑,死死的盯着我们,大声说道:“要说是谁先违背誓言,不是你们吗?早先,你们的祖先受了我们的帮助,答应要保我们万代平安——我们在雷山南,没有吃过一个人!”

“可你们呢?就因为你们的血统要紧,就调转刀口,对着我们屠戮!我们对你们来说,不过是能喝血吃肉的畜生,是不是?”

董乘雷瞪大眼睛,像是再也扛不住了:“你放屁!明明是你们性情暴虐好色,我们也是替天行道,而且——一开始我们没想把你们赶尽杀绝,是你们不识好歹!”

嗯?

“哈哈哈……”银环一听这个,忽然跟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,哈哈大笑了起来,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:“没想赶尽杀绝?那是三千五百二十一条命!你们杀一次,杀两次,我们就彻底消失了。”

银环的笑声微弱了下来,带着说不出的凄凉:“天地万物,都有命,我们不过是想活下去,有错吗?”

这一句,我心头猛地一颤。

董乘风皱起眉头,还想说话,但是没说出来,只不住的催着我:“李北斗,你快动手!”

银环也盯着我,手腕子一翻,一把尖刺就出了手。

她明知道,她现在的身体情况,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。

可跟刚才那些小如意蚺一样,她一点也不怕。

银环的眼神冷下来:“不杀了你们,我们就没法活。”

我吸了一口气,转过了身子,抓住了龙篦子:“这东西我下不了手。”

这话一出口,程星河,董乘风,董乘雷,全愣住了。

董乘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,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——你说过,你会说话算数!”

我这辈子,一直说话算数,可这件事儿,我真没法插手。

我接着说道:“你们两方,冤家宜解不宜结……”

“还能有什么误会,这种畜生的话你也信?”董乘雷扯着脖子吼道:“我妈死了!我族里的姐姐姑姑死了!你最要紧的人被这种东西害了,你不想吃它们的肉,喝它们的血吗?”

他的声音低下来,忽然笑了:“是了,是他妈的我看错人了。”

董乘雷吸了口气,一只手放在了他肩膀上,可董乘风猛地抬起头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他想抢走我手上的龙篦子,亲自把灵根给划破了!

可他哪儿有我快,我轻轻松松翻手就把他给压在了后面:“有件事儿我没弄明白,你再跟我说一次,你之前说,你们第一次到这里来,没想把它们赶尽杀绝,是怎么回事?”

董乘风被我压地上,挣扎都挣扎不起来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们不过是想采它们的血,也跟它们说清楚了,伤的都是安全的位置,还给它们上了伤药!不是被逼无奈,我们不会去借血!可它们,回身就把我们的人给……”

他想起了那个画面,眼里是惊惧和仇恨。

可银环却瞪大眼睛:“你胡说八道!那天我从外面回来,就看见尸体堆积,许多才生下来不久的如意蚺,也都……而且,你们的人亲口说了——那些如意蚺,就是你们杀的!”

果然,这里面肯定有没解释开的事儿。

八成——如意蚺和董家人之间,有某种误会。

可这能是什么误会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可董乘风跟发现了什么似得,猛地一脚踩到了土上,只听哄的一下,我脚底下就空了。

这小子不傻,竟然把被大王鼬刨的不结实的土给踹开了。

这一下,我身子不由自主一个踉跄,程星河要赶过来帮忙,到底没来得及,董乘风一只手就把我的手往灵根上摁了下去。

我立马抗了过去,可这么一争,龙篦子还是把那个灵根,划出了一个浅浅的道子。

这一下,一个东西不知道从哪里伸了过来,缠住了我的手腕。

那个东西跟个触手一样——是从那个不声不响的“黑轮胎”里伸出来的。

想牵着我的手,把灵根彻底划开!

卧槽,我一下明白过来了,这个地方,他妈的本来就是一个陷阱!

一石三鸟啊!

万一我当时,为了自己,把龙篦子划下去,那想必,就没法收拾了……

我立马就要把手给扯回来:“我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了,程狗,拦住我的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