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59章 不速之客

董乘雷一下就愣住了,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一步:“那不可能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你仔细想想,那位伯祖的怪病,是不是就是从二十多年前开始的?也就是——第一次采血,跟如意蚺结梁子的时候吧?”

董乘雷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,想否认,但是张嘴到一半,也想起来了。

看他表情,我应该没说错。

自此之后,那位“伯祖”得了怪病,开始闭门不出,而且身上有了浓重的异味,需要藏香才能遮盖住。

而且,我一早就看见了屏风后面的轮廓。

像是盘成了一坨。

那个形状——其实跟玄鳞虬很像。

更别说,归根结底,这事儿就是那个祖伯,找了董乘风来找我。

背着人——尤其,不让我们告诉董乘雷。

当时董乘风的理由,说是董乘雷有可能是奸细,不能走漏出去。

现在看来,是贼喊捉贼。

而且,凭着董乘雷这次的表现,也猜出来了。

这董乘雷是个胆大心细的人,他们瞒着,也只不过,怕董乘雷发现了这件事儿的端倪。

而之所以选中董乘风,也很简单。

董乘风才真正是个直肠子。

他跟我一样,从小就被人欺负,所以,应该平时很不喜欢跟人交往。

越不跟人交往,越没有心眼儿。

更别说,他跟如意蚺,有那么大的仇。

他爹死在了第一次采血的事情上——如意蚺也不可能乖乖献血。

他妈死在了如意蚺报仇的事情上。

他已经彻底让仇恨给冲昏了头脑,只要能报仇,你让他干什么,他就会干什么。

这是工具人之中的上好佳,顶呱呱。

而且,哪怕这董乘风真的被发现了,那大家也会以为这事儿是董乘风搞的,谁会怀疑到了卧病在床的伯祖身上?

董乘雷盯着我,忍不住说道:“你——是从哪里猜出来的?”

就一样——既然这个灵根,对豢龙氏这么重要,那作为伯祖,怎么可能让我们把灵根给破了。

有这种动机的,只有会在这件事儿上得到好处的。

比如——玄鳞虬,它想重获自由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

更别说,是豢龙氏镇压了它,让这两方反目成仇,自相残杀,是它最开心的事情。

所以,那会儿我差点破开灵根的时候,就觉出来了,一石三鸟。

想想就后怕——这个计策,本来滴水不漏,只要我拿着龙篦子划下去,一切就全完了。

有些事情,真的是命中注定,一念之差。

说起了龙篦子来,我问董乘雷:“说起来,你应该是很了解董寒月的——她平时胆子很大吗?我的意思是说,她会是有胆子偷取镇宅之宝的那种人吗?”

董乘雷摇摇头:“就因为她平时不是这种人,才没防着她,早知道……”

如果董寒月平时不是这种恣意妄为的人,现在我猜测,有可能,董寒月偷龙篦子,跟伯祖也有关系。

我之前就纳闷,哪怕董寒月急着找我给井驭龙报仇,也不至于拿着全家人的性命冒险,这样的话,就解释的通了。

伯祖劝她带着龙篦子离开,接着,就通知给了如意蚺,前来袭击。

豢龙氏没了龙篦子,很难抵抗,那如意蚺很有可能,就会把豢龙氏全部灭掉。

到时候,董寒月一个人回来,哪怕有龙篦子,可孤掌难鸣,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?

那收拾了董寒月,再用龙篦子割开灵根,它就自由了。

我看向了银环,银环的视线错开,显然是默认了,虽然是有些不甘心。

银环跟董乘风一样,为了报仇,为了活下去,什么事都可以做。

这计划本来滴水不漏,可惜,里面掺和了一个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却突然带着龙篦子赶来了。

想必,当时伯祖也是十分意外的。

他肯定让董乘风跟我抢过来。

可见识到了我的本事,他就知道,靠着董乘风,这事儿不见得能成。

而通过银环也知道,我是铁了心,要做豢龙氏的保镖。

他这就想出了一个主意——既然我要掺和进来,索性就也拿我当枪使。

这才叫董乘风把我骗过去,半真半假,告诉我灵根在这个地方,只要用龙篦子把灵根破开,就能保护住豢龙氏,我为了救潇湘和救人,就一定会答应。

听到了这里,程星河盯着我,忍不住说道:“七星,你真是比猴儿还精。”

你夸人的词汇能不能稍微换一换?

董乘雷听到这里,半晌没说出话,可聪明如他,也不会不知道,我的猜测,有多接近真相。

但他想了半天,还是说道:“还有两件事儿,我没想明白——一个是,当初那个玄鳞虬,是怎么占到了伯祖身上的?伯祖的本事,你应该也是有所耳闻的,还有一个是,既然二十年前,玄鳞虬就占到了伯祖身上,那为什么最近才开始报复?”

我答道:“这两件事儿我也寻思了一下,不过,那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,我不是当事人,也只能凭着自己的猜测,第一个我暂时还想不出来,第二个,会不会,即使玄鳞虬的精魄,侵占了伯祖的身体,可伯祖这二十年来,一直在跟它抗争,直到现在,那玄鳞虬才成功?”

董乘雷恍然大悟:“这就对了!”

说着,董乘雷也看向了董乘风:“你都听见了没有?”

可这件事儿复杂,董乘风的眼睛只死死盯着如意蚺,根本就没听进去,一双眼睛,还是牢牢盯着银环,说道:“我不管——我只要把这个东西给弄破——我要那些如意蚺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跟我之前说的一样,他已经彻底让仇恨给冲昏了头脑。

我抓住了他的脖子:“你好好想想——害你妈的,到底是如意蚺,还是指使诱骗如意蚺的人?”

董乘风还要挣扎,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出,身后一阵巨响,数不清的灵气一下炸开了。

我立马护住了程星河,但是那个冲击的力量实在太大,我们都好险被冲出几个跟头。

回过头,我们全傻了。

那个灵根,破了!

而一个庞然大物,舒展在了我们面前。

“轮胎精”不再是那个皱巴巴成一团的样子,而是矫健威武,赫然是一个近似于龙的东西。

那一身黑亮的鳞甲,在月光下,耀目生辉!

这就是——传说之中的玄鳞虬!

它重获自由了?

卧槽,我一下愣住了——灵根不是已经过了时间吗?而且,龙篦子也被董乘雷拿走了,它是怎么重获自由的?

我立马看向了董乘雷:“龙篦子呢?”

董乘雷愣了一瞬,往怀里摸了过去,脸色惨白:“没了……”

日了狗了,怎么没的!

可这话没来得及问,一个极其凶猛的破风声,对着我就过来了。

想翻身躲过,可程星河他们在我身边,我的时间,只够把他们扫到了安全的地方,胸口就是一沉。

像是被什么东西,死死压住了。

是一个庞大的脚爪。

四肢百骸一阵剧痛,几乎要被整个压进地里。

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又是你——你阴魂不散。”

啥意思,这个东西,认识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