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68章 千岁之湖

烧焦的味道猛然爆开,我听到一片大乱之后有个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千万不要让他跑了,否则咱们豢龙氏,就真的完了!”

你大爷的,你上门赘婿吗,就跟人“咱们”起来了。

数不清的箭簇声响了起来,可已经来不及了,头顶“乓”的一声响,花窗直接被我用身体撞碎——疼!

疼的人太阳穴突突的跳!

之前有蛟珠和行气护体,这种事儿根本不会对身体造成多少伤害。

可是现在,龙鳞已经没法滋生出来了,玻璃碎屑和窗棱断口在身上猛地划过,皮开肉绽,浑身就是火辣辣剧痛。

但这还不算完,我靠着之前习惯性动作,护着脑袋在地上一滚,化解那个惯性和冲劲儿。

当然,比起之前是差远了,面前是个大花园,一片茂林,不知道种了几百年了,草木都很高大,我跌跌撞撞冲进去,就听见后面脚步声雨点一样的乱响。

这一起来,才觉出脚腕子一阵剧痛。

不好,自己的动作,到底是没有蛟珠管用。

这下完了,肯定跑不过他们!

那一阵追逐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井驭龙的声音也大声响了起来:“别追,他跑不远,放诛龙矢!”

你妈的,你比五步蛇还毒!

这下,完全被打回原形,成了没遇上潇湘之前的那个普通人,几乎是没了生机。

在他们张弓搭箭的时候,我一路跑,脚上的剧痛一路不住的在提醒我,放弃吧,这下跑不了了。

前面还是死路一条,又多让自己受什么罪呢?

可我却咬紧了牙,拼出死命往前奔——我不能死,我要是死了,那一切都完了。

就跟爬山一样,我已经爬到了一半,稍微一松懈,就直接跌下去了。

之前那些努力,就全白费了。

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,我凭什么放弃!

更别说——这条路,是程星河拿命给我换来的,就冲着他,绝对不能糟蹋了!

数不清的破风声,对着我就追了过来。好几只,擦着我胳膊就下来了。

死了——这下死了……

不过,哪怕要死,我也不会怯懦的停下。

这一步,往前一迈,穿过了一大丛云杉,面前豁然开朗,我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湖泊。

这个湖泊比听雷楼前面的雷池,规模都不小。

水天一色,犹豫一个巨大的镜面。

在那些箭簇过来的同时,我一步就扑到了湖泊里面。

水花溅起,我猛地沉了下去。

身上本来就都是伤,让水一浸,更是让人疼的炸脑瓜皮。

水面上,不少箭簇追了过来,炸的水面一阵白茫茫的浪花。

我在暗处,眼看着那些豢龙氏追到了岸边,低头看着我,就把避水丸塞在了嘴里。

这一下,七窍瞬间全舒服了起来,各项感觉,也在水里敏锐了起来。

“追啊!把水抽干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尸你大爷!

这声音气急败坏,是井驭龙的声音。

“可是……”其他豢龙氏的声音犹豫了起来:“这地方不行。”

井驭龙一怔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这地方……”

好像是耳语的声音,我没有行气能用,听不清楚了。

这地方,有啥粑粑蛊?

井驭龙牙咬切齿:“怎么好巧不巧,偏偏会是这样的地方……”

有个豢龙氏说道:“因为这个原因,他这一下去,就不可能活着上来了,只要等着他尸体漂上来,就行了。”

井驭龙显然十分不甘心:“都到了这一步——便宜他了。既然如此,也罢,你们在这里看着他,什么时候出来了,捞给我就行了。”

说着,转身要走:“再来几个人,跟我去找那几个残党——把寒月救回来。”

你对董寒月,倒是情深义重啊!

可几个豢龙氏拉住了他:“那黑白髓的事儿……”

“你们放心吧。”井驭龙冷冷的说道:“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,一手带了李北斗的尸体,就等于一手拿到了通往真龙穴的门票,到时候,进了真龙穴,找到了你们那个祖先,那黑白髓就是囊中之物了。”

剩下几个豢龙氏各自看了看对方,也只好就把手松开了:“但愿,一切顺利。”

井驭龙答道:“那位可不是一般的人,你们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吧。”

他们要我的尸体?

是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看见我死了才放心,还是——要我身上什么东西?

还没想明白,井驭龙就已经走了——不,已经滚了。

剩下几个豢龙氏大眼瞪小眼,都不约而同叹了口气:“咱们干出这样的事儿,要是伯祖知道了……”

“伯祖那个身体,还要他为了族里的事儿操心?咱们把事情办完了,神不知鬼不觉,不也是给伯祖分忧吗?到时候,拿到了黑白髓,一切就都解决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有一个豢龙氏盯着黑沉沉的水面,声音有些难受:“我老觉得,对不起那个李北斗。”

这一下,那些人全不吭声了。

但是紧接着,他们忽然齐刷刷的跪下,就对着水面磕了个头:“今天的事情,确实是迫不得已。”

“先生之前帮我们的恩情,我们永世不忘。”

“将来,一定给先生修一个仙祠赎罪。”

仙祠?人都死了,修仙祠还有啥用?

“也许……”有个豢龙氏低声说道:“他命大……”

“你傻啊!”话没说完,就被其他的豢龙氏给打断了:“下了千岁湖,哪怕连三任伯祖都没上来,他能行吗?即使他是真……那他现在,又吃了龙眠丹,又受了伤,也不行了。”

这个湖泊,叫千岁湖?

话说,他们为什么不敢下湖,这地方有什么说道吗?

可放眼望过去,水底下十分宽阔,也没见什么异常。

我听到,有个人低声说道:“不过,不偏不倚,偏偏进了千岁湖,难不成——他真的是命中注定……”
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没说下去。

“算了,想想咱们的血脉吧。”有一个豢龙氏说道:“我去把香料祭祀准备好,怎么,也得送他一程。”

我还想起来了——之前灰百仓就跟我说过,他们家有神灵的血脉。

可神灵血脉,也不能就这么坑我啊!

幸好他们不知道我有避水丸,肯定以为我已经淹死了。

我就寻思了起来,一会儿等他们放松了警惕,我就找个背人的地方上岸。

这么想着,我就泅的更深了一些,同时寻思着,那个什么龙眠丹就是导致我失去能力的元凶?

也不知道怎么解除。

正寻思着呢,身上又是一阵剧痛。

一低头,我一身鸡皮疙瘩全炸起来了。

只见我胳膊上,出现了很多的大包。

而大包里面,还有东西,在蠕蠕的动!

妈的,肯定是龙虱子钻到了皮肤下面去了——刚才虽然程星河的火力挺猛,可龙虱子的数目实在是太多了,钻下去也没办法。

那些大包,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变大,而我皮肤发白,自己一阵眩晕,是失血过多。

这么下去,不等我游上岸,就先被它们给吸死了。

得赶紧把这些东西给弄出来。

于是我一手拿过了玄素尺,就把皮肤给划开了。

果然,皮肤下,是巨大的龙虱子,吃血池的肥肥胖胖的,颜色也从晚霞色,变成了深红色。

我忍着剧痛,一下就把那个龙虱子给剜出去了。

一股子血扩散在了水里。

还有十来个。

平时我最怕疼,可现在,也只能向关二爷学习了。

又割开几道口子,剜出几个之后,我眼前发花,有点站不住了,手头不由就停了一下,可一错眼,浑身汗毛全炸起来了。

只见一个白脸,不知道什么时候,贴在了我后背上,一双黑沉沉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我手腕上的伤口,吐出了一条长舌头——像是,对我的血,垂涎欲滴!

这他妈的——是个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