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69章 阴阳莲下

我条件反射就往后退了一步,而那个东西倏然鬼魅一样,就跟了上来,依然死死的贴在了我后背上。

我后心就凉了,不由自主一张嘴,避水珠差点没给飘出去。

我赶紧把避水珠给吞了回去——要不是嘴里有避水珠,我估计一口气上不来就得活活淹死,如那些豢龙氏所愿漂上去。

仔细一看,这东西长着一张人脸是没错,身体却长长的,好赛一条鳝鱼长了个头。

那张脸赫然像是个年轻男人,五官细看也挺标致,但就有一样——一点血色也没有,哪怕像人,也绝对不是活人!

更何况,那个人脸流露出的表情,十分愁苦。

好像给吃不饱穿不暖的难民,又被抓了壮丁一样。

这什么东西,我没见过!

鲛?

可鲛我见过,还给我留下了一块鲛绡,但鲛分明是有半个身子,很像是动画片里的美人鱼的。这东西光一个脑袋。

而且,身体也不是普通的鱼尾,倒是有些像如意蚺,圆滚滚的一条。

该长出鱼鳍的位置,是四个肉疙瘩一样的凸起,鳞甲上一片莹润水光。

难不成——跟安宁一样,是毛爹或者毛妈跟人生出来的混血?

这豢龙氏为什么弄了这么个玩意儿在这?

而那个东西见到了我的血,大嘴一张,就把那些血水,直接吸进去了!

这血一被他吞下去,那张愁苦的苍白脸,慢慢就舒展了起来,像是开心多了。

可虽然嘴角勾起,他的眼睛里,却一点表情也没有,是个奇异的皮笑肉不笑!

那个场景,简直瘆的让人浑身炸鸡皮疙瘩!

我的心猛地一沉,它吃血。

而我身上,是血!

那它尝到的味道,下一步是不是就……

果然,怕什么来什么,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,忽然猫头鹰似得一转,就盯着我身上还在不住淌血的胳膊。

它还想吃!

眼瞅着那个饥饿的眼神,我心里清楚——这东西这么快,我又一身是伤,上天无路下地无门,逃肯定是没地方逃了,他是地头蛇,不做什么反应,我下一步就是盘中餐了。

于是我立马把玄素尺旋过来,手起尺落,又剜出了一个龙虱子。

那双眼睛,死死盯着我的伤口,就要扑过来。

可我一下把龙虱子送到了他面前——有乒乓球那么大。

死死一捏,乓的一声,那个龙虱子猛然在手里爆开,冒出了一股子浓血!

那人头鱼别提多高兴了,猛地张开了嘴,一口就给吞进去了!

我连忙把手给缩了回来——祖师爷保佑,再稍微晚一点,我这手也就报销进去了!

人头鱼把那一口没来得及扩散的高浓度血带龙虱子一起吞下去,嘴角的弧度更大了,像是——在笑!

同时,那双没有表情的眼睛盯向了我的胳膊,显然有些躁动了。

他还想吃!

得咧,有这么个大爷盯着,多厉害的拖延症也得给治好了。

我连忙又用玄素尺,把身上剩下几个龙虱子,陆陆续续都给剔除出来了。

那些龙虱子滚入到水里,这下,不用我自己捏爆了,那人头鱼跟吃葡萄一样,猛地张开的大嘴,一口一个就吞下去。

这东西学习能力非常快。

吃的越多,那这东西的脸色越好看,笑意也更浓。

跟人脸藤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,也不知道把人脸藤移植到了这里来,谁胜谁负。

我看他吃的挺开心,就想借个人情,缓缓就往前面游——只求这位爷吃饱了,能放过我。

可谁知道,这东西非但没有放过我,反而继续跟了上来,他妈的寸步不离!

一瞅那眼神,我就猜出来了——得咧,这是要拿我当个冰箱,什么时候饿了,什么时候开门!’’

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!

我越看这东西心里越嘀咕,同时寻思了起来,他跟安宁,也许倒是能配上一对。

嗨,生死交关的时候,我他娘胡思乱想什么呢?

保命要紧。

一边寻思着,我只能带着那个人头鱼一边往里头游——哪怕他舍不得离开我,可万一其他地方有什么生机呢!

时间长了,适应了光线,对水下看的也就越来越清楚了。

这地方十分空旷,没见到游鱼什么的,只有一些水生植物,在水里杂乱的飘摇,美确实是很美,不过现在哪儿有欣赏的心情。

一边游,我心里是叫苦不迭,但愿他肚子里那些个龙虱子够他消化消化,不然下一口就得拿我当个萝卜给啃了。

好在这人头鱼似乎也很明白可持续发展的道理,吃了十来个龙虱子之后,虽然还在吞吃我伤口扩散出来的血,但没打算继续咬我。

我看着自己在水底下发白的伤口,也明白,在水底下时间长了,伤口是极难愈合的,不保留体力,也是个死。

于是我四下里一看,靠着小时候跟老头儿四处钓鱼,跟其他老头儿学到的常识,就找到了一种能治疗皮外伤的水生植物。

那是一种很常见的水草,叫阴阳莲。

为啥叫这个名字呢?因为这东西的叶片颜色,上面是绿色,叶子背后则是紫色,在水里跟着水波一翻一翻的,倒是也挺显眼。

这东西号称水下云南白药——据说以前的捕鱼人有时候上水底下去抓漏网之鱼的时候发现的。说是鱼一漏网,往往是带着伤的,而鱼肯定是要跑到阴阳莲底下蹭身上脱鳞的伤,一蹭就好,这就出了名。

我抓了几片,嚼碎了敷在了伤口上,又找了叶片坚韧宽大的美人腿缚在了外侧当绷带。

人头鱼嘴上带笑,眼无表情的盯着我,给我一种感觉——似乎他觉得我这么做很恶心,好像有人在的烧烤上加了不爱吃的料一样。

能活就行了,管它恶心不恶心。

别说,这阴阳莲还挺管用。

不长时间,伤口就开始止血,麻酥酥的也不太疼了,我松了口气,就往里去够叶片更大的,把剩下的伤口跟堵大堤决口一样的堵上。

可谁知道,我手往里这么一探,忽然就觉出来,叶片后面,猛地颤了一下。

我立马就要把手给缩回来——妈的,后面有东西!

可没想到,我的手触碰到了一个冰冷滑腻的东西,竟然拔不出来了!

卧槽了,什么玩意儿?这水里十面埋伏,步步惊心吗?

我拼了老命就要把手给扯出来,这一用劲儿,还真从繁茂的阴阳连后面拉出一个东西来。

一瞅这个东西,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提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