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170章 爱卿平身

这东西浑身是一层耀目美丽的银白色,光华璀璨,不像是人间之物,大嘴四足,得有好几米长,跟麒麟白有些相似,但比麒麟白大上许多。

现如今,我的一只手,正陷入到了它嘴里,死死卡在两个长牙之间!

这东西我见过——在锁龙井那事儿上。

这是个虺!

上次降服那个虺,还是在我有诛邪手的情况下,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。

可是现在——一来眼前这个虺,比上次见到的那个,还得大出一倍,堪称虺界巨无霸,二来,我现在中了眠龙丹,就是一个普通人,上哪儿能找行气降服它?

更别说——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子,慢慢开始发黑。

虺有剧毒!

我哪儿还顾得上想其他的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就想把手从那两个牙缝里给拔出来。

可没想到,刚才也不知道怎么进去的,他娘的竟然比榫卯结构镶嵌的还结实,说啥也拔不下来!

那个虺眯起眼睛看着我,露出了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压迫力,似乎对我有些不耐烦了,张开了嘴,要奔着我的手腕子咬下来!

我脑子里面顿时就给白了。

人在遇上危险的时候,都会有个求生的本能,我当时也是——直到现在,我都没想明白,当时我是怎么做到的——我手腕子既然拔不出来,那一脚借着浮力扬起,直接对着虺嘴就踹了下去。

一瞬间,水里顿时弥漫出了一股子青色的血雾,手腕子上一松,我就把手给拉回来了!

它一只牙,直接被我给踹下去了!

这一下,那个巨大的虺顿时暴怒,张开大嘴一声吼,附近的水波猛地震颤了起来——数不清的水草,在那个震慑力之下,拦腰而断,飘的到处都是!

我脸都被这动静震的生疼,拼命踩水往回退,可没想到,那一声一响,后头又冒出了许多黑皴皴的东西——跟七月天的乌云一样,说来就来,暗影幢幢!

看是看不清楚,但傻子都知道,来的自然不是善茬。

我一边往回退,心里一边暗骂,真是瞎子到了粪坑里——一步一崴泥!

我他娘的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了!

而那个虺张开了被我踹掉了一只牙的大嘴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,水波太大,我还没等着躲,就觉出天地翻转,我整个人在水里被掀了一个跟头。

眼角余光就看见,虺对着我张嘴扑过来,后面的黑影子也跟着幢幢的扑了过来,我算是要死当了明白鬼——难怪豢龙氏不敢下来呢!

他们忌讳的,感情就是这些东西!

法子没了,只能是蹦极断绳子——等死。

而最后一瞬间,我隐隐约约觉出身边像是扫过了什么东西。

但是那一下过去的太快,让我疑心那是个死前的幻觉。

可没想到,这个跟头翻完了,那个虺却没扑过来。

我睁眼一看,顿时一怔——只见那个虺跟让人点了穴一样,竟然张着大嘴,不动弹了。

啥情况,横不能我一脚踢出个葵花点穴手?

可我也没碰上那玩意儿啊!

不光是虺,虺后头那些黑幢幢的东西,竟然也不动弹了。

甚至……对着我就趴了下来!

这一下我就傻了,什么情况?

脑子里一转——对了,好些人说,我是什么真龙转世,难道这些东西也很识货,认出来了!

我顿时就给精神起来了,翻身过去,心头一阵狂喜——它们要是能听我的话,那我岂不是能带着它们,杀出水面反杀!

井驭龙不是想坑老子吗?老子给来个王者归来!

穷途末路的柳暗花明,我几乎想跟它们说一句“爱卿平身”。

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出不对——它们,拜的貌似并不是我。

我回过头,狂喜跟钱塘江的大潮一样,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它们拜的,分明就是我身后那个人脸鱼!

而人脸鱼缓缓从我身后往前漂了过来,居高临下的盯着那写东西,眼睛还是没有表情,但是气势,俨然君临天下。

刚才从我身边扫过去的,是他?

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我踢掉了一根牙齿的虺,身体一颤,嘴里哗啦啦,掉下了数不清的尖牙!

我一身鸡皮疙瘩炸了起来。

只那一扫,有这么大的威力?

难怪——难怪这些东西吓成了这样。

我算是明白了,一开始这个人脸鱼躲在了我身后,它们被我吸引住,没主意到了人脸鱼,结果刚才那一下,人脸鱼悄无声息的出来,它们认出,才吓趴下了。

我死死盯着人脸鱼——这么说来,豢龙氏畏惧的,不是虺。

而是人脸鱼?

它到底什么来头?

而人脸鱼回头看着我,缓缓张开了嘴。

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,他也要开吃了?

但是,他嘴里,只发出了一个古怪的音节:“扑。”

这一声,所有的虺得令,争先恐后,退开了,好像生怕人脸鱼追上来一样。

那一声的意思,我看着,简直像是宣布对我的所有权,好比:“这东西是我的。”

得咧,要不说我这运气好呢——一下来遇上的第一个,就是本地第一大魔头!

我忍不住舔了舔嘴角,这下好了——强龙不压地头蛇,我就跟个馅饼一样,直接掉人家嘴里了。

程星河要是在身边就好了——他还能帮我翻译一下,跟这个人脸鱼沟通沟通。

现如今只能靠自己了,我就尝试着开了口:“这位仙灵,怎么称呼?”

没法望气,看不出这东西具体来历,不过客气客气总是没错的。

这人脸鱼再次缓缓张开了嘴:“扑。”

得嘞,沟通失败。

我喘了口气,眼睛开始不停的往四下里扫,不管这是什么吧,这玩意儿既然爱吃血,我不能给它当长期饭票,能走就得赶紧走。

这么寻思着我就开始去找其他出路。

当然了,“扑”是寸步不离。

得赶在他下一次饿之前出去。

而这家伙是个双刃剑,它在我身后,跟个保镖似得,其他任何危险的东西,不敢靠近了。

它本身就是最大的危险。

一边游,我一边就寻思着,进水里也有一会儿了,眠龙丹的效果下去了没有?

于是我就尝试着引行气上诛邪手,想把一块石头给打碎。

结果石头完好无损,把我手拍的生疼,不由悻悻缩了回来——这眠龙丹怎么研究出来的,药劲儿这么猛,时间这么长了也没散下去?

人脸鱼定定的看着我,犹如看一个傻子。

眼看着一个位置像是没什么动静,我就悄悄游了上去,结果靠近了岸边,好么,豢龙氏人口众多,那位置也严防死守,有人等着捞我的尸。

上去就是自投罗网。

“哎,怎么这么长时间,那个李北斗还没出来?”

“活肯定是活不成了——可尸体不上来,确实也麻烦。”

“是啊,偏偏是千岁湖,下又下不去。”

我上不去还在其次,倒是一阵担心——井驭龙说要去抓白藿香他们,他们现在怎么样了?

还有程星河,吹完火之后,他跑出去没有?

还有赤玲,金毛……

我不由一阵后悔,这次其实不该带他们来的——本来以为,自己能保护好他们的。

为了他们,也不能放弃。

“说,会不会他没死,而是藏在千岁湖里了?”

“傻啊?那东西在底下,他活不了,更别说,眠龙丹没有解药,药劲儿自己是散不开的。”

们怎么研究出来的?

“他那些朋友怎么样了?”

“咱们对不起他,不能再对不起他朋友了,已经都安排妥当了——别的不说,那个土狗倒是挺凶的。”

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程星河他们没事儿就好。

同时又犯了愁——我这眠龙丹自己解不开,出又出不去,哪怕能靠着避水丸活下去,也不是办法,又不能躲一辈子。

更何况,后头还有个垂涎欲滴的人脸鱼呢!

我一寻思,就动起了心思,伸手抓了一块石子,对着水面就扔了过去。

这一扔,岸边那些豢龙氏猛地站起来了,影子在水面上摇摇晃晃的:“什么动静?”

“是不是那个李北斗出来了?”

“看不清楚啊……”

“事关重大,靠近看看去!”

这么说着,几个人影就逼近了水面,蹲在一边,仔细往水下看。

我抓住了这机会,窜上去直接抓住了一个人的脚踝,直接把他给拉下来了!

这一下虽然没有平时的速度,但是胜在出其不意,那些豢龙氏都愣住了,还没反应过来,那个被我我抓住的倒霉鬼,直接就被我拖下了水!

这是水猴子的绝招,好歹我也是当个水猴子姑爷的。

一阵水泡翻滚炸起,岸上一阵沉默之后,乱成了一锅粥。

我手底下那个倒霉鬼,大惊失色,一反应过来,拼了命的折腾,我毫不手软的给了他一杵子,他这才不动弹了,我就抓住了机会,在他身上乱翻乱找了起来。

他们都是豢龙的,看来眠龙丹就是看家本领之一,我看看,他身上有没有解药。

果然,一翻之下,他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。

这下就有点为难了,哪一个是解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