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171章 束龙之网

那小子现如今已经慌了,才安静没多长时间,求生的本能让他又开始继续挣扎——一下来是猝不及防,不过好歹是豢龙氏的人,还真有些水性,已经拼命屏住呼吸,不让自己继续呛水。

你会水,我就省事儿了。

于是我把那一堆东西捧到了他面前,让他指给我,哪一个是眠龙丹的解药。

可他一弄明白了我的意思,立马露出了满脸的恐惧,回身要走。

哪怕我现在没有行气吧,你水性再好,也好不过含了避水丸的我。

于是我一把摁住他,逼着他认。

可没想到,他两手往上,就要拜下来——我这才搞清楚,合着他以为我已经死了,现在是水鬼索命。

这把我弄的满头黑线,只好将计就计,继续“问”他(也就是比划)。

好在这小子并不傻,眨巴了半天眼睛,恍然大悟,像是明白过来了,但还是一脸的难色——显然并不想说出来。

你不想也不行。

人头鱼就在我身边,安安静静的看着。

我正打算“严刑拷打”呢(当然,更要紧的是吓唬他),可他一侧脸,看向了我身后的人头鱼,身体跟被电击了一样,板硬板硬的,不动弹了。

果然——他也认识人头鱼!

可人头鱼安之若素的盯着他,一副跟他不熟的样子。

那人更紧张了,立马没命的挣扎了起来,就想上去,被我一下拽了回来。

他挣扎不出去,因为恐惧,一张嘴忽然就冒了泡——强忍着续命的那口气给泄了。

那他就撑不住了。

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,我伸手就把他身上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捧了出来,逼着他认哪一个是解药。

他浑身哆嗦的跟筛糠似得,伸手就指向了一个小葫芦。

这就是?

这个时候,水面上早闹起来了:“乘霞!乘霞!”

大老爷们,叫乘霞?

不光是一大帮人在喊,数不清的东西也插了进来——细长细长的,尾端有钩子,像是专门用来打捞的工具。

那东西带着气泡猛烈的往下一戳,好险没把我头皮给戳下去一块,我缩了身子躲过去,结果又一个杆子正捅到了这人鼻子上,顿时鼻血长红。

我心里一提,坏了,他也流血了,别让人面鱼给……

但是,莫名其妙的是,人脸鱼竟然对着个人的血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奇怪,我的比较好吃还是怎么着?

眼瞅着这人呼吸快没有了,我不能杀生,于是松开了手,那人拼命踩水,一头钻了上去,水面上一扑腾,被人给拉上去了:“乘霞,你没事儿吧!”

豢龙氏虽然可恶,但是我一阵羡慕。

兄弟众多,真好。

我从来没有亲缘兄弟。

不过,我有程星河哑巴兰他们,就足够了。

人不能太贪心——会招来不好的东西的。

“乘霞,你没事吧?”

那个倒霉乘霞半天没声息,可能被人掐了人中,忽然就惨叫了起来:“那个——那个——还有鬼!”

被吓得神志不清了。

这一下,岸上的豢龙氏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片静谧,他们也看出来了,水下发生的不是好事儿。

一边听着,我就把手里的那个小葫芦给打开了——里面装了不少的蜜丸,有点像是老头儿常吃的那种速效救心丸。

因为避水丸的缘故,我能在水里感应到气息——这东西苦里带甜,希望不是毒药。

试试看,人在临死的时候,一般是不会说谎的。

那东西进嘴——比白藿香用蜜给我调出来的药丸子可差远了。

不过,这东西一下肚,丹田很快就暖和了起来,被封住的行气跟小火苗一样,开始燃烧起来了!

太好了。

我回头瞅了人脸鱼一眼,还跟他拱了拱手——刚才逼出解药,他也算是立了一功。

人脸鱼又露出了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容。

我心里一提——你可千万别饿。

我赶紧继续运行行气,想让行气赶紧恢复过来。

可那个药丸子虽然让身上发暖,可不知道之前浸泡的眠龙丹是不是药劲儿太大,这一时半会儿,好像还是没法恢复过来。

妈的,快点,快点!

正着急呢,人脸鱼绕过肩膀,就凑过来了,看意思,是想找找我身上还有没有残留的龙虱子。

它又饿了?

我更着急了。

可没想到,行气还没恢复过来,头顶忽然响起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:“就是这里?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捞啊!”

井驭龙这个王八蛋。

“不是跟你说过了嘛?”豢龙氏的人也着急了:“这毕竟是千岁湖,谁能下去?”

井驭龙吸了口气:“人不下去,不是也能捞吗?束龙网呢!”

我后心一凉,你大爷,又是一个一听名字,就特别不吉利的东西!

“可是,万一要是惊动了下面的东西……”

“那个东西,又能厉害成了什么样?比你们的血脉还重要?”

这句话,像是触碰到了豢龙氏的痛点,一阵沉默之后,果然,只听“通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东西,忽然捅进了水面里!

还是之前那种杆子?

不——不对——现在那些杆子,是互相连接的,中间,蒙着一层柔若无物的网子!

一看到了那个网子,哪怕那个人脸鱼,也微微动了一下,似乎对那种网子十分反感。

我没辙,在行气恢复之前,当然不能去冒傻气,于是就尽量往下泅,想把那些网子给避过去。

结果一低头,又看见水里出现了很多东西。

那些虺?

不是,这些东西不是被人脸鱼给吓退了吗,又来了?

我倒是有点高兴,难不成,是来帮忙的?

可高兴没有一秒,我心里就沉了。

那些黑东西,簇拥着一个很大的白鳞之物。

那个白鳞之物,赫然跟人脸鱼长得十分相似,身下也是四个肉球,只是,没有人脸。

而我身边的人脸鱼,忽然就动了一下。

显然,见到了那个白鳞的玩意儿,躁动不安!

这俩,该不会是对头吧?

那还怎么下去?

谁知道,那些网子比我想的还要快,没等我潜下去,后背忽然就是一阵剧痛。

好像一个粘钩,死死挂在了我皮肉上一样!

你大爷!

我挣扎了起来,可是越挣扎,那东西粘的也就越紧!

不好了,这么下去,那我跟上了勾的鱼一样,迟早得被抓上去。

果然,感觉到了我的挣扎。上头的人狂喜了起来:“好像抓住了!”

井驭龙更高兴了:“拉!”

网子立刻被大力拉扯了起来,我身子一轻,心说这下完了!

可没想到,脚底下跟拴了个秤砣一样,竟然重新又沉了下去!

低头一看,又是一怔——人脸鱼咬住了我的脚踝,像是不让我走!

它舍不得我?

结果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它这个知遇之恩呢,底下那个长着白鳞的大块头,猛地就冲了上来,趁着人脸鱼咬住了我,张开了血盆大口,一下就咬住了人脸鱼的尾部!

乘人之危!

可人脸鱼眉头一皱,虽然吃痛,可嘴还是死死的咬住了我,就是不松口!

一看白鳞之物咬住了人脸鱼,其他的那些虺就更别提了——平时它们不知道受了人脸鱼多少期,抓住了这个机会,也跟着对人脸鱼撕咬了起来。

很快,一股子血雾从人脸鱼身上扩散了出来,它身上皮肉翻卷,一看就痛苦。

可它就是不放开我!

与此同时,豢龙氏抓的,也更紧了。

我心里着急,这他妈的不该叫千岁湖,这应该叫修罗场啊!

而且,就看着人脸鱼这样,不管它对我目的是啥吧,也不能眼看着它这么玩完。

得想想法子。

可怎么想法子呢?

我回手就要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。

可抽出七星龙泉,也没有平时的能力啊!

我正要继续想法子呢,忽然头顶上一个东西,被我给碰下来了。

这一瞬间,身下那些东西,再一次停住不动了。

啥情况?

我眼看着,那个东西飘落在了我面前,赫然是程星河给我贴额头上“赤毛癣”的脚气药膏。

我的“赤毛癣”露出来了。

而脚底下所有的东西,都直勾勾的盯着我——不,盯着那个“赤毛癣”。

那些虺第一个松开了嘴,齐刷刷的抬头盯着我,眼神,充满了恐惧,接着,猛地就跪下来了。

比刚才给人脸鱼行礼的规格,大的多!

不光是它们,那个白鳞的,也是一样!

唯独人脸鱼,怔怔的盯着我。

这次没错了——它们拜的,真的是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