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73章 水下百物

你大爷的。

我心里着急,恨不得现在就窜出去,可身上的能耐还没恢复,出去也是找死——这些水族倒是可以帮我,可这也仅限于在水里,从千岁湖里窜出去,怕也是要被豢龙氏的捕龙法给抓住。

于是我只好往上窜了窜,想看看他到底要怎么样。

那些水族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也都跟了上来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井驭龙就把一个人给带来了——可看清楚了他带的是谁,我不由一愣。

他带的并不是白藿香。

而是赤玲!

只见赤玲到了水边,眯着眼睛,拼命抬手遮光。

我心里一疼——还好今天是个多云的天气,要是晴天,她哪儿受得了?

而她一边被推着往这里走,一边不停的问:“我爹呢?我爹到底在哪里?我爹说了,给我买麦芽糖……”

说着,她还满怀希望的眯着眼睛对推她的豢龙氏说道:“是粉色的,你见过粉色的莫?”

那个笑容——心满意足。

推着她的豢龙氏是个年轻小伙子,看着赤玲那个孩童似得样子,禁不住也流露出了很同情的眼神,但他心一硬,还是把赤玲给推过来了:“井先生。”

井驭龙瞥了赤玲一眼,微微一笑:“你跟李北斗,关系很好?”

可赤玲也不知道谁是李北斗,听井驭龙这么一问,只是懵懵懂懂的继续眯着眼睛找:“爹,我爹呢!你不是说,我爹就在这里莫?”

井驭龙眯起眼睛,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,下巴往水边一点:“喏,你爹就在里面呢!你去找他吧!”

我禁不住就把拳头给攥紧了。

赤玲不会水。

把她逼下来,她一定会淹死的!

五步蛇都没你毒!

赤玲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,兴冲冲的就要往水里迈:“爹——你为么子下水咯?下了水,糖要化咯!”

这样不行——横不能看着她跳下来。

我立马就要钻上去,可我还没动劲儿,就再一次被人脸鱼给牵住了。

你拉我干什么?

没成想,就在他拖我这一瞬间,又一道网子倏然下了水,几乎就擦在了我头皮上!

又是束龙网!

算盘打的很精啊!

一旦我不管赤玲,赤玲就会被淹死,一旦我去救赤玲,我就得被网子给兜住!

井驭龙的脸隔着水面,飘飘忽忽一阵畸形,跟他那个长歪了的心一样。

我算是明白了——他看出来赤玲跟一般人不太一样,生怕白藿香她们不肯就范,才故意把赤玲给哄骗来的!

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赤玲死——哪怕被抓住看了,还有逃出来的希望,要是赤玲死了,就再也回不来了!

这么想着,我想挣脱开人面鱼,就要上去,可没想到,人面鱼死死咬着我,没有表情的眼睛也死死盯着我,就是不松!

我当时就急了,赤玲的脚,已经到了水面上了!

可赤玲的脚就要落在水上的时候,忽然岸上一阵轻不可闻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赤玲,你听他骗你呢,你爹没在水里!”

是——程星河?

我一下就高兴了起来。

祸害遗千年,真是没错,听他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,人肯定是没事儿!

井驭龙一听这个,瞬间就急了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而赤玲的脚停住,歪头就说道:“我爹为么子不在水里莫?”

程星河喊道:“你说为么子?水里有糖吗?你爹说话算数——会上水里给你拿糖?”

“对呀!”赤玲恍然大悟:“我爹说话算数!他说给赤玲买糖,就一定买!臭瘸子,你骗我,你骗我!”

说着,回过了头,气呼呼就去瞪井驭龙。

我心里一震——是啊,我想来说话算数,答应给赤玲买粉色的麦芽糖,出去,一定要买。

当着矬子不说矮话,井驭龙一听“瘸”字,当时脸都快气歪了,对着豢龙氏就是一摆手:“不知好歹的东西——把她给我扔下去!”

一股子火猛地冲上了头顶——你还是人不是!

几个豢龙氏像是听不下去了:“这个小姑娘脑子怕是有点问题,这样,未免太不光明磊落……”

“光明磊落?”井驭龙一笑:“你们的血脉重要,还是光明磊落重要?”

我心里清楚——他一开始的目的,一来满足自己屠龙的心愿,二来是跟江辰换进真龙穴的门票,可现在不一样,已经升级成了私怨了。

那些豢龙氏也是因为同样的目的,不得不听井驭龙的,果然,犹豫了一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没有再说下去。

可是,井驭龙催着他们推我,他们却一动都不动。

井驭龙说了半天成大事不拘小节,也没管用。

我心里一宽——也许,他们能良心发现……

可我这个想法才刚一萌生出来,井驭龙就怒道:“妇人之仁,能成什么大事儿?”

说着,轮椅挣扎过去,一只手就直接把赤玲给推下去!

赤玲虽然现在脑子不大好使,但她毕竟是个养鬼出身的,出于本能,一抬手,好几个尸油小鬼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,对着井驭龙就扑了过去。

井驭龙也吃了一惊,可他到底还有“哪吒”的绰号,手往前一划,那些尸油小鬼跟烟花一样直接爆开,腥油炸的周围的人满头满脸。

赤玲一看,咬着牙:“你欺负我,我叫我爹揍你!”

“你还想叫你爹揍我?”井驭龙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下奈何桥去叫他吧!

说着,扬起了声音:“李北斗,你要是不想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被淹死,现在就出来!”

你妈的,欺人太甚,我攥紧了拳头就要冲上去,可那个人面鱼跟刚才一样,死死咬着就是不松开。

这把我给气的,抬起手对着他的脑袋就凿了下去。

觉出来了,现在行气稍微恢复了一两成了,那葫芦药还挺管用!

可这东西死扛着,还是不撒嘴。

我着急了——你要咬,下次也行,我不能不管赤玲!

结果,就在这么一挣扎的时候,头顶上就是“扑通”一声。

我心里一震,抬起头来,就愣住了。

只见赤玲的身体,已经掉到了水里,把一片水,砸出一大片的水花。

赤玲拼命挣扎,纤细的手脚划动了起来,把平静如镜的水面全搅乱了。

心里死死一疼,她现在,得有多难受?

她身体很轻,其实是可以挣扎上去的,可没想到,井驭龙从轮椅上爬下来,一只手,死死的把赤玲的脑袋,重新摁进了水里!

我的心跳,顿时就跟停了一拍一样。

就连周围的豢龙氏,也有的受不了了,往前迈了一步,可又被其他人给拉了回去,剩下的,也不忍直视的把脸给转过去了。

你们还是人吗?

我一直认定了,人要冷静,才会把事儿给做好,可是现在,一腔怒火,几乎把全部的血液煮沸!

哪怕死了,我也不能这么让你欺负我的人!

我另一只脚,使出来了吃奶的劲儿,就要把人脸鱼给蹬开,可人脸鱼死死咬住,就是不松!

你大爷的,你到底想怎么样?

“李北斗,你真的是她爹吗?”井驭龙的声音愉悦的响了起来:“你为了自己苟且偷生,把女儿豁出去啦?你不是还说好了吗?”

他拉长了自己的声音:“你还要给她买糖呢!”

远远的,程星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——他也给赤玲着急,声音虽然轻,但是,撕心裂肺:“井驭龙,王八蛋,等七星回来,把他妈的你鼻子给揍歪了,跟上次一样!”

井驭龙一听到了“上次”,眉头一皱,凶狠回头:“让他把嘴给闭上!”

脚步声杂乱的一响,程星河一声短促的呼叫之后,就没动静了。

我等不了了。

那一瞬间,我几乎想带着那个人脸鱼扑上去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赤玲忽然不动了。

我后心一下就凉了——她难道……

可还没等我害怕,我见到,那张跟我隔着一重水的俏脸,忽然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。

笑?这个时候,她怎么可能笑出来?

回光返照?

一股子要失去她的恐惧席卷而来,与此同时,井驭龙觉出赤玲不再挣扎,显然也有些纳闷。

他虽然折磨赤玲,要把我给逼出来,可他也不希望赤玲就这么死了。

于是他松开了手,就想看看赤玲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出来,身后动静不对。

水波在剧烈的震动。

好像有什么东西,从深不见底的水下,以极快的速度冲上来。

这又是什么鬼?

其余的水族,也纷纷回过头,看向了身下。

我低下头,看见了无数白色的东西。

那些东西个头庞大,成群结队,看上去十分壮丽——好像一群翱翔天际的飞龙!

可是,这地方有什么飞龙,白的鳝鱼?

那东西速度飞快,很快逼近到了我们眼前,这一下我看清楚了那是什么东西,瞬间就愣住了。

那是数不清的,庞大骸骨。

龙族的骸骨!

我明白什么情况了。

我他妈的怎么忘了,赤玲会控尸啊!

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——井驭龙,你纯属多行不义必自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