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7章 旱天打雷

“别回头。”身后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:“出去之后,趴着走。”

奇怪,这个人谁啊?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

“哥,快点。”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像是在催促拍我肩膀的人。

那只手从我肩膀上下去,低低来了一句:“今天这个人情,我们兄弟记住了——这一阵子,你怕是也也会遇上不好的事情,万事小心。”

我越来越莫名其妙了,难道跟城北王一样,有人认错人了?

我忍不住回头就往后看,可一下被赶过来的野五通给冲的东倒西歪的,我只看见数不清的俊秀男人背影,根本就分不出跟我说话的是谁,程星河怕死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要把我拖出去。

好不容易逆着人群到了外面,程星河这才松了口气,回头就瞅我:“七星啊,你胆子为啥这么大,咱三舅姥爷是不是从小给你吃熊心豹子胆?”

我要是吃的起那种东西就好了——有点麦乳精就不错。

说着程星河就要往外走,我却一把拉住了他:“趴下。”

程星河没听明白:“啥?”

我一把将他摁住:“趴着走。”

程星河莫名其妙的问我发什么癫,但因为信得过我,还是趴下了,我们俩跟野战军似得,就在杂草之中匍匐前进。

草丛里全是潮气蚊虫,偶尔还有癞蛤蟆蜥蜴之类顺着我们的腿往上爬,程星河爬的叫苦不叠,骂我吃饱了撑的,可就在这个时候,天上轰隆就是一声响。

程星河吓了一跳,抬起头,还能看见漫天的星星,一下愣了:“这是……旱天雷?”

阴云密布的时候打的是普通的雷,但晴空万里的时候,偶然也会有雷——这种雷学名叫干雷暴,我们行内叫旱天雷。

而旱天雷的作用,就是打一些逆天而行的邪物。

接着,只听轰然一声响,一道旱天雷亮贯寰宇,打在了那个旧厂房上,声浪震的大地颤了起来,一道子亮光瞬间在眼前爆炸,烧焦的味道升腾而起,那光跟洪水泛滥一样,从我们头顶弥漫过去,我和程星河立刻听到了头顶毛发烧焦的声音。

那也只是一瞬,身上的鸡皮疙瘩退下去,那个光就不见了。

程星河的脸色白如厕纸,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死死的盯着我:“这是……”

要是我们刚才是站着走的,现如今,也会被这个威力绝大的旱天雷直接劈死。

程星河确定旱天雷过去,爬起来就去看那个厂房。

只见那个厂房已经轰然倒塌,飘散出了焦炭一样的难闻味道。

那些野五通——全被劈死了。

程星河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那个雷……是你降的?”

我一愣,推了他脑袋一把:“你是不是有点虎,我又不是雷公爷,哪儿来那么大的本事。”

我是猜出来了,那个拍我肩膀的,到底是谁。

恐怕,是真的五通神——当年的洪灾英雄。

我之前在吴小青家唱了请仙诀,本来是想把野五通给招来,但机缘巧合,倒是把真的五通神也给招来了。

真的五通神因为山寨自己的野五通纵横江湖,日常背锅,肯定也对野五通恨的牙根儿痒痒,于是当时被我请来之后,没有露面,而是静观其变的跟着我们,找到了野五通的大本营,接着,就请了旱天雷,把这个山寨大本营来了个一网打尽。

所以,他才会说,记我一个人情。

程星河掏了掏耳朵,瞪着眼:“你说啥?”

这货耳朵被震耳鸣了。

我就站起来,拽住他往吴小青家里跑——得赶紧把吴小青的人魂给还回去。

等到了吴小青家,他们家门口已经插上一个白纸做的仙鹤——送魂幡。

我当时就愣了,死了?

推开门一看,只见吴小青家里挤了不少的人,都对着睁不开眼睛的吴小青大声哭嚎。

这些,都是女的。

兰如月冷冷的握着麻袋望着那些人,回头一看看见了我,立刻把本子拿出来:“她们说吴小青死了,要办丧事。”

我一皱眉头,觉出手里的那个人魂傀儡有点松动,回头就把送魂幡给扯下来扔了。

吴小青他妈也在擦眼泪,一抬头看见我,当时就是一声暴嚎:“你还敢回来,你个王八蛋……就是他,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小青!”

那些女的回过头,都死死的瞪着我,像是恨不得把我给活撕了,接着奔着我就扑,要我给吴小青偿命。

幸亏兰如月挡在前面,没费什么力气,就把她们掀翻在地,甚至还给我让出了一条路,让我上灵床边上去。

有个打手真是太有必要了。

我赶紧到了灵床旁边,吴小青他妈还要拦着我,问我为什么人死了也不放过他,被兰如月拎小鸡似得拎开,扔到了一边。

我则把吴小青的嘴给掰开了,直接把那个人形的东西拿了出来——眼瞅着天就快亮了,日出之前不把那东西喂进去,吴小青就真的要蹬腿了。

那个人形的东西像是用粘面捏的,不出意料之外的话,里面有吴小青的生辰八字和头发指甲。

这个方术,跟当初龙虎宅的熊胖子请的金蛇求财阵差不离。

等把那个伤痕累累的面人塞进伤痕累累的吴小青嘴里的瞬间,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吴小青的脸上。

不长时间,吴小青的手指头一动,就睁了眼。

我看着他人中的黑气散尽,眼神清明,这就松了一口气,还好赶上了。

这口气没松完,吴小青他妈冲过来一把将我拨开,死死的抱住了吴小青:“儿啊……你可算活过来了……妈千辛万苦,才救了你……”

救他的不是我吗?

而那些女的也一拥而上,围着吴小青嘘寒问暖。

吴小青一见那么多女人,脸瞬间就红了,吓的浑身哆嗦——显然,这才是真正的吴小青。

这个情景还挺可乐。

这时兰如月过来,提着麻袋问我这个东西应该怎么办?

我一瞅,麻袋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动弹了,知道这几个也跟鸳鸯戏水地里的一样,送了命了。

靠近一闻,果然,麻袋里传来了一阵焦糊的味道。

打开一看,里面有三个黑乎乎的东西,只能看出来脑袋和四条腿,看不出原本是什么东西了。

这个时候,一直没敢吭声的吴小青他爹猛然就跪在了我面前:“先生,谢谢你救了我小青一命!我可咋谢你……”

我连忙把他拉了起来:“也不是白帮的,谢礼吴小青爷爷许给了。”

吴小青他爹瞅着吴小青母子,擦了擦眼泪,这才叹了口气:“娶妻不贤毁三代,我算是知道了……”

我就问吴小青他爹咋回事?

他就告诉我,这孩子本性纯良,都是让他妈逼得。

至于两口子相识也是很有意思——吴小青他爹给他妈看手相,刚摸了一下,他妈就告他爹耍流氓,那个年代这是重罪,他爹不想蹲监狱就得娶他妈,从此以后父子就生活在了他妈的阴影之下。

就他妈那个莽作风,搞得吴小青从小就很怕女人,还有一次他小时候跟一个小姑娘手牵手一起走,被他妈发现,说小丫头勾引她儿子,把小姑娘从台阶上推下去了,吴小青再也不敢跟小姑娘一起玩儿,小姑娘也没有敢跟吴小青玩儿的。

吴小青越长大越怂,得了女人恐惧症,总想起那个小姑娘头破血流的样子,成了个万年单身狗,这下他妈又着急了,整天让吴小青相亲,人家看他畏畏缩缩,也没一个能成的。

吴小青他妈认为孩子一表人才,那些女的莫不是瞎?逼着吴小青他爹找原因。

吴小青他爹跟儿子促膝长谈半天,这才知道儿子出于对女人的恐惧,根本应不起来。

父子俩抱头痛哭,寻思家里香火就断在这了,他妈不管一二三,坚信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有问题,有也是那些瞎女人的问题。

还拿了农药插上吸管就在吴小青面前摇摆,说你今年再不弄个女人回家给我生孩子,我立马喝给你看。

吴小青被他妈整的苦不堪言,为了克服女人恐惧症,也不知道从哪儿得了门路,请了那个东西,整天用红布盖着,就是盼着能成为真正的男人。

我连忙就问吴小青,那野五通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求来的?

吴小青被女人都吓哆嗦了,见我是个男的,赶紧凑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是……人家送给我的。”

原来吴小青为了女人恐惧症,心理医生也看,生理医生也看,无所不用其极,这事儿又难以启齿,正苦恼呢,有天下楼,正看见一个年轻男人站在外面,问他是不是有这方面苦恼,他可以帮他。

吴小青当时一愣,心说他怎么知道的,不过正所谓病急乱投医,他自然就点了点头。

那男人就笑着把那个装着五通神的盒子送给他了,说请了神灵,说了愿望,想要的水到渠成。

吴小青正是走投无路,赶紧就在那个年轻人的帮助下,把五通神像供养上,那年轻人可热情了,还教给他怎么弄面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