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85章 第一虎客

这一瞬间,董乘雷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跑到了附近,正仔细观察那个小个子掉下的朴刀,当时就愣住了:“芒草朴刀,难怪呢,这是——商三寸!”

接着,他立马抬头,大声说道:“李先生,千万小心——这是几百年来,排名第一的打虎客商三寸,他的本事,不在你们风水行十二天阶之下!”

排名——我好像有点印象,打虎客不分品阶,而是以自己得意的猎物排名。

谁打死的猎物越多,谁也就越厉害。

这个商三寸,几十岁的年龄,把几百年的打虎客的猎物总和都超过去了?

不光是本事大——这种屠戮,也够狠!

这一声,剩下的豢龙氏,也议论了起来:“是手擒三角蛟,劈碎玄武鳞的商三寸?他不是避世修行去了吗,怎么又出现了?”

“据说他是天上的魁星转世,能请来众神相助,任何活物,都不是他的对手!”

那还用说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呗!

可是这一下,小个子凌空被我抓起,眼神瞬间就有些不对——他发了慌!

我立马就看出来了——一被拽上了半空,他身上的神气,猛然就熄灭了。

任何东西,都有弱点,恐怕小个子这个请神符的弱点,就是不能离地!

我嘴角一下就勾起来了。

小个子毕竟也不是善茬,身经百战,反应极快,当机立断,抬手就把衣领子给划开了,身体猛地往下一坠。

再一下去,落地恢复神气,再有了防备,那就不好办了。

他嘴角仍是狞笑,像是依然不把我放在眼里:“不成想,还有人认识我……”

说着扬起了声音:“跟你们商量商量——好汉不提当年勇!”

马上就能落地了!

可我借着树枝的惯性,抓住了最后一瞬,身体猛地往下一压,反手捞住了他的后衣领子。

这个时候,他的脚离地,只有三十多厘米见方。

可惯性到底,树枝猛然回弹,他直接被拽到了树干上!

他身体翻转的瞬间,就瞪大了眼。

我对他笑:“可惜啊可惜——你的腿但凡是个正常长度,就能落地了。”

俗话说,当着矬子不说矮,每个人对自己的缺点,都是分外在意的,听了我的话,那一双小眼睛爆睁,反手就对我就抓了过来:“咱跟你商量商量——你想身首异处,还是五马分尸!”

他急了他急了。

我侧脸避开锋芒,“当”的一声,小个子的五指擦过了我的脸,穿过我刚才所在的位置,结结实实楔入到了树干上,木屑溅的到处都是,我们跟着木头重重一颤,头上哗啦一声,就震掉了数不清的树叶。

赤玲来了精神,伸手去接那些树叶,欢笑了起来:“爹,下雨哩!下的是树叶雨!”

小个子一击不中,自然大怒,瞬间想把手抽出来,可我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
我翻手摁住了小个子,一抬手,“咔”的一声,小个子左手直接断掉,额头顿时就是一层汗。

“你刚才说要掐我朋友是不是?”我从他手上扫过去:“好像掐不了了。”

小个子抬头,本来满眼的张狂里,忽然就闪过了一丝忌惮。

我注意到了,他盯着的,是我的额头。

我立马抓住了他:“这东西是什么?”

可小个子再次一个狞笑,忽然伸出了完好的右手,出其不意,对着赤玲就扫过去了。

我立马转身避让开,小个子这一下力气更大,直接把枝干轰然打断。

小个子抓住了这个机会,变守为攻,一鼓作气对着我就蹿了上来,我翻身避过,他杀红了眼,甚至顾不上回到地面上请神符,直接就想在树上靠着自己的本事结果了我。

还好他急了。

我往后一退,七星龙泉横扫过去,他抬起了胳膊一挡,“当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的锋芒就撞上了一个极硬的东西上。

我立马就看出来了,他的胳膊上,貌似有个什么好东西——跟齐鹏举的玄武鳞甲很像。

不光本事大,装备也精良,要不是之前吃了水下丸药,还得了池老怪物和皇甫球的真传,他怕是可以把我当场打死。

不愧是传说之中,能踢碎玄武的存在——只是,那个能耐,也是跟神借来的吧?

可惜,他晚就晚了这几步。

而这个时候,金毛那头就是一声惨叫,我心一悬——江辰背后的,果然对金毛也出手了!

果然,江辰站在原地,虽然眼神有几分不甘,可还是在用手帕,安闲的擦拭着自己的额头,可金毛身上的泥土已经十分斑驳——明显,是被踢掉的!

程星河也奔着那边赶了过去,几根狗血红绳弹出去,奔着江辰就卷。

可没想到,那些红绳还没到达江辰面前,忽然半路上“咔嚓”一声,齐刷刷就断了!

程星河也没想到,自己倒是被惯性一带,好险没趴在了地上,但他还是轻捷转过了身子,就挡在了金毛前面:“听见七星说什么没有?后撤!”

可金毛素来不听程星河的话,盯着江辰,嘴边又是一抹馋涎,奔着江辰,锲而不舍就扑!

程星河气的大骂:“他奶奶的,真是什么主子什么狗!”

金毛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可一点迟疑都没有!

我一阵心疼,恨不得立刻就过去给金毛解围,可小个子一见我走神,抓住机会扑了过来,直接把我从树上推了下去。

风在耳边霎时擦过,但凡被他推在地上,一个请神符,我就倒霉了。

眼瞅着他神色得意,我也跟着他笑了。

他一见我笑,嘴角上扬的角度瞬间凝滞住,而我身上的金丝玉尾,已经“唰”的一声出来了。

我用金丝玉尾的水准,本来是比程星河和哑巴兰要差上许多。

可是现在学会了皇甫球使用行气的方法,那对其他法器,也是能通用的。

金丝玉尾在半空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形,按着我的意思,死死的把小个子给缠了起来,小个子悚然一动,伸手就要把金丝玉尾拨开,可我不偏不倚,一脚踢在了他那个被打断了的手上。

剧痛让他的动作迟滞了一下,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,翻身稳稳当当的下了树。

这个时候,小个子的头顶,离着地面,又是三十厘米见方。

没有地面,请神符就用不了,金丝玉尾的程度,困住他绰绰有余。

他表情一凝,发现我已经把他身体吊了起来,以金丝玉尾,死死束缚在了树干上,风一吹,他一晃,好似一个大蚕茧。

“我跟你商量商量……”

我没回头,只摆了摆手:“跟你妈商量商量,能不能把你塞回肚子里重生一次吧——也许,下次,你就能把这救命的三十厘米身高长回来了。”

小个子呼吸一滞,破口大骂:“我偏要跟你商量——你要自己的口条水煮,还是油炸!你要你的残躯狗啃,还是鹰啄……”

我抬腿一踢,一个土块猛然飞起,稳稳当当的塞在了小个子的嘴里。

已经顾不上跟他说什么了。

因为我看到,江辰手里那个流光似得东西,对着金毛就卷了过去。

程星河想撵,可他才在井驭龙手里受了伤,哪儿有平时的速度?

金毛敏捷的闪避了过去,对着江辰就扑了过去。

按理说,江辰是躲不过去的,可谁知道,那个流光似得东西,忽然变了一下形状。

这不像是江辰能用出来的变数。

眼看着,这一下是对着金毛的天灵盖过去的!

哪儿还能容我多想,我一头扎过去,就护住了金毛。

根本来不及拔出七星龙泉了,只听“当”的一下,一个重重的东西就打在了我额头上。

这一下,龙鳞虽然瞬间滋生出,但是那一下过去,我眼睁睁就看着一片龙鳞,从我头上脱落了下去。

我心里一震,这个鞭子,什么来路,龙鳞都能打掉?

之前听说过最厉害的鞭子,也就是平王鞭了——江辰手里这个,比起平王鞭,有过之而无不及!

也是从长乐岛弄来的?

但我脚底下一踉跄,好险就要坐在地上,眼前一发白,头痛欲裂!

江辰一见我来,瞬间一愣,立刻转脸看向了小个子。

这一看,他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——他像是不相信,小个子能被我给吊在了树上!

脑门一阵温热,我反手擦下了往下淌的血,喘了口气,七星龙泉对着江辰出鞘:“把伯祖交出来。”

江辰死死盯着我,丹凤眼一片寒光:“我不交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笑话。

炽热的行气顺着诛邪手,从七星龙泉的锋芒上炸出来:“你可能会死。”

江辰嘴角一勾,露出个一惯性,教养良好的笑容来:“那你试试。”

可我看得出来,他牙关咬的死紧,眼神也透着说不出的仇恨——好像,一开始,不是他从我这里夺走了什么,而是我从他这里夺走了什么一样。

行啊,这一场架,早打晚打,总得打。

七星龙泉的寒芒,对着他就削了下去。

潇湘,你看着,我现在,就给你出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