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186章 百里一草

江辰修长的手一翻,那股子银光闪烁的东西,再一次对我卷了过来。

风声猎猎,是啊,这个速度,要是在他第一次逼潇湘下跪认主的时候,我只能被打一个头破血流。

可江辰说的对——吃了那么多苦,流了那么多血,我已经不是那个眼睁睁,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受辱的李北斗了。

七星龙泉准确的挡在了那个流光每一个可能落下的点上,龙鸣声清冽。

江辰的嘴角,笑容越来越僵硬。

最后,七星龙泉拨开那个流光,诛邪手煞气炸起,一把抓住了流光,死死往身前一拉。

江辰自然反抗,可炽热的行气散到了四肢百骸,他没有我力气大,身体失衡,脚底下微微不稳,我对着他就扑了过去。

在我到了他面前的一瞬,江辰的眼神也凝滞住了。

可这个时候,七星龙泉忽然停在了半空。

跟刚才砍不了小个子一样。

江辰身边,倏然出现了一道子金色的气。

那是正神才有的神气。

我隐隐就觉出,江辰背后,站着一个人。

这一道光,就是那个人制造出来的。

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,但是,身材显然跟之前那两兄弟不同。

周围全是倒抽冷气的声音:“这不是人……”

程星河已经整个僵住,他的二郎眼,自然比我看的具体,接着就扯着嗓子喊道:“七星,别绷着了,跑啊!”

“哪怕是神,也不是一般的神灵……”

比那两兄弟厉害的多!

这就是,使者?

什么来路,坑害我的正主吗?

跟水百羽一样,鬼鬼祟祟的站在江辰后面,不敢露头,怕我见到你的真容还是怎么着?

我暗暗咬住了牙。

为什么——每一次,江辰总能化险为夷,总有那么多厉害的存在,把他辅助到底,不是说天道轮回吗?他做的事情,哪一件不是心狠手辣,罪大恶极?

对了,他有钱。

他用钱积攒的功德,比我拿命换,容易多了。

我忽然想起来了一句话——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铺路地里埋。

难不成,事事如意,心想事成,总不能,他真是所谓的真龙?

那个金色的行气越来越强,我拼尽了全部的力气,也只能保持住七星龙泉不脱手。

这种阻力,是前所未有的大,再往下砍,就更不可能了。

我听到,那个江辰背后的人,微微一声叹息。

江辰盯着我,则微笑了起来:“李北斗,假的,真不了——你不是真龙。”

不甘心——我死死攥住了七星龙泉,不甘心!

我想把这一道光,劈破!

我要江辰,付出应该有的代价!

可是,那道神气,还在持续的变强,不光七星龙泉,我听到脚下泥土爆裂的声音,自己,都快被掀翻了。

江辰已经有些意兴阑珊,看向了周围的豢龙氏:“现在,你们知道,能护住万龙阵的是谁了吗?”

豢龙氏你看我,我看你,都不出声,但是,董乘雷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我们信得过他!”

董乘雷这一带头,所有的豢龙氏,齐声就喊道:“信得过他!”

整齐的,像是滚过天际的一道雷鸣。

我忽然一阵感动。

江辰拳头一紧,脸上的肌肉也绷紧了,回头看着我,冷冷的就说道:“好,那就让他们看看,你的路,到头了。”

话音未落,我只觉得站也站不住,似乎自己的任何能力,在这个神气下,都杯水车薪。

程星河是嗓子都劈了:“七星,你听不懂人话吗?你打不过的,跑啊!”

我不!

那江辰背后的身影,又叹了一口气。

手上,渐渐拿不住七星龙泉了……

我是应该放弃,可是——绝不!

我一定要把这个神气劈破!

江辰满意一笑,修长的手往下一落,像是示意身后的人可以动手了。

果然,神气越来越强……

可就在七星龙泉脱手的最后一瞬,身后响起了一句话。

“照着水神娘娘的托付——我们兄弟俩,助您一臂之力。”

乍一听,跟江辰背后的兄弟很相似,但是——江辰背后的那对兄弟,声音大大咧咧,总讥诮的不把一切放在眼里,可我身后的,温文尔雅,忍辱负重。

是预知梦里,躲在我身后那两个人!

这地方是陷阱,也是这两个人告诉我的!

话音刚落,我忽然就觉得,一股子神气,猛地从我身上炸了起来。

七星龙泉的锋芒,染上了一层浓金——比江辰那个浅金神气,浓上一倍!

江辰顿时一愣,可七星龙泉行气爆发,摧枯拉朽,对着他身上笼罩的神气就削了下去。

他身后那个人影,显然也僵了一下:“不可能……”

这个声音,我忽然觉得莫名熟悉——我是不是,听过?

“当”的一声巨响——那一层护着江辰的神气,猛然被我劈开,七星龙泉的锋芒,对着江辰就炸过去了。

神气跟玻璃球一样,整个炸开,碎裂,消失,那个人影身体一曲,向后一撞,像是也受了重伤,而江辰宛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,猛然飞出去了老远。

接着,重重的撞到了一棵大树上。

不止一棵——雪松,千岁檀,九里紫云。

全部灌木杂草,统统被掀翻,地上被他撞出了深深的土道。

他的黑龙鳞是硬。

周围的豢龙氏,全愣住了——这一次,他们连“不可能”也没说出来。

半晌,还是董乘雷第一次扯开嗓子:“好了!”

我追着江辰就扑了过去。

这是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——仿佛很久很久之前,我就曾经在重重阻隔之下,单枪匹马,杀出重围。

什么都挡不住我——再也没有东西能挡住我。

七星龙泉追过去,江辰本能的爆出了一身的黑龙鳞。

“铮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削在了黑龙鳞上,把我的手心重重一震。

果然硬。

江辰重重的喘息,翻身想挡,可七星龙泉归鞘,我一把拉开了他的胳膊,一拳砸到了他的脸上。

黑色龙鳞自然跟着我的力道炸起,可拳头上的金色龙鳞,也同时爆了出来。

一金一黑,重重相撞。

“当!”

龙鳞纷繁的炸到了半空,一片金鳞片飚到眼前,完整飞起。

几十片黑龙鳞,紧随其后,四分五裂!

江辰模样俊美的脸几乎发歪,盯着这一切,眼神一凝,接着就是一散:“你……”

他嘴边淌了血,头发凌乱。

认识了这么久,就属这一次,他最狼狈。

我居高临下的盯着他:“你说——谁是真的?”

江辰一咬牙,挣扎着还要起来,程星河已经追了上来,大骂道:“江真龙,他妈的你也有今天该!”

说着,“he,tui”两声,就想一口唾沫喷江辰脸上。

可这个时候,天上一阵雷鸣滚过,程星河那口唾沫到了嘴边,又咽了下去——他毕竟惜命,这江辰什么身份还没法确定,他怕天打雷劈。

我这才想去来,从刚才开着,这天气就开始乌云密布了。

而江辰盯着天空,忽然笑了。

笑的如释重负。

奇怪,他怎么还笑的出来?

江辰和小个子,这趟来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什么原因?

难不成——我脑子里嗡的一声,一把抓住了他,厉声问道:“伯祖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程星河被我吓住了,立马说道:“七星,你别激动,他已经是你手里的人了——掐死了,就问不出来了。”

我怎么可能不着急?

他赶过来——怕就是知道,这地方是唯一能救潇湘的地方,我已经带着潇湘来了。

他亲自赶到,就是赶来阻止这件事儿的。

刚才那一切,也不过,是他拖延时间!

果然,董乘雷也跌跌撞撞的追了过来:“那是潜龙雷,今年的镇龙日——提前了!得快点找到伯祖!不然,万龙阵就……”

江辰挑起了眉头,微微一笑:“怕是来不及了——没有黑白髓,你们找到伯祖也没用。”

万龙阵破了,对他又有什么好处?

难不成,他自诩真龙,顺便还想放出万龙阵里的恶龙——为自己所用?

这个死王八蛋!

可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,他的白衬衫上,沾着了一个干涸的粉紫色污渍,像是一个手指印。

那手指印粗大畸形,中间又个戒指的形状。

伯祖的手就是这样的!

是松萝草的颜色?

松萝草又叫百里一——方圆百里,只长一棵。

江辰这么爱整洁,这个污渍肯定是不久之前粘上的。

是在关押伯祖的地方粘上的?是伯祖给我们报的信!

找到松萝草,就能找到伯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