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188章 看守门户

江辰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,甩手就要把我给拨开:“笑话……要欠,也是你欠我的!”

我欠你大爷。

江辰反手还要走,可我一点没手软,吃了水下丹药,熔岩一样的行气暴起,兜他下巴就是一拳,金鳞黑鳞一撞,哗啦啦黑鳞又掉下来了不少。

江辰跟我不一样,这辈子养尊处优,哪儿受过这个气,抬手还想还手,可我反手拽他:“我告诉你,今儿万龙阵的事儿没完,你也别想走!”

江辰的表情悚然一动,我歪头就示意他看周围。

整个豢龙氏的宅院,四处都是水塘,之前进来的时候,就能听到,荷塘下面,有许多熙熙攘攘的东西,这下子,可能是听到了那个劈开了雷山的巨响,层层荷叶一动,数不清的眼睛,就从地下湿淋淋的冒了出来。

那是许多长尾巴,四个爪的东西。

都是死人蛟一类的低劣龙族,用来给豢龙氏修行的——对了,好像还有试炼伯祖的功能。

现如今,这些东西都开始躁动不安,蠢蠢欲动,就想往外面跑。

谁都知道——巨大的灾难之前,动物比人的反应更快,好比地震之前,你总能看见鱼出水,鼠出洞。

这些水下的东西,都嗅探到了危机了。

这个灾祸要是拦不住,那这片地方,八成也留不住了。

江辰自然想走,可他也知道,我未必能让他走。

“再说了。”我盯着他:“你不是处心积虑,就想着去万龙阵看看吗?这么好的机会,横不能你要叶公好龙吧?”

江辰一下皱起了眉头。

我拽着他,就往里头跑。

也怪,我跟他一出现的地方,那些低劣的死人蛟,八爪龙之类的东西,忽然就停下了脚步,稳稳当当的伏在了地上,脑袋冲下。

跟千岁湖里,那些水族见到了我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这对我来说算是个奇景,可江辰却看都没看一眼——对了,人家从小下了虎园,老虎都三叩九拜,早习惯了。

程星河在后头跟上,喃喃的说道:“真是活久见——你们俩这样,真是这个世界太疯狂,耗子给猫当伴娘。”

说着还哼起了歌儿:“你是风儿我是沙,你是哈密,我是瓜。”

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说这种屁话,你他娘确实瓜。

不过,这也是一种十分神奇的体验,我怎么也没想到,会有一天,跟江辰手拉手拽在一起。

程狗说的对,世事无常。

刚要上雷山,忽然外头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,回过头,因为居高临下的地势,就看见山下不少人正在举行庆典。

打头的抬着一个巨大的龙头,后面是十来个人撑着长长的幔子,赫然是元宵节的时候,舞龙舞狮的行头,我们那跟这个叫“耍龙灯”。

旁边还有很多大姑娘小嫂子,个个挽着花篮,花篮里面,应该是一枚一枚染红了的鸡蛋。

这就不是“鸡蛋”了,是“打龙石”,祭祀的一种。

董乘雷转过脸,叹了口气:“下头的百姓,也在庆祝镇龙日。”

原来,本地一直把豢龙大仙供奉成父母神,就是因为很久以前,恶龙因为喜欢当地的气候,来这里休养生息,大肆屠戮本地百姓,董父赶来把恶龙镇压,本地人才过上了好日子,在本地人央求下,董父才让豢龙氏在这里繁衍,就是为了世世代代镇压恶龙。

为了感念董父当年的功德,不光在底下大兴土木,修建了豢龙庙,每到了这个镇龙日,还要张灯结彩,大肆热闹一番,意思就是世世代代,不忘董父救百姓的恩情。

本地人性格淳朴,牢牢记得知恩图报。

董乘雷叹了口气:“倘若今天真的……对不起他们这么多年的镇龙会。”

知恩图报的人,下场总不会太坏的。

上山路上,就看见山腰的杂草之中,零零散散的落着什么东西,仔细一看,好像是断了的铁链。

把铁链从荒草之中踢出来,上面密密麻麻,都是一些古早的伏龙纹,而铁链中间,是一个狗脑袋大的金属牌子。

那个牌子上,也是夔龙雷纹——跟镇压小人脸鱼的一模一样,材质也差不多,这么多年,历久弥新,细碎花纹,历历在目。

董乘雷立刻说道:“就是这个!果然被打下来了……”

原来,这个牌子就是这里的镇物。伯祖如果能来,就是要亲自把这些东西以豢龙氏独有的方法给加固,以自己的血,灌溉到了上头去,继续镇压这些东西,让它们感觉到了豢龙氏的血脉,不敢作乱。

这就是敲山震虎的作用,血脉一旦孱弱,这些东西欺软怕硬,就没什么可怕的,也就镇不住了。

我捡起了那个铁牌子,抬头往上看了过去。

山腰上还残留着一些铁链子,跟腰带一样,把雷山整个围住。

可那道雷砸下来,把铁牌子砸掉,山腰撑开,好像一个胖子变的更胖,会把腰带崩裂一样。

我们离着那个缝隙越来越近,已经能看出来,缝隙之中像是隐隐出现了什么东西,仿佛跟水里那些死人蛟一样,跃跃欲试要出来。

拦住那些东西,再重新把这个东西挂回去,等着伯祖被赤玲的黑白髓救出来,来以血脉“加固”,应该就行了。

我立马把铁牌子搭在了身上,继续往上跑。

这里的云沼之气,已经越来越浓烈了。

江辰看着我这个样子,眼里有了几分疑惑:“只不过是七百里的百姓,至于让你拼上自己的命?”

只不过?

那不光是人命——还是父母,儿女,兄弟……

一些,我想拥有,却没法拥有的“家”。

谁也不该平白无故去死。

但我没说出来,只答道:“你懂个屁。”

江辰一下皱起英挺的眉毛,但转而又是几分居高临下,那眼神,就像是在说,妇人之仁,难成大事。

可我却觉得,仁义是立身之本,连仁义都没有,以什么服人?

越往上,我不舒服的感觉就越厉害。好像心口坠了个铁块,江辰一言不发,漆黑的丹凤眼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,但是,脸色也难看了不少。

身后程星河的呼吸声也跟着越来越粗重——以前上了荣阔雪山,都没见他有什么高原反应,难不成到了这个小山,反倒是有了?

程星河已经蹲在地上,摆了摆手:“我不行了……压得慌!你们先上去,我歇会儿!”

程星河平时虽然怕死,但是没丢下过我,能说出这种话,那肯定——果然,他剧烈的咳嗽,我心里一沉——他咳嗽出来的东西里,有血。

对了,这地方的阵法不小——连许多龙都能压住的地方,一般人上来,确实承受不住。

江辰的呼吸,也开始沉重了起来。

董乘雷显然也很担心我的情况,看了我一眼。

我没犹豫,说了句程狗管好自己,转脸就继续往上跑。

江辰看着我的表情,就别提多嫌恶了,看意思,要是有条件,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的手给砍下去。

可他一露出那种眼神,金毛“呜”的一声,就靠近了,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脑壳,嘴角一抹馋涎。

江辰黑沉沉的丹凤眼盯着金毛,是有忌惮,但,也有几分欣赏。

就程星河那句话,他也听出了了,这就是传说之中的“犼”。

自然,他又要觉得我运气好——我这种“山寨品”,凭什么能拥有这种神兽?

我也没搭理他,正所谓各人有各人的命,谁也羡慕不来。

不过,他身后那位,不来帮他了吗?

还有,我身后那两个——平时没出手过,一出手,就是狠的。

也不知道什么身份,为什么要躲在我身后。

有点想道谢,不过,不知道怎么道谢。

离着那道缝隙越来越近,胸口的压迫感也就越来越强,脚底下明明是山路,可却跟趟在了沼泽里一样,每一步,抬腿都费劲。

终于,花了平时五六倍的力气,到了那个石头缝前面。

我气喘吁吁的抬起头,看着那狭长的缝隙,一片漆黑。

董乘雷他们那帮豢龙氏也盯着那个缝隙,都默默的咽了一下口水,可没有一个人有后退的意思。

那个神色,视死如归。

也许,我们来的还算早——那些恶龙,还没醒?

我一边寻找挂牌子的地方,一边想,那只要守到了伯祖来,就行了。

可这个侥幸的想法才刚从脑子里面冒出来,金毛忽然就跃到了我面前,对着那个黑色缝隙,虎视眈眈的低下了头。

就在这一瞬间,那道黑色缝隙后面,忽然就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红灯,倏然对着外面就闯了出来!

我心里悚然一动,那是——一双巨大的眼睛。

眼睛都这么大,那身体……

黑色缝隙里,就是一阵飓风,兜头对着我们就过来了,地上轰隆作响,数不清的砂石,对着我们就打了下来。

豢龙氏的毕竟专业,只听“唰”的一阵破风声,数不清的束龙网对着洞口就拦了过去。

但是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些束龙网还没靠近到了洞口,竟然层层断裂,噼里啪啦就落在了地上。

江辰哪儿吃过这种苦,抬手还想挡住面前发飞沙走石呢,我一把就将他给拽到了前头来——你不是自称是真龙转世吗?就看看,你能不能镇住其他的龙!

果然,江辰被我一拖,黑龙鳞滋生护住他的皮肤,黑色缝隙里的那个庞然大物,忽然就不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