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93章 为时已晚

缝隙前面,忽然安静至极——不光江辰瞪大眼睛,豢龙氏的人,也全都屏住了呼吸。

一见到了我这个动作,那个巨大的冰龙本能就瑟缩了一下——似乎对我的手,恐惧至极!

其余的龙族,尤其那个刚才撞我的智囊青龙,更是追悔莫及,惴惴不安。

可就在我手要落下的这一瞬间,江辰的声音忽然凌厉的响了起来:“你们身为万灵之主,就因为一些小过错,被镇压在这里,并不公平!”

他等不到帮手,要自己上了?

不光那个冰龙,所有的龙族,都跟着微微一颤,冰龙也本能的,就把头从我手下,撤了回去。

果然,论起了坏事儿,没人比的过江辰。

江辰察言观色的本事是何等的厉害,看出龙族反应,继续厉声说道:“你们生来高贵,本来应该翱翔天际,受万民供奉,被处罚了这么久,也该到日子了,好不容易有了出去的机会,你们难道还愿意继续在暗无天日的地方,苟延残喘?这恐怕,比死还难受吧?”

这话,一下就说到了那些龙族的心坎里——富人变穷都是云泥之别,从九霄之上,坠落到了这里,就更不用提了。

豢龙氏反应过来,哪儿容得下江辰继续说这样的话,对着江辰就扑了过来:“得罪了!”

他们本来因为江辰的出身,是敬着江辰的。

江辰可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,那些细小的诛龙矢一起,他的黑鳞猛然滋出。

他的黑鳞跟我的不一样——豢龙氏的东西,不起作用!

这一下,其余的龙族眼睁睁看着,又是一震!

他仰头盯着那些龙族,大声说道:“我想方设法,给你们把这里打开,不是为了让你们,重新回去受苦的。”

我就知道,这事儿果然一开始就跟他有关系。

他的声音,掷地有声:“我要把你们失去的东西,重新夺回来!”

这句话一出,所有的龙族全僵住了。

似乎——它们也认出江辰的来历了。

下一秒,那个细长的智囊青龙猛然就从一边冲出,一下把靠近江辰的那些豢龙氏全部掀翻!

豢龙氏御龙的本事是不小——可他们一来已经在之前跟我,跟如意蚺斗的筋疲力尽,元气大伤,都是强撑着上山的,二来,手里的家伙也在刚才被冰龙折损了许多,只怕实力达不到原本的十之二三,青龙性格奸狡,擅长出其不意,这一下,那些豢龙氏直接被冲散了大半。

而青龙,直接盘起,护在了江辰身边,昂起头颅,对我和豢龙氏,怒目而视。

它选好立场了。

我知道这个青龙的念头——它刚才得罪了我,如果我获得对它们的掌控权,它怕我第一个就要拿它开刀,也看出,江辰身份也不一般,急着给自己另找个出路。

江辰嘉奖的看着青龙:“聪明。”

青龙有了几分得意之色。

“自甘堕落,就没人能救你们了,”江辰的声音不大,却力道十足:“没有谁——是天生应该让别人压着的!”

循循善诱,煽风点火。

不愧是做惯了人上人的江辰,耍权术,看人心,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我看得出来,这一席话听下去,冰龙有恐惧,有不甘,有……矛盾!

我知道它是怎么打算的了。

跟我猜的一样,下一秒钟,冰龙猛然缩回了头,重新把头扬起来,居高临下,对着我就是一声大吼!

整个山岳,似乎都为之一震。

我不是鬼语梁,其实是听不懂龙族语言的,可那一声吼的意思,我就是知道——它一开始是怕我,但是眼看着我要“降服”它,它出于对“被降服”的畏惧,索性来个破釜沉舟!

金毛听见,翻身到了我面前,对着冰龙就呲起了牙。

我并不意外——因为我的性格也是一样,如果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,那还有什么可怕的?

这巨大的冰龙一鸣叫,其余的龙族,先是一怔,也跟着纷纷响应了起来,都重新抬头,对着我怒目而视。

那些纷杂的龙鸣,我似乎听得懂。

“他要债,也要不到咱们头上来!”

“他已经没有那个东西了——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!”

“对,不管以前他是谁,现在,他不过一个贱民!”

东西?

什么东西?

但也有一些龙族,似乎出于对我的恐惧,躲在后面,静观其变。

下一瞬间,身后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,像是伯祖他们要上山了。

豢龙氏振奋了起来:“伯祖!”

江辰趁机说道:“那个牌子,可就要重新挂上去了——想回去的,跟我走!”

这一声令下,那些龙族轰然起身,就要跟着江辰出去!

江辰终于露出了得色——看向了我,重新有了居高临下,像是在对我说,我终究赢不了他。

我没动身,只是抬起了头,声音也不大,却锐不可当:“谁敢?”

这一声,所有的龙族,再一次僵住——它们在看我,可看的又好像并不是我。

而是一个很久之前,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。

伯祖他们的脚步声,已经越来越近。

江辰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,厉声说道:“闯出去!一起上,怕什么!”

它们终于下定了决心,聚集在了一起,包括那个青龙,同时对着我撞了过来。

那一层或深或浅的金色光芒炸起,耀目生辉。

金毛还要冲,被我喝回。

我抬起了手,跟最前面势头最猛的冰龙一碰,反手就用了同气连枝。

那些龙族的金色光芒,忽然就变了方向。

所有龙族,全瞠目结舌。

更别说江辰了。

那些金色的龙气,汇聚成一股子凌厉锋锐的东西,宛如一把一把的尖刀,插到了身上!

我要谢谢江辰——其实我一开始要摸上冰龙头顶的时候,并不是要对它们怎么样。

只是心里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宛如一个耄耋老人,见到了儿时的玩伴。

有些东西变了,有些没变,我十分怀念。

不,好像比这种感觉,更为遥远。

既然是旧相识,如果不是他煽风点火,这些龙族一意孤行,我未必下的去这个手。

那些龙族想挣扎,想退开,重新露出了恐惧。

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这些“龙魄”,想必,就是江辰的目的。

只不过——他给我做了嫁衣。

这是他的报应?

江辰自然也愣住了,抢了一步,就要阻挡。

可惜,他没有这个本事!

那股子金色的气息,嵌入到身体之中,一开始还能忍住,但是越来越痛,这感觉我经历过——就跟上次,在天师府三清大会上,吸取了李茂昌他们的行气一样。

一个小气球,是容纳不下热气球的气的——并不是越多越好,而是越多,就越承受不住。

可我今天,一定要扛住。

那七百里的百姓,不能就这么死了。

眼前越来越模糊,我又听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:“他就是他……没了那东西,也还是他!”

“咱们早就应该知道,现在才明白,晚了!”

金毛盯着我这个样子,焦躁的跳跃挣扎了起来,它帮不上忙,焦躁不安。

支撑不住了……

我真的支持不住了。

可就在身体出现了即将爆开的感觉的时候,一只手,忽然出现在了我背上。

那股子容纳不下的气息。跟着这只手,竟然直接就纾解了。

“你放心。”是潇湘的声音:“有我在。”

她来了?

我眼角余光就注意到,江辰正死死盯着潇湘。

本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,可现如今,他拼尽全力,也压不住一脸惊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