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95章 豢龙之匣

有用?他几次三番想弄死我,有什么用?拿来自杀吗?

不过,这是潇湘刚回来,跟我提的第一件事儿,我自然不忍心拒绝,声音放柔:“为什么?”

不等潇湘开口,江辰已经过来,冷冷的看着我,缓缓答道:“因为,她曾经认我为主!你的狗都知道护主,她不知道吗?”

不提还好,一提起这件事儿,我心里猛然就是一烧。

她为什么对江辰跪下。

是因为要救我。

金色龙鳞猛地撞在了黑色龙鳞上,等我回过神来,自己一只拳头,已经对着江辰就砸过去了。

潇湘脸色一变,想拦住,可哪怕是她,也没能拦住我。

江辰颀长的身体猛然后仰,重重向后倒了过去,但我没就此罢休。

那股子岩浆一样的行气逼出,四肢百骸,一片烧灼。

这是我用过的,最大的力气。

不知道多少下——黑龙鳞碎了一地,拳头上都是血,金龙鳞开了很多裂。

这血是我的还是江辰的?已经混在了一起,难分你我。

豢龙氏都紧张了起来,可谁也拦不住。

我一直克己谨慎,可恍然之间——我有了杀心。

可一个拳头再次提起来之后,手腕被潇湘拉住了。

江辰躺在地上,整齐的白牙沾满了血,还在对我笑。

他高兴——他高兴,他是潇湘认的主。

龙是不会对谁跪下的。

可他眼睛里,依然有不甘心——他看到,潇湘的眼睛里,只能映出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一声大叫:“伯祖!”

董乘雷?

不光董乘雷,所有的豢龙氏,全部汇聚到了伯祖身边。

我看到,那个瘦高,而略有些畸形的身体,缓缓倒下了。

我心里一沉。

对了,他们家,还有那个吞子坑。

害男丁,害当家人。

果然,伯祖一歪头,就是一口血。

那血的颜色很浊,不是好兆头。

但他依然盯着我,目光灼灼,还抬起了一只手。

要我过去?

我没办法,只好过去了。

但给金毛使了个眼色——看牢了江辰,这笔账,没算完。

伯祖吐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不,我却觉得,一身轻松。

好像——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我就是理所当然,应该这么做。

而且,我接着说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的龙。”

可伯祖摇摇头:“我只能帮你到这里,剩下的,还要靠你自己。”

到这里?

这个时候,一个豢龙氏过来了,手里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匣子。

打开了匣子,我低头一看,屏住了呼吸。

匣子里,竟然跟鱼缸一样,蓄满了水。

而水底下,沉着一个极为美丽的白色身影。

蜷缩起来的,小小的龙。

看样子,最多有手臂这么长,闭着眼睛,像是正在沉睡。

可是,精致的角,璀璨的鳞,四足五爪,赫然是那个巨大壮丽元身的缩小版。

潇湘的元身!

她终于从龙鳞里出来了。

可是,只有这么小?

没关系,能回来,就已经很好了——她总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的。

“你要把她保护好,”伯祖微微一笑,缓缓说道:“她不是一般的龙,要想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,需要的精气,比普通的龙要多出很多,你要吃苦啦!”

是啊,哪怕八丹大蜘蛛,万龙阵里那些龙,都只能让她重获元身之后,仅仅这个尺寸,任重而道远。

但是她能回来,一切都值得。

而且——仅仅这个程度,她就能把那个百龙王打成那样,真要是恢复到了那个壮丽的时候,会有多大的力量?

神灵——跟我相差很远很远的神灵。

可朦朦胧胧,我总有一种错觉。

似乎很久很久以前,我是可以和潇湘坐在一起的。

这是妄想,还是……

伯祖接着说道:“也许,有一个地方,能让她尽快恢复原状。但那个地方,不是谁都能去的。”

我盯着伯祖:“真龙穴?”

伯祖点了点头。

对了——当年把潇湘镇压进去的,就是豢龙氏。

他们也参与了四相局的修建。

我立刻接着问道:“真龙穴在什么地方?”

伯祖又是一笑,可这个笑,十分凄然。

我立马明白了过来——他们那些参与修建四相局的祖先,没有一个能回来。

“要是可以。”伯祖盯着我:“我们豢龙氏,要好好谢你……”

是啊,我帮了他们大忙,却险些被他们害死,他们心里有愧。

不过,潇湘能回来,比什么都重要。

我点了点头:“等我真的能去真龙穴,会尽力帮你们把祖先的骸骨拿回来的。”

伯祖眼睛一亮:“多谢!”

情分欠来欠去,互为因果,所以才被称为情分吧。

“还有一句要紧的……”伯祖指着天空,忽然说道:“你要护她周全,很难。”

什么意思?

话音刚落,我忽然就听到,天空缓缓的滚过了一阵低沉的雷声。

我的心猛然就揪了起来。

难不成,上头,有人在追杀潇湘?

我立刻把匣子给抱紧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伯祖指着盒子就说道:“你上银河大院,找个叫十八阿鼻狱,刘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伯祖就不吭声了。

我眼睁睁的看着,伯祖的三盏命灯,忽然一瞬间就灭了。

人……没了?

他的手指,还指着那个盒子!

豢龙氏看见了,猛然跪下,带着哭腔:“伯祖!”

“哗啦”一声,所有豢龙氏,齐刷刷全跪下了。

一阵阴风刮了过去,我听到了铁链的响声。

阴差?

坏了,阴差也属于“官面”,会不会把潇湘的事情给……

回过头,看见了一个男人。

那个男人愁眉苦脸的——穿着个军大衣。

我一下愣住了,这个季节,军大衣?

这个人身子骨有风湿吗?

那个人跟狐狸眼一样,也是一个为难的表情,讪讪点了点头,却并不敢跟我说话,只是拉了一个虚影。

伯祖。

而且,奇怪,这个穿着军大衣的阴差,怎么是个活人?

对了,是听说过,有时候阴差周转不过来,会让活人前来穿梭两界帮忙,被称为“走无常”。

那个穿军大衣的活无常迅速带着伯祖就走了,

“看见没有,欺负临时工,地位高的不想干的活儿,都塞给这种人。”

程星河的声音,跟鬼似得从我背后就响了起来,还混合着一股奇异的臭气。

他拿着一个即食臭豆腐。

还有心情吃,显然没啥事儿。

也对——狐狸眼每次一见到我,就怵头。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恭喜恭喜。”

可这个时候,周围一片大乱。

像是来了不少人。

江辰听到了这个声音,立刻撑起了身子,眼睛一亮。

我觉出了一阵跟特别的气。

跟之前在江辰身后的,十分相似。

他的帮手,简直跟雨天的蘑菇一样,一个接一个,生生不息。

但是——我已经不用怕他们了。

唯独有一样,潇湘现在的安全重要,尤其,不能让河洛知道她的消息。

这一瞬,数不清的人就把这里给围住了,有人浮起了江辰,怒目盯着我。

这些人,都不是善茬啊,细细一看,都是有来历的家族出来的。

程星河要撸袖子:“贵川五窟窿马家,江北阴阳眼牛家……有钱能使磨推鬼啊!”

可江辰站起来,仔细擦干了嘴角被我打出的血,对我笑:“把她给我。”

我给你妈。

我没急着弄你,你倒是急着死。

手里的龙匣子一动,我知道,潇湘已经回去了。

这是提醒我,江辰还不能死?

半残也可以吧?

身体猛的一晃,一个身影忽然出现,跟我一撞:“怂货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二姑娘。

他们怎么也来了。

哦,我想起来了,二姑娘跟井驭龙有仇啊,上这里来,肯定是打听清楚了井驭龙的踪迹,过来报仇的!

江辰手底下的人哪儿会把二姑娘放在眼里,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——受了江辰的指示,要抢我的龙匣子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围墙上忽然一阵咳嗽声。

有些耳熟啊!

我一回头,一愣。

池老怪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