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196章 匿神之阵

池老怪物还是那个样儿,反绑着两个手,跟受难神像似得。

二姑娘一抬头看见了池老怪物,顿时一愣,牙就咬住了:“死老头子,阴魂不散……”

我心里倒是明白,就二姑娘这个脾气,身后要是没有池老头子尾随,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了。

跟池老怪物一对眼,我们倒是心照不宣。

二姑娘甩不开池老怪物,着急没用,索性环顾四周,对这里的人插着腰叫阵:“井驭龙呢?让他滚出来!”

这里的人喊打喊杀正要弄我,一看出来这么个程咬金,不由面面相觑,看向了江辰。

都是老江湖了——谁都知道,在这种一触即发的战场上,跳出来的,不是傻子,就是大佬。

程星河瞅着二姑娘,倒是跟看傻子一样,戳了我一下:“我说你认识的这些人,怎么就没一个正常的。”

你还挺有自知之明。

江辰扫了二姑娘一眼,微微皱起了眉头——他是个什么人物,自然不认识这下九流的二姑娘了。

于是他缓缓说道:“这位姑娘,我们现在……”

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保持着高贵的风度,可二姑娘厉声说道:“你这个傻大个子跟着插什么屁话,你是井驭龙的狗腿子吗?”

江辰的表情,顿时就梗了一下。

我本来怒气冲冲,可一听这个,心里也是忍不住暗笑——江辰活了这么多年,估计第一次被人当面叫“傻大个子”。

活脱脱是秀才遇上兵。

江辰周围的人再也受不了了,厉声说道:“你是哪儿来的女疯子,敢跟江公子这么说话?”

二姑娘脖子一梗:“你又是哪儿来的老年痴呆,我又不吃螃蟹,管你什么姜公子蒜公子的?”

豢龙氏的听见了,只能从伯祖去世的悲痛之中走出来,说道:“二姑娘,井驭龙怕是已经死了……”

掉进了千岁湖,一直没出现过?

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也不知道董寒月怎么样了。

二姑娘一瞪眼:“你说他死了?谁干的?”

但也不等人回到,二姑娘看向了江辰:“就这个傻大个子吗?你胆子挺大,敢跟我抢?”

不知道的,以为二姑娘跟井驭龙情比金坚呢!

江辰身后的人大怒,冲着二姑娘就扑了过来,二姑娘也摆好了架头,要把自己养的鬼弄出来。

可还没等二姑娘出手,那几个人冷不丁,就齐刷刷跪在了二姑娘面前!

这倒是把二姑娘给吓了一跳:“看你们这点鼠胆,至于行这么大的礼?都把我给跪老了!”

江辰黑沉沉的眼睛,微微一暗。

哪儿是鼠胆啊!

我刚才就觉出来了,这些人过来的一瞬间,分明是二姑娘身后来了几道子破风声,一下就打在了那几个人的膝盖上!

一个手上沾着神气的,好像是东北的催魂张家,还一个腰上缠着赶尸鞭的,可能算是大潘的远房同门,大通收尸赵家,还一个更厉害了,腿上有神气,应该是踢死鬼梁家,这都是跟上头长期合作的家族,就刚才那一下,能全跪下,可想而知,池老怪物的手段得多厉害!

不,应该说,脚段。

仔细一看那几个人身侧——打出又准又稳又狠这几下的,不过是几个土块!

那几个人都是老资格了,可竟然也没觉出自己是怎么跪下的,只能惊疑不定的盯着二姑娘——还以为二姑娘够胆在这里踢跳大闹,真是个世外高人。

江辰皱起了眉头,往前走了一步:“都别轻举妄动,这个姑娘,身怀绝技,愿不愿意……”

还想把二姑娘招揽过去?

不,江辰也看出来,这一下是池老怪物下的手——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可二姑娘半分面子也不给,冷冷的说道:“我看见了,你欺负怂货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干什么要理你?”

说着想起了正题:“你抢先一步,把井驭龙弄死了,那你就得给我出气!”

话音未落,几个邪祟从她手底下飞出来,嚎叫着奔着江辰就扑。

那几个邪祟其实等级很低,拿出来简直是贻笑大方。

可谁知道,池老怪物眯着眼睛,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几个煞悄然出现,直接跟着扑过去了。

江辰抬手挡住,黑色龙鳞一滋,可那些煞也不是善茬,这一扑来的又快,好险没把江辰给扑了一个踉跄。

天底下就没有池老怪物这么护犊子的——不对,摸龙奶奶倒是可以跟他决战紫禁之巅。

他脸色终于是难看了下来。

他身后那些就更别提了,不知道从江辰这里弄到了多少的好处,横不能白吃不干事儿,早气势汹汹的跳出来了,可池老怪物是多大的本事,看似一动没动,可前面那些要护着江辰的,已经倒了一片。

江辰表情克制,可他的脑子是何等的快,已经知道,有池老怪物在,抢豢龙匣何等不容易了。

这个时候,一个咳嗽声响了起来:“我跟你们商量商量,丢人现眼,到此为止,行不行?”

商三寸!

他什么时候从树上下来的?

商三寸的位置,在江辰手底下人里应该算是数得上的,可他这一出来,华服扯的一安保员一安保员,头发也汗湿成了一缕一缕,活像个拖把。

众人一看商三寸这个样子,顿时都愣住了,萌生了怂意——商三寸都让我们整治成这样,他们就更别提了。

而池老怪物一看商三寸这个样子,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这不是武大郎吗?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没长个?”

商三寸嘴一咧:“没长个,也比你没长脑子强!”

池老怪物蹭的一下跳下来,奔着商三寸就走,眼瞅要互啄。

可这个时候,似乎有个人到了江辰身边,低声说了一句什么,江辰皱起了眉头,转脸看向了我的豢龙匣。

带着满眼的不甘心。

可他还是说道:“把她保护好了——我到时候,要拿回来。”

我答道:“你要有这个本事,就请便。”

我表面上是镇定,可雷声越来越近了。

我心里门儿清——江辰怎么可能放弃看中的一切,不过是因为潇湘眼下有危险,他不想被裹挟进去而已。

程星河低声问道:“不收拾了?”

现在潇湘的安全重要,而且,潇湘说江辰有用。

程星河越来越担心了:“你不是被绿了吧?你老婆认江辰做主?”

我摇摇头——潇湘的寄身符都在我这里,没法认其他人做主了。

我能猜出来。

潇湘留着他,不过是想从江辰这里,顺藤摸瓜,去找那个真凶。他跟四相局的黑手,有关系。

不过,能把潇湘这种主神褫夺神位的,想也知道,不是谁都能对付的。

现如今三个目标,一要保护潇湘,二要追查真凶,三要破了四相局,留下程狗的命。

还有一件事儿——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
这些事情干完了,找江辰报仇不迟。

程星河连连点头:“有理!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”

眼看着江辰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走了,商三寸末了回头看了我一眼:“我跟你商量商量——你可千万别死,到时候,我亲手收拾你。”

你排队去吧。

可现在,雷声越来越大,怎么护住潇湘?

池老怪物跳下来,来了一个大石头附近,用脚在石头附近的地上一片乱画。

我倒是看的出来,他在弄一个阵法。

看似杂乱无章——可那东西一看,就特别高深。

画的差不多了,池老怪物跟我一歪头,眼睛却看向了别处:“哎,今天吃多了,不画个匿神阵,胃口就不舒服。”

匿神阵?

接着又自言自语:“不过这匿神阵,藏东西最多一刻钟,长了不行——也巧,雷公爷查探,也就一刻钟见方。”

他要帮我,让潇湘躲过上头的追杀!

这个时候,雷声越逼越近,我立马就把豢龙匣放在了石头上。

就在豢龙匣离手的一瞬间,头顶就是一道电光,一个惊雷!

“哄”的一声,一道雷打过去,我眼睁睁的看着面前那块石头,整个碎开了。

但是,只打了一半。

豢龙匣所在的位置,整整齐齐,纹丝未动!

程星河当时就嘶的抽了一口凉气,难以置信的看着池老怪物。

我也一样。

池老怪物一边摇头,一边用左脚去搓右脚的老泥:“哎,这匿神阵哪儿都好,就一样——他娘的折寿啊,不过,为了二百五以后的幸福,折寿就折寿,反正老子也活够了。”

我心里猛地一跳——这匿神阵会让池老怪物短寿?这个人情,可太大了!

二姑娘完全没听懂:“你放什么陈年老臭屁?管我屁事?不是你自己吃撑了才画的吗?吃撑就揉揉肚子放个屁,谁让你胡写乱画!”

池老怪物这个恩情,我记住了。

正这个时候,我耳朵里嗡的就是一声响。

程星河看出来我表情不对,皱起眉头:“七星,你不会让人打出后遗症来了吧?”

这倒不至于——只不过,江辰之前被我揍的时候,我趁乱在他身上,藏了一个东西。

是一个罕为人知的厌胜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