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197章 耳后有眼

程星河跟看鬼一样的看着我:“你用厌胜术?”

废话,我好歹是个当门主的,还不能用了?

这个厌胜术细说起来,跟窃听差不离,叫“吹耳根”。

据说,当年有个厌胜门的人喜欢上了一个大户人家闺秀,闺秀自然是瞧不上工匠的,可后来,闺秀老有种感觉,就好像有人在后面瞅着自己一样,有点毛骨悚然。再后来,自己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,上哪儿去,那个工匠了若指掌,闺秀觉得他神了,竟然真的逐渐倾心,其实她的消息泄露,就是因为工匠用了这个术法。

那双“眼睛”,就是工匠安排的。

凝气上人皮纸人上,用自己的血养一养,混在想安排的人身上,可以探听对方的消息。

我是把那东西嵌到了江辰耳后,动作利索,他觉察不出来。

这纸人劈开,眼睛在对方身上,嘴留在自己身上,眼睛看见什么,嘴就能告诉我。

不过这法子比较伤身耗血,很少用就是了——搁在半年前,我恐怕还得拿着这个当邪术。

那个故事里,工匠后来还是失去了闺秀——因为这不是光彩的法门,他功德又不高,被反噬了。

要是能从江辰身上打听出什么来,倒是也值。

现如今,那半个嘴,第一次在耳边说了话。

那个声音很像是一把钢针插耳膜,疼。

照着厌胜术教给的法门凝气细听,就听出来了,那个声音虽然变了不少,但是腔调上,确实是江辰的声音:“不甘心,又有什么办法?就连龙魄,也被他给吞了。”

跟我猜的一样,这江辰,就是为了“龙魄”来的。

“我是知道这次来的急,那件事情,还没准备好,不过嘛——拦住了那条龙,就没有白来。”

话只一句,但是信息量挺大啊!

第一,他正在做某件事,还没成功,什么事儿。

第二,拦住那条龙……潇湘不是出来了吗?

显然,他之所以放弃了做了一半的事儿,就是急于阻拦潇湘回来,因为,他怕潇湘恢复到了以前的力量,难以掌控!

这样想来,我拳头攥紧,也许,他对伯祖下了其他的手,才让伯祖没法直接把潇湘带回来的,伯祖救潇湘,也只救了一半。

他又害了潇湘一次!

我是打轻了。

刚想到了这里,就跟呼应了我的心情一样,江辰像是回答别人什么话,低声说道:

“不怎么好,越来越疼了……”

这个声音,带着几分阴沉。

他哪儿疼?

我是把他揍了,但那都是皮外伤,至于越来越疼?江辰这么好面子,也绝对不是娇气的人。

难道,他受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伤?

结合之前那句“事情没准备好”,难不成,他在接受什么“改造”?所以,这次才没占到什么上风?

每次江辰出现,都是做好各种准备,这种匆忙,不像是他的风格。

可惜最多只能“窃听”,要是能看见他的伤在哪里就更好了——下次照着伤打。

不过那种术法是宗家的高级术法,我还是没学会。

我可能是个假宗家。

“跟使者说一声,我这就回去,”江辰终于说道:“把那个李北斗看好了——反正那一位马上就要找到他那去了,事情成了,把他欠我的,全拿回来。”

使者?而且,又有谁盯上我了?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觉得耳朵里又是一阵剧痛,这个疼跟之前还不一样,之前如果是用钢针扎耳朵,这一下,是用烧红的钢针扎耳朵!

不好了!

我立马凝气上了指尖,把那个只剩下嘴的纸人夹了出来,就在我夹出来的那一秒,那半个纸人“哄”的一声,直接在我面前爆开,火星子顺着我脸就划了过来。

龙鳞飞快滋生,挡住了,可在一边伸脖子的程星河倒了霉——他一个袖子被那个爆开的火星子擦到,当时就被燎了一长条,直接断了下来。

程星河回头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胳膊,一把薅住了我:“这可是美特斯邦威的,你赔!”

我赔你个爹你要不要?

我还小看江辰身边的人了——这么快就发现这个术法了。

要是反应再慢点,我也得倒霉——没准就得成了一只耳。

二姑娘哪儿知道里面的事儿,一看我冷不丁手里放光,还以为我拿了个花炮,嚷嚷着她也要点一点。

这我上哪儿给你找去,正敷衍着二姑娘呢,程星河仔细端详着我,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哎,七星,你多久没升阶了?”

有一阵子了。

不过,现如今到了这个品阶,升阶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。

除了杜蘅芷和井驭龙,行内基本就没出现过六十以下的天阶。

地阶还能靠着运气——你运气好,找到了几个大买卖,就还能往上积累,可越到后来,那你需要的功德也就越多,需要时间的积累了。

我这么短时间之内,上了现在这个品阶,其实已经算得上是火箭式的飙升了。

我也羡慕井驭龙和杜蘅芷,可我明白,没有人家的际遇,你永远不知道人家的一切是怎么来的,羡慕没用。

想到了这里,我就忍不住看向了池老怪物:“老前辈,您是多大岁数的时候,升到天阶的?”

池老怪物一怔,表情忽然就有点不自然,二姑娘看出来了,就让他有屁快放,不要吊胃口,池老怪物寻思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算啦,老头儿我反正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,告诉你就告诉你——就拿现在这个世道来举例子吧,你说两个小伙子比赛谁先存到五百万,是孤儿快,还是家底丰厚的富二代快?”

二姑娘一瞪眼:“你是越老越糊涂了,这问题,问吃奶小孩儿呢?那肯定是富二代快了!”

我和程星河对望了一眼,却已经明白池老怪物是什么意思了,不由都愣了一下。

难不成——这功德,还能继承?

没看听说过啊!

真要是这样的话——好比一个天阶在临死的时候,把自己的功德转给了另一个后代,那那个后代,也直接能当天阶?

“所以说嘛。”池老怪物的眼神是有多毒,已经看出我明白来了:“富二代一伸手,五百万就到账了,可穷小子呢,说不定,一辈子也存不到五百万,这是际遇,也是因果,或者说,是命,懂啵?”

我盯着池老怪物:“您该不会,也是个富二代吧?”

池老怪物咳嗽了一声:“你猜!”

程星河连连叹气:“难怪那些牛逼的家族一代一代,延绵不衰,感情都是家传的——可惜了,我爹死的早,屁都没给我留下一个。”

俺也一样。

不过,会不会我那个王八蛋爹有一天忽然出现,告诉我,他和我,有一个惊天身世?

算了,这个年纪,不好再做偶像剧的梦了。

当时只是那么一想——很久之后,我才知道,我从自己真正的家族之中,传承了什么。

而池老怪物凑过去,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不过,你的情况,好像还不大一样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天机,不可破也。”

二姑娘更生气了:“你能说句阳间的话吗?”

池老怪物挠了挠头皮,看向了那块石头:“我不告诉你们,石头老哥,我不理他们,独给你讲个故事,你可要认真听,以前吧,我也认识一个后生仔,他机缘巧合,把一个犯下滔天大罪的东西,收到了寄身符里了。那是个无底洞,那后生仔那点功德,升升地阶勉强能成,可越往上需要的就越多,那就难了,给它还债还不够,怎么升阶?

这个后生仔,自然是我,

寄身符里的东西,跟我的功德是捆绑在一起的。

我的功德,也会分给它们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二姑娘忍不住说道:“哦?怂货,那不就跟你上次跟我说的一样?你说,那个井驭龙九个买卖亏钱,但是一个买卖赚了大钱,功德还是有结余,你是正好相反——你九个买卖赚钱,但是其中一个亏的无底洞,所以也赚不到钱?”

是这么回事。寄身符里的东西罪孽重,我代偿。

但是我的寄身符,是阿满,灰百仓,找不到的安宁和小黑,它们能有多大的罪孽,让我代为还账?

阿满吃的人,靠着我救的,早就填满了,小黑灰百仓安宁更别提了。

我唯独控制着自己,不往某个方面想。

可我没控制住。

潇湘以自己的逆鳞做信物,也在我的寄身符里。

她——有滔天罪孽?

池老怪物接着说道:“石头老兄,你说那个后生仔,应该怎么办?什么?”

他煞有介事的,还把耳朵给贴过去了,点头点的很带劲:“除非这后生仔,跟那个罪孽深重的东西划清界限,否则,永远上不来天阶?对,石头老兄啊,你是个明白人!”

他的眼睛,假装不经意的扫到了豢龙盒上,不为人察觉的叹了口气。

我却直接抱起了豢龙盒:“石头老兄,也请你帮我捎句话——今天一个老前辈的恩德,我永生不忘,不过,选定的路,我一不会半途而废,二不会随便后退。”

池老怪物一咂舌,虽然有些惋惜遗憾,但是,并不意外,只是慢慢摇摇头:“今天,石头老兄可受大累了。”

我心里也明白,那道雷虽然过去了,但是既然匿神阵保持不了一刻钟的时间,潇湘的实体,就有被上头发现的可能,而之前伯祖说过,让我去找一个叫十八阿鼻狱刘什么的。

难道,那个人,能保护住潇湘?

我就跟池老怪物打听那个人,可池老怪物一听这个名字,就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你找谁不好,非要找他?”

连池老怪物,也做出了这种反应——那个十八阿鼻狱,看来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