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199章 上古异兽

那个豢龙氏立刻说道:“水面滚起来了,底下那东西,可能要跑!”

人脸鱼?

我之前就一直很疑心,那人脸鱼到底是什么路数,立马就问道: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豢龙氏对看了一眼,这才说道:“不瞒李先生,那东西是先祖留下,给我们清东西的。”

豢龙氏能养龙,能驾驭龙,还有一个本事,那就是能点化龙。

当然了,世事变迁,真的能跟先祖一样亲手点化龙的已经不多了,但是这个祖传绝技也不能撂下,所以世世代代,也还会继续修行这个法子。

点成了是好,但要是点失败的话,就会创造出一些伸不出腿的怪物。

就跟我之前在千岁湖下看见的那样——身侧只有四个肉疙瘩,算什么龙呢?试验失败品,一个比一个凶,只要把那东西放出去,那就跟外来物种入侵一样,会酿成灾祸。

而那人脸鱼,就跟垃圾清理机一样,能把那些失败品给吃了。

千岁湖,说白了就是垃圾处理厂。

当年,那东西可没少给豢龙氏立功——往昔许多恶龙,也是在那东西的帮助下擒获的。

包括潇湘,也吃过那东西的苦头。

这东西,就跟豢龙氏手里的一把刀一样。

你想,那人脸鱼连龙都敢吃,还有什么不敢干的,一定得想法子制约这东西,而这东西跟鸳鸯一样,喜欢成双入对的生活,所以,豢龙先祖就把其中一个钉在了千岁湖底下,这东西是十分忠贞的,只要一个被困住,另一个绝对不会离她而去,就能保证这俩东西不出水。

后来,越没有龙,豢龙氏的血脉越得不到滋养,那化龙的技术也就越退步,形成一个恶性循环。

其中也有胆子比较大的几任伯祖想下千岁湖,想找那东西取血,看看是不是能帮上豢龙氏。

结果哪怕是身为伯祖,也没能上来。

所以豢龙氏更没人敢打千岁湖的主意,后来才被逼去取如意蚺的血。

那东西有个名字,不过极为生僻,叫猰貐。

据说曾经是上古的神兽——不然哪能打龙的主意。但这东西当年有可能犯过什么过错,才被发配到了豢龙氏这里。

猰貐?《山海经·海内南经》,《北山经·北次一经》,《海内西经》都提过这种东西,据说曾经中计冤死,虽然后来死而复生,但是性格大变,残暴凶虐,后来再次被后羿给射死了。

想不到,这里竟然还有这种东西?还是一对?

不愧是豢龙氏啊!

程星河瞅了我一眼:“你要去当后羿?”

你也太看得起我了,我哪儿有那本事。

那东西本来被钉住,是我放出来的,而且,要不是吃了那个大人脸鱼给找到的水下丹药,我这次还真够呛能全身而退。

而且,大人脸鱼貌似还好说,小人脸鱼,是真正的跟传说之中一样凶狠暴戾,折腾出来,肯定不好收拾。

一直没见到那个大人脸鱼,我也有些疑惑,大人脸鱼怎么样了?

我们自然就下了山。

董乘雷已经把伯祖的尸身背在了身上,叹了口气:“预备两个棺材。”

他的意思是说,董寒月当初跟着井驭龙一起下了千岁湖,现如今也肯定没有生还的道理了。

她对井驭龙,还真是有情有义。

到了千岁湖,果然,水面跟开了锅一样,咕嘟咕嘟直冒泡,水面翻卷,底下像是有什么东西,在拼命的扑腾。

周围的豢龙氏本来把杆子什么的准备好了,想把董寒月给捞上来,可千岁湖这个样子,谁也不敢贸然往下伸杆子——跟之前一样,一个弄不好,就被拽下去了。

董乘雷盯着那个水面,也露了难色,我仔细一看水面,忽然就发现,有几个亮片,在上下扑腾。

那好像——我记得那个晶莹剔透的颜色,好像是大人脸鱼身上的鳞!

大人脸鱼,该不会……

那个时候,我又闻到了一股子臭气。

回头一看,池老怪物在后头——不知道程星河跟他怎么攀上了交情,他手不方便,程星河正把一个臭豆腐打开,帮他塞嘴里:“广沙出的,名牌货!”

池老怪物一眯眼,别提多享受了:“二十来年没吃了,就是这个味儿!”

我正要骂程星河去一边吃去,二姑娘忽然往前抢了一步:“哎,那个井驭龙,就是死在了这里?是不是真的?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我非得看看,那个王八蛋到底怎么样了……”

我头壳一下就毛了——水都成这样了,你还要靠近,莽也不是你这么莽啊!

而且我早觉察出来了——这水面之所以跟开锅一样,肯定是因为水底下那个东西焦躁不安,可能在寻找什么,这会儿靠近,那不是找死吗?

于是我冲过去就要把二姑娘给拉回来。

结果没想到,我这么一靠近,水面一炸,一个巨大无比的头颅猛地冲了出来,对着我就咬!

这东西一出来,豢龙氏的也全愣住了——哪怕他们,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个东西的真身!

正是小人脸鱼。

我早明白了——这玩意儿等什么,等我呢!

我反手就把二姑娘甩出去,可那东西快的厉害,趁着我注意力在二姑娘身上,两排牙齿倏然靠近,一个身影猛地冲过来,嗷的一嗓子对着那个东西就冲了过去。

金毛。

犼对猰貐,这是俩上古神兽!

厉风一起,金毛身上的毛被直接吹起来,里面金光四射,比之前多了一两成!

而且,就这矫捷的劲头,也显然比进万龙阵之前要迅猛多了!

漂亮!

可没想到,那个小人脸鱼尾巴一卷,对着金毛就缠过去了。

金毛翻脸一口,小人脸鱼虽然吃痛,却硬是强忍着,直接把金毛给拽下去了!

卧槽,我心里当时就揪起来了——金毛没下过水!

我犹豫都没犹豫,面前水花一溅,我直接下去了。

连金毛的主意也打,今儿就没那么好完。

身后一阵惊呼,瞬间被水面阻隔,我一下就把避水珠含上了。

眼前一片清明,金毛奔着小人脸鱼就撕咬,小人脸鱼的鳞顿时也松了一大片,可小人脸鱼一双眼睛,只牢牢的盯着我。

它把金毛拉下来,就是想把我引下来。

我运了行气,猛地冲了过去,反手抽出了七星龙泉,一道水波直接炸开,奔着她就翻卷了过去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一个东西不知道从哪里出来,直接挡在了小人脸鱼前面。

剧烈的水泡散开,我看见那个东西,就是一愣。

是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东西——像是一个被剥了皮的鳝鱼。

因为避水珠,我在水下的视力是非常好的,看清楚,我就愣住了——大人脸鱼?

它怎么变这样了?

这千岁湖,本来没有谁是大人脸鱼的对手,难不成……我看向了小人脸鱼,是因为她?

大人脸鱼为了她,那是无怨无悔,拼了命把我拽下来,就为了救她。

哪怕到了现在,大人脸鱼伤成了这样,它也还是无怨无悔,要护着小人脸鱼。

小人脸鱼却熟视无睹,一双眼睛,只虎视眈眈的盯着我。

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。

二对一还是怎么着?

金毛倒是不会在水里淹死,可它的力量,显然在水下施展不开,相反,这反而是人脸鱼的地界,我们俩吃大亏。

我盯着大人脸鱼——哪怕你对我有恩,叫我还别的可以,牺牲金毛,那是万万不可能。

可一接触到了大人脸鱼的眼神,我就觉出来了——那双眼睛,悲伤又坚定。

仿佛它死了,也要护住小人脸鱼。

我心里猛然一震。

我见过那种眼神——有人用那种眼神看过我!

是谁,是谁呢?

而小人脸鱼一看大人脸鱼护着自己,更是肆无忌惮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我也没犹豫,冲过去,就想把金毛给抢回来!

但大人脸鱼就是一个障碍,死死挡在前面,就是不让我过去!

被大人脸鱼这么一挡,我肩膀猛然一痛。

小人脸鱼已经绕过来,一口咬在了我肩膀上!

那尖牙利齿,瞬间穿过了龙鳞!

不愧是专门吃龙的,跟金毛一样,能贯穿龙鳞!

金毛一见,不由大怒,翻身要扑,可被小人脸鱼缠的结结实实,根本挣脱不出来!

我的血这么一散,面前水域一片猩红,隔着这猩红,小人脸鱼狂喜的吸吮着新鲜的血,我忽然就发现,她产生了变化。

那四个跟化形失败的龙一样,长在四肢位置上的肉疙瘩,忽然变大了。

往外一蹬,就要长大,变成爪子的形状!

难怪……我的血,对她来说,是最好的补品?

眼瞅着,她整个发生变化——四爪伸长,头顶,慢慢萌生了角!

越来越像龙了!

不光如此,她的神气和青气,猛然暴涨,能力,比以前肯定提升了好几倍!

大人脸鱼盯着她,一脸温柔,可有是满眼担心——像是为了她的变化开心又担心。

而小人脸鱼抬头盯着我,眼里的凶光更盛了——吃一点血,就有这么大的变化,吃了我,就更好了吧?

她动了杀心。

不光如此,金毛也被它缠的越来越紧了,就是一声哀鸣。

我趁着大人脸鱼失神,却对着小人脸鱼就冲过去了。

大人脸鱼没能拦住我,眼神大骇,小人脸鱼一副“来得正好”的表情,还要咬我,可我已经伸出了诛邪手,把它往更深的地方摁过去了。

小人脸鱼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一手,要反抗,没反抗过,从龙族身上吸来的行气炸起,摧枯拉朽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水波四起,水草炸的到处都是,小人脸鱼已经被我摁在了水底。

小人脸鱼翻脸还想咬我,可我已经把那个夔龙雷纹钉拿出来了。

这东西出去就是祸害,那你就还跟以前一样,被钉在这里吧!

小人脸鱼的一双眼触及到了夔龙雷纹钉,倏然就是满眼的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