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01章 灵气龙珠

一进了这个大堂,我后心就是一凉。

这地方好似一个博物馆,里面陈列着很多的东西。

龙鳞,龙角,龙尾——甚至还有一截子长长的龙椎。

我本能就不舒服起来——这感觉,就好像进了屠宰场似得。

董乘雷觉察出来,连忙说道:“您可不要多心——这些不是我们杀的,是别处送来的。”

原来,虽然王朝更迭,但是豢龙氏的职责却一直往下延续——大家可能时常会听见一些新闻,说某某地有龙出现,甚至还有人发照片说上个世纪发现了巨大的龙骨,但这龙跟鬼一样,说过的人多,见过的人少。

那照片上的巨大龙骨,也说是后来丢失了,也有人说是鲸鱼骨摆出了咋呼人的,其实,这些跟龙有关的事儿,都是豢龙氏处理的。

所以,他们这里自然有很多的“龙产品”。

这东西眼花缭乱,满目琳琅,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——硬要形容,跟看电锯杀人狂的储藏室似得,简直自我折磨。

就问他说的谢礼是不是领我看展览见世面?真要是这样的话,我就先走了,一会儿赶不上二路汽车了。

可董乘雷连忙说道:“那不行——您不光拯救了我们豢龙氏,也救了陶丘七百里的百姓,这个礼物跟您的功德比起来虽然轻,可也是我们的一片心意。”

说着,到了一个大雕花柜前面。

雕花柜前面有一个锦垫子,他先毕恭毕敬的磕了个头,接着,才小心翼翼的拧在了上头一个把手上。

那个把手我看得出来,是个暗锁,估计得是老手艺了——跟那个什么都能修的销器门顾瘸子的手艺相似。

被他一拧,那个把手神奇变身,跟个莲花一样绽放开,露出了一个暗格。

我不由自主也跟着蹲下了,好大的阵仗。

暗格里有个暗花缎子锦垫,上头有个盒子,跟套娃一样,盒子上又是一个锁,这个锁,就是豢龙氏特有的夔龙雷纹了。

他把那个锁再打开,这个昏暗的屋子里,顿时就出现了一股子柔光。

我瞬间一愣——以前是听说过夜明珠,在天师府和摆渡门,也见过巨大的夜光石,我以为那就是夜明珠,可看到了这个珠子,我才直了眼,那些东西乍一看是很华美的,可跟眼前这个珠子一比,那就是死鱼眼!

那种光氤氲柔美,却贵气四射,我从没见过那么璀璨的色彩——几乎赶得上潇湘那个壮美元身的颜色了!

我从没见过,这么美丽的珠子。

董乘雷观察着我的表情,一副“这下稳了”的心态,就把珠子送过来了:“李先生,您的身份——咱们心照不宣,我们豢龙氏能给的最好的,就是这个,希望你能笑纳。”

我接过来,那东西冰冷沉重,触手是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,微微发凉,说不出的熨帖舒服,大小刚刚好能包在手心里。

我抬头盯着董乘雷:“这是——龙珠?”

我之前,是吃过蛟珠的,入行之后,靠着蛟珠,也沾了不少光——否则光摔就不知道摔死多少次了。

这个东西给人的感觉,灵气四射,有蛟珠那感觉,却比蛟珠要强百倍。

董乘雷眼睛一亮:“慧眼如炬,这正是宝刀配英雄!”

这东西,是干什么用的?跟蛟珠一样,吞下去,就能得到一身的灵气?

可这太美了,只要见过这东西的,估计没有舍得吞下去了。

我喉结一滚,就问董乘雷:“这哪儿来的?”

董乘雷答道:“是很久之前,有人馈赠给我们豢龙氏的,这东西珍贵,我们一直供奉在这里——您却正配得上。”

我一寻思,跟豢龙氏这笔人情债,算来算去,收下也是合情合理的,就道了谢,收起来了——那个龙珠实在是太美了,哪怕你放进袋子里,都舍不得。

出了豢龙氏门口的时候,我忍不住看向了董乘雷:“你们,到底从我脑门上看到什么了?”

董乘雷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您失去了一个至关要紧的东西,那是您身份的象征,不过嘛……”

董乘雷看着我:“伯祖已经给您那里点化了,不久之后,也许,能重新生出来。”

重新生出来?

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那个位置——那位置看上去,也就是个旧伤疤,能滋生出什么来?

二姑娘现如今也找井驭龙算完了账,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,瞅着我倒是来了兴趣:“怂货,这一阵子,你上哪儿跑买卖?我跟着你,免得有人欺负你!”

池老怪物还是绑着手,不紧不慢的跟在了二姑娘后面:“我看行。”

我还想起来了:“对了,池老前辈——您之前不是说,不让人看你的脸吗?最近怎么光明正大了?”

池老怪物咧嘴一笑:“好说,因为最近,了却了一桩心事。”

二姑娘插嘴道:“你自然不知道了——有人约他,重新出山,进十二天阶,主持大局,他觉着以前丢的面子找回来了,就不要脸了。”

啥?

对了,井驭龙没资格继续留在十二天阶,那十二天阶的位子空出来,他就又能回去了。

可池老怪物板着脸摇摇头:“你个二百五懂个屁,我眼窝子有那么浅?”

“浅不浅自己知道。”

这一下把池老怪物一口气噎的差点没上来:“我是因为一个要紧的旧相识……”

但话说到这里,池老怪物一副“告诉你们你们也听不懂”的傲娇表情,就哼了一声,不吱声了。

我正要笑呢,忽然前面一个咳嗽声响了起来。

一抬头,一愣,是银环。

白藿香也咳嗽了一声:“好了。”

这话倒是言简意赅。

程星河一边继续吃广沙臭豆腐,一边说道:“最近天干物燥,这女人们都有点上火,你说倒卖点秋梨膏是不是鞥赚钱?”

你商业头脑不错。

而银环盯着我,说道:“过来说话。”

二姑娘来了兴趣:“哎,怂货,这你养的?道行挺高嘛——让给我行不行?”

她一眼就看出来,银环不是人。

程星河连忙敷衍了过去:“这七星保姆,”

二姑娘皱眉:“他还有保姆?”

“不多,一百零八个。”

你啥意思,我水泊梁山的?

白藿香借故跟赤玲说话,眼睛却瞥着我,银环带我过去,劈头就是一句:“你愿意等着我吗?”

我一愣:“啥?”

银环昂起下巴,大声说道:“我说过,我会配的上你的!当初,我就是为了这个,才帮豢龙氏的!可是,你走了,不回来,我也就没了这个心思——现在,还来得及吧?”

她的眼神,炽热的跟暑伏的日光一样。

这话乍一听,没头没尾,但是一细想,我就明白了:“你……当年帮豢龙氏借雷,是为了化龙?”

银环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我出身低,可我就想跟你站在一起,行不行?”

我叹了口气:“你可能是认错人了。”

你说的,是那个井童子口中的“神君”。

可我,是商店街李北斗。

“不是!”可银环斩钉截铁就说道:“我等你几百年——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不会忘!那一年在宵霞山,你救过我,你忘了?”

我摇摇头:“那真不是我。”

银环的眼神一下就滞住了:“你真的忘了?你答应过我,只要我修成了龙,你就带我去你那里的?你全忘了?”

我还是摇摇头。

其实——我朦朦胧胧,记得那个感觉。

在万龙阵里,喝令万龙跪下的那个我。

可那不是现在的我。

银环不服气,还想说话,可她没说出来,但是,一错眼,她见到了我手上抱着的龙匣子。

这一瞬,她的眼睛就阴沉了下来:“你跟她还有牵扯,她之前害你害的不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