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03章 怪地异木

我猛地就把头回过去了。

可身后除了帘子一样的雨线,什么也没有。

我这一回头倒是把程星河给吓了一跳,心惊胆战跟我往后看了一眼:“七星,你看什么呢?”

“我可能看错了。”

程星河一副很怀疑的样子:“我不信——每次你说看错了,就不会有好枣吃。”

你都有了经验教训了?

苏寻起身四处看了看——他属于瘦而结实的身材,动作轻灵,姿势非常好看。

接着回头摇头,意思是他也没看到什么。

我表面装出安之若素的样子,心里已经起了疑心。

那是个什么东西?

毕竟出门在外,老头儿说过,宁在家惹事,莫在外生非,墙头不压地头蛇,借人家的地头,收敛点不吃亏。

我奔着外头看了看,可那雨来的势头虽快,散却不见散的意思,彤云密布跟泼了墨的纸一样,天幕一片黑灰,一时半会儿停不了,。

程星河拿手机想打个车,可一来这地方荒郊野地,二来又是这么个恶劣天气,闹市的单子人家都接不叠,更别说跑这里来了,一直没车。

程星河咂了咂舌:“看这意思,今儿晚上得在这睡了?七星,借大腿一用。”

用你爹。

那东西真要是个邪祟,那大家相安无事还好,真对我们动了什么歪心思,那就麻烦了。

可雨越下越大,我动了另找歇脚地的心思,可一看对面的山就明白了——这地方四面陡峭,石质裸出,挂着不少观音藤长长的气根,这种地叫净水地,很容易泥石流,我们要是贸然出去,很可能不知啥时候就被埋底下了。

触目所及,也确实没有第二个能躲雨的地方,只能警醒点了。

本来阴天黑的就快,程星河的乌鸦嘴真没错,我们到晚上也没能从这里走出去。珠子倒是在这种昏暗的情况下更璀璨了,白藿香索性放在身边,当个灯用。

赤玲倒是喜欢这种阴冷的天气,可能这让她想起了西川,还不时伸手出去,嘻嘻的接雨水玩儿。

我盯着她的伤有些心疼:“委屈你了——等回商店街,买糖你吃。”

赤玲对着我就笑:“爹,赤玲不委屈,这地方好,热闹!”

是啊,程星河拿出了“祖传一十八代”的麻辣牛筋,哑巴兰拆了为数不多的干木头,哔哔啵啵已经点上了篝火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垃圾食品的味道,这一屋子人,横七竖八的,好赛一帮溃兵。

结果后来我才知道,她那句“热闹”是什么意思。

程星河一边掰木头条一边还说道:“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,爹教你们个人生道理——一根筷子容易断,一把筷子……”

哑巴兰急着吃牛筋,抢过来将一大把跟掰手指饼一样,直接掰断,扔进了火里,程星河寓教于乐失败,气的把牛筋撸回去了一半。

哑巴兰倒是浑然不觉:“说起来,哥,这木料什么材质的,好香!”

别说,这木质确实是一股子极为好闻的味道——一听就很贵的感觉。

而且那种木质极为致密,烧出的灰宛如银粉,竟然在火光里熠熠生辉。

也怪了,这穷乡僻壤的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木料?

白藿香也闻了闻,可她也皱起了眉头,显然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。

程星河顿时幸灾乐祸:“正气水,你不是万事通嘛,还有你不认识的东西?”

白藿香没好气:“我是救人的,又不是救木头的,而且,这个味道,你们不觉得有点怪?”

我也闻出来了——那种香气之中,竟然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腥气。

程星河满不在乎:“可能让野狗拿尿滋过,腌入味儿了。”

白藿香刚要把一个牛筋放嘴里,听了这话,皱起眉头又拿出来了。

吃饱喝足,程星河拿油手在我身上蹭了蹭,被我踹了一脚,大家就都休息了,唯独我眯着眼睛,一直不让自己睡着,但耐不住最近体能消耗的实在是太大了,那个水下的丹药又可能有什么副作用,药劲儿那么一散,我困的根本睁不开眼。

到了八九点钟,破板子底下就呼噜声一片,我不知道啥时候也闭了眼,可才刚要沉入梦乡,忽然就觉得,一个凉飕飕的东西从背后伸出了,摸我的腰!

这一下我立马就清醒了——敏锐的就觉察出来,那只手上,有毛!

我二话没说,一把将那只手抓了过去,奔着前面就拽。

那东西没想到我这么快,呆了一呆,立马就往后缩,可没缩成,啪的一声就被我直接翻到了前面来。

这个动静不小,白藿香睡觉轻,已经睁开眼坐了起来,一看我手里提着的东西,忍不住也“咦”了一声。

那是一只很大的狸花猫。

长得还挺好看,一双眼睛跟上等的绿宝石一样。

一瞅这东西我就松了心——合着我这一阵子被人坑怕了,小心过度,刚才龙珠映出来的,感情是这个狸花猫。

而那猫抓我腰,也不是为了别的——我腰上粘了一片牛筋的渣子,程星河蹭的。

赤玲也醒了,一见这个猫,喜欢的什么似得,上去就要抱,我就递给她了,她拿了牛筋喂猫,嚷着要养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屋里的光有些不对。

好像——没有之前那么亮了。

奇怪了——木头太潮了?

我随手又拿了一些哑巴兰手撕的木条,就对着火堆扔了过去,可这一扔,我就看见,那个木条上,隐隐约约像是刻着一排蝇头小字。

小字以前可能是金漆的,字形极为考究,拿起了对着火光看清楚,我头壳瞬间炸开。

“京月敕令梨花林参星小仙昭德明慧……”

这叫“仙名牌”。

是善男信女定做了,挂在庙堂天花板,底下请香油鲜花供奉——就为了让仙人知道自己心诚,好保佑自己心想事成的。

怕什么来什么,一点错也没有——之前我还看好了,这地方一没神气,二没香火气,才进来的,可该着的躲不过,有这种“仙名牌”的,那妥妥是个古庙!

可这也太不合常理了,是庙,为什么没有香火气?

我立刻就反应过来,这里的光为什么不对了,立马看向了白藿香:“珠子呢?”

白藿香往身边一摸,脸色惨白。

下一秒,空气之中的腥气猛然大盛,我立马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。

火倏然灭了,面前一片漆黑,我一把将程星河他们拉开,反手抽出了七星龙泉,而一股子阴冷阴冷的气息,扑面就过来了。

七星龙泉“当”的一声,格在了一个极硬的东西上,那东西力道极大,嗤的一声,一下把我逼退了好几步。

一看清楚了,我后心顿时一毛,这是个什么东西?

那是一个黒黑长长的东西,一身灵气四射——我闹明白了,这东西,把龙珠给吞下去了!

吞了龙珠,还要冲着我们扑,这跟打劫有什么区别?

而且,它要打劫——劫的是什么?

那股子腥风对着我面门一迎,我就觉出来了——它的目标,是龙匣子!

好大的胆子!

我反手七星龙泉划过去,这一下,那东西直接被我削开一层,“当”的一声,我就闻到了一股子又潮又腥的味道。

与此同时,一个十分沙哑的声音响在了我耳边:“那个东西,人人得而诛之,把它给本仙,替天行道!”

我一愣——这个神出鬼没的怪东西,竟然是这地方的庙主?

这个庙主,又是什么来历?

参星小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