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04章 参星小仙

那东西来势汹汹,我本能就把豢龙匣藏在了身后,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现在应该怎么办?

很明显——这地方没有香火气,那就没什么信仰。

没有信仰,这位小仙的本事,大不了——更别说,他还是跟我“打劫”了龙珠才来了劲儿。

之前有多衰弱,可见一斑。

刚想到了这里,那东西对着我面门就撞了过来——显然是想着把我扑到了,抢走豢龙匣。

程星河他们反应都很快,耳边唰唰一阵子狗血红绳和金丝玉尾的破风声。

可说也怪——不管是金丝玉尾,还是狗血红绳,都不能伤那个东西分毫!

甚至,像是没碰到,就被弹开了。

程星河和哑巴兰苏寻他们,都倒抽冷气,程星河大喊道:“七星,你当心点,这跟以前交手的,不一样!”

我心里也清楚,脑壳一炸,吃香火的,就是吃香火的!

这一下走神,那东西以极快的速度逼近,就撞到了我心口上!

可这一下,一股子金色的气息一起,那个东西忽然就给撞回去了几步。

金色的气息?我瞬间就明白过来了——是江辰梦寐以求,却被我给吸进来的龙魄!

可那东西不光没有忌惮,反而越来越凶:“祸害——祸害!”

迎来送往的过招,我就有了把握——吃了那么多的“龙魄”之后,这个“参星小仙”,并不是我的对手,只是,如果我把一个吃香火的给伤了,对我的功德,是不是有影响?

潇湘之前的罪孽已经把功德提到了困难模式,我万一把一个吃香火的给怎么着了,那不就更倒霉了吗?得做多少功德能赎回来?

这不行,没一分功德我都要给潇湘攒着,绝不能倒赔,可怎么处置呢……仙?我一下就想起来了一个人选。

于是我一只手挡住那个东西,另一只手,摁在了不离身的满字金箔上:“阿满,出来帮帮我!”

我已经很久没见到阿满了——一方面是因为,有一阵子阿满的“政务”很繁忙,经常去开会什么的,叫也叫不来,我也不想老打扰她,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潇湘跟我说过,叫我防着她,千万不能跟阿满有任何联系。

阿满对我确实是好,但是潇湘开了口,我舍不得不听——阿满一出来就要管我叫姑爷,换位思考,要是潇湘有个男寄身符,天天跟她喊媳妇,我肯定也受不了。

这一下,一股子木质的清香猛然炸开,瞬间把那种污浊的腥气冲散,一个娇媚的身影出现在了我身前,一双滑腻的胳膊熟练的挂在了我脖子上,甜软声音响起:“姑爷,这一阵子,你有了新欢不要旧爱,怎么也不肯喊我?等你等的,我的心都……”

阿满这么一出现,面前那个气势汹汹的“参星小仙”猛然就给僵住了,接着,“咣”的一声响,像是摔在了我面前。

可阿满的手,一直挂在我脖子上——她一指头都没动!

“参星小仙”的声音打了颤:“不知道——山神娘娘亲自来了,小仙有失远迎……”

我一愣——一直以为阿满那个神职,跟个乡镇公务员差不多,竟然能把这个差不多同级别的小仙吓成这样?

对了——我想起来了,阿满说,她以前的地位并不比潇湘差,但是因为被一个大祸牵连,才被罚下来的。

这参星小仙,认识她!

阿满看都没看参星小仙,一只手一样,“哄”的一声,那个篝火一下燃起,破庙里顿时一片大亮。

火光一映,阿满一张绝美的脸镀了一层太娇媚的红,秋水双瞳扫过来,像是装了满眼跳动的火星,我耳根子一下就烧了起来,赶紧把她从身上拉了下来,但不由自主就挡在她身前:“你——不是怕火吗?”

阿满本来有些压抑的失望,可一听我这话,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身子又软糖似得黏黏粘过来:“姑爷,你关心我?”

不光是我,哑巴兰苏寻都被阿满摄人的美貌震慑住了——这不是人能拥有的容貌。

程星河注意到,立马咳嗽了一声示警——意思是越美丽的越危险。

阿满挑起眉头看了程星河一眼:“唷,这二郎眼徒弟还跟着你伺候呢?真是忠心耿耿啊!我得了空,可得好好嘉奖你一下。”

程星河脸一下绿了,本能就想说要伺候,也是我伺候他,可一听嘉奖俩字,顿时又惊又喜,恨不得让阿满现在就拿出来。

我则看向了那个参星小仙,这一看清楚了,我才一愣。

那是个又黑又大的东西——我没见过,硬要比喻的话,活像是个活了的棺材!

白藿香一看,忽然也愣住了:“这是——朝槐?”

朝槐?我恍然大悟,那就难怪了。

阿满这才扫了那个东西一眼,声音跟换了个人似得,猛地冷了下来: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平时阿满软黏惯了,可这一声,杀伐决断,那种摄人的压迫感,并不比潇湘差!

参星小仙那漆黑粗大的身体猛然一颤,立刻说道:“小仙不知道,这是山神娘娘的……的……山神娘娘,这个人,把前任水神,不,罪大恶极的孽龙白潇湘放出来了,上头来了命令,得而诛之,小仙也是时运不济,沦落成了这样,就想着立个功……”

阿满一开始没听他说什么,习惯性的摸上了我的脸,但立刻感觉到了我身上的豢龙盒,手不禁跟触电一样弹开,带了七分忌惮,三分愤恨:“白潇湘又出来了?”

豢龙匣猛地一撞——临来的时候,董乘雷跟我说过,豢龙盒是养龙木做的,龙族受用,能暴涨灵气,但是有一样,主人不开豢龙盒,那里面的龙就出不去,潇湘也是极为信任我,才进去的,要是她能自由出入,现如今八成要跟阿满打起来。

阿满注意到了,立刻妩媚一笑:“唷,几个月不见,这堂堂的元水神,让我的姑爷当蛐蛐养了?别说,这小蛐蛐罐还挺可爱的——姑爷,我帮你喂水喂草养起来,怎么样?”

这一声,豢龙匣撞的更厉害了——这让人一阵后怕,潇湘要是还在潜龙指里,那我现在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。

我立马让阿满少说几句,阿满听我的,虽然不甘心,可也只好转了话题,皱起了眉头:“姑爷,今天才听见消息,说人间出了大事儿,好多吃香火的,都等着抓她呢,你现在把她放在身边,那是自寻死路。”

我这就明白,池老怪物为什么不让我倒庙附近来了。

一个奄奄一息的小仙都要得潇湘而诛之,要是靠近了大庙,我怕真的是要被碾成灰飞烟灭了。

“她连累你,已经连累的太多了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

连累?跟银环说的一样。

可听见这句话,潇湘竟然没有继续撞盒子,而是安静了下来。

阿满抓住了机会:“她心虚!”

潇湘听到,撞的更厉害了,我几乎脑补出来,她一脸凛冽杀气要杀阿满的样子了。

阿满占了上风,跟小孩子得意“打不着,呼噜毛”一样,洋洋得意,可她的得意之中,带着担心:“姑爷,现如今,三界五行,恐怕都在找白潇湘,也亏了这个东西地位不高,要是万一到了其他的大神君庙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我明白阿满的意思,带着潇湘,就等于跟三界五行为敌。

阿满真诚的说道:“我劝你,把豢龙匣交给我,剩下的事情,我帮你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