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05章 棺材板子

潇湘没动静了——在等我决定。

没错,现如今只要跟潇湘在一起,每一秒钟,都有可能大祸临头。

要是能交给阿满,我自然能全身而退。

“不行。”我说道:“我再也不离开她了。”

这怎么可能?

我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把她带回来——一开始,就有了对她的承诺,那我一辈子,都不可能后悔。

豢龙盒持续安静,阿满眼里火星一样的光,霎时就暗下去了,可她侧头,还是强颜欢笑,看向了那一堆篝火:“我就知道——你中了她的迷魂咒,醒不来了。”

我有点抱歉:“你的好意我知道……”

阿满岔开了话题:“姑爷不要多想,好些因果债,三界五行,谁也逃不开。”

接着,她的眼睛就看向了那个参星小仙,冷冷的说道:“你还剩下一些元身是不是?”

那个漆黑的东西没敢动:“是。”

“要是不想你的元身也灰飞烟灭。”阿满的声音凛冽了起来:“今天的事情,一个字也不许跟别人提!”

这一声下去,那个参星小仙身体就是一颤,难以置信的抬起头:“山神娘娘,您该不会……”

“我就是要保他,怎么了?”阿满声音一扬,眼神锋锐如刀:“你有意见?”

“小仙自然不敢,可白潇湘的事情您知道,三界五行……”

“三界五行,谁来也行,”阿满盯着参星小仙:“我护定他了,谁来也不管用!”

那个气势,简直压的慌!

参星小仙不吭声了——被吓住了。

“当然了,”阿满的声音放缓:“这一次算你运气好,我不白欺负你。”

说着,纤细的手跟莲花一样绽放开,里面有一个圆圆的东西:“这个给你,够堵住你的嘴了。”

神气缭绕,璀璨的耀眼!

早听说吃香火的有精元,想不到是真的。

参星小仙一听,又惊又喜,立刻磕头道谢,那个精元跟萤火虫一样悄然没入到了黑暗之中,不见了。

阿满不愧是吃香火的,深谙驭人之术,这典型是给个巴掌给个枣。

可是——那个剧精元有多珍贵看也看得出来,她为了我,一丝吝惜都没有。

我心里老大过意不去——她为了我什么都肯,可我什么都没给她做过:“阿满,谢谢你……”

“你是我的姑爷,”阿满回头妩媚一笑:“为你做什么,是我自己愿意。”

这个情分,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还。

阿满似乎看出来了,笑的勉强:“我不要你还,只要你平安——还有,不要忘了我。”

绝不可能。

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,外面的雨势似乎小了许多,但是同时,出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,像是很多东西跃跃欲试,想进来。

青气。

是长毛的。

这会儿我发现了——赤玲之前抱着那个狸花猫睡着了,可现在,她胳膊虚搭着,那个狸花猫不见了。

阿满嘴角一斜:“这参星小仙确实时运不济,现如今,什么阿猫阿狗,也敢打一个庙的主意。”

也是被潇湘和龙珠给吸引过来的。

程星河憋不住话,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憋住了——他一张嘴我就能看到嗓子眼儿,他想说,在那个药材山上,阿满连人都吃,混的不见得比参星小仙好多少。

我出去就想把那些东西给收拾了,可阿满拦住了我:“好好休息,不管今天晚上来什么,我给你挡着。”

药草香气弥漫了开来,阿满一只手搭在了我眼睛上:“你好好睡——记得,梦见我。”

我想把她的手拉下去,可那只手软绵轻柔,宛如一片云朵,那感觉别提多放松舒服了,我不由自主,就睡着了。

就在睡着的那一瞬间,我听见阿满叹了口气:“以后的路,更难走了,你千万小心——可惜,不是为了我。”

我没能答话,再睁开眼睛,天就已经大亮了。

在这种地方住宿,哪怕年轻,腰酸背痛也是免不了的,可这一醒过来,只觉得神清气爽,精神百倍。

是那股子药香的能力?

程星河他们起的比我早,周围已经没人了——外面闹嚷嚷的。

出去一看,只见不少人指指点点的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穿过人群,我一下愣住——地上有许多乱糟糟的东西,浑身滚满了泥水,浑身的毛乱糟糟纠成一团,模样十分凄惨。

是许多长毛的东西。

一些本地人打扮的正在口沫横飞的议论,程星河正津津有味听着,一见我来了,塞给我一块牛板筋。

我接过来嚼着,这才听一个花白胡子绘声绘色“妥妥这是参星小仙显灵了——我说给上上香火,你们就是不听!”

原来,这附近以前是个官道,但是后来新修了更快捷的穿山公路。这里也就逐渐荒僻了下来——只有一些逃避高速收费的司机,还有在附近偷打动物的猎民偶尔上这里来抄近路。

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这地方开始有人失踪,家里人来找,也只能找到一些撕碎的衣服碎片。

可这地方,按理说没有猛兽的。

直到有一天,一个偷打动物的猎民,浑身血痕,衣服也被撕成了鸡毛掸子,跌跌撞撞回家,才说,这地方闹鬼,会有穿花衣服的女人站在路边,说走错路崴了脚,请你帮帮她,背她回家。

可只要一到了她“家”,数不清的花衣服女人会一拥而上,你看着跟到了怡红楼似得,其实她们长得不是人嘴,是血盆大口,吃肉的。

好些人不信,说那个猎民是遇上了仙人跳,不敢跟家里人说,才遍了这么个故事,但也有人怀疑,说那个猎民是个结巴,话都说不利索,怎么能编出这么具体一个故事?再说,那些衣服上撕裂的痕迹,真像是撕咬出来的。

这事儿没定论,但以后就更少有人敢来了。

今天一瞅,全是大花狸子——这大花狸子的毛确实色彩斑斓,远处一看挺像是花衣服。

而他们为什么会聚集到了这里来呢——是因为昨天晚上下大雨的时候,有人听见这个地方出现了一种很怪的光,不像是闪电,也不像是灯,看着很神,这才等着天亮赶过来的,就看见了这一地的花尸首。

这会儿一个猎民蹲下,从一个大花狸子尸首的嘴里掏了掏,忽然就哭了。

他从那个狸子的尖牙上,拔下来了一个大扳指,跟牙套似得,套在了牙上——他们祖上是满族,这是传家的东西,他兄长有一个,可有一次上山偷打麝香狍,就再也没回来过。

周围的人一片叹息,说就是神仙显灵,把那些祸害给收拾了。

说着,都跪下拜那个破庙,说之前觉得这东西不灵,一直不敬,这才知道神仙终于出了手了。

不是那个参星小仙。

是阿满做的。

这些发觉我们的,能堵嘴的堵嘴,堵不住的,就灭口。

程星河来了兴趣,就问那个参星小仙又是个什么来历?

我跟白藿香一对眼,我们都知道了,是朝槐。

朝槐什么意思?也就是棺材板的别称。

那个花白胡子本地老人就告诉他,据说一开始,有个年轻人从这里经过,结果遇上了大水,挣扎不出的时候,觉出有个人在水里喊了一声,别的没听清,就听见“参”“星”两个字。

还拉了自己一把,年轻人感激不尽,觉得自己遇上好心人了,黑暗之中,只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个舢板一样的东西,爬上去靠着那个东西才活了下去——天亮一看,那竟然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棺材板。

那要是个普通人,也就没啥好说的,可后来,那个年轻人飞黄腾达,没忘旧情,斥资给那个棺材板修了一个庙,号称参星小仙。

当然,这也只是绘声绘色民间传说,细说真实来历,也不好说,毕竟好景不长,也毁了几百年了——据说后来有个权贵在这里借宿,没有上香,还把供桌上吃的全推了,自己垫上被褥大摇大摆的睡着了,结果当天晚上,庙的顶梁就掉下来,把那个权贵的脑袋砸成了无花果。

权贵家里人大怒,把庙给烧了,还说这里面住的是个邪祟,谁敢来烧香,就灭他全家。

这些年一直没人上这里来敬香,根本就是墙倒万人推的程度,谁知道那位神仙,不嫌家贫,这么多年的寂寞苦寒,也还是守护子民。

这事儿也有龙珠的缘故,我们穷惯了,所以并不懂财不露白的道理。

我回头就往里面看了看,这一看,却有些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