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0章 地下白肉

三条腿?什么玩意儿长着三条腿?

程星河摇摇头,突然有点兴奋:“七星,我觉得,我以前没见过这种东西——升阶就是有惊喜,这不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吗!”

没错,我是看出保安有热灾,没想到来的这么快!

以前我可能根本看不了这么准,升了玄阶就是不一样!

既然眼睛看得更准……用起七星龙泉,是不是也会更有威力?

哑巴兰听到了,也跟着露出了为我们开心的姨母笑。

这时周围一片大乱,那个翻的四轮朝天的红色奔驰冒了黑烟,保安踉踉跄跄的从驾驶座里爬了出来,眼看着这个情景,吓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:“完了……这下完了……”

学校的工作人员和交警都赶来了,保安然看见了我们,立马指着我们说道:“梁太太就是这几个人害死的!他们是来解决风水问题的,可一点作用不起,还搞得梁太太的车翻了,你要抓去抓他们,你看,你看现在死人了,他们还笑呢!”

你娘,你要反咬一口也不能这么咬吧?

再说了,就梁太太那个作风,平时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儿,出事儿八成是报应。

当然,我们笑也不犯法,谁听了这话倒是都得觉得他发癫,把他控制起来了。

而保安一边挣扎,一边去摸自己的后脑勺,好像犯了偏头痛一样。

程星河就在那骂他:“你就赖吧,那梁太太看你轧死她,现在正在你身后戳你后脑勺呢!”

这一下把保安给吓坏了,鼻涕都哭出来了,连声让我们救救他。

一个学校工作人员听见这话,立刻抬头来看我们,看向了我之后一愣,忽然兴奋的对着我就跑了过来:“李北斗!”

我一愣,这是谁啊?

那个工作人员别提多高兴了:“我是马陆,你还记得吗?咱们是高中同学啊!这才几年不见!”

马陆……我顿时恍然大悟——马陆以前是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,想不到现在身材练的跟彭于晏似得,可帅多了。

马陆抓住了我的手:“在同学群里就知道你干这一行,没想到真碰上你了,我可一直没忘咱们的交情。”

当时马陆因为胖,没少受欺负,日本骂人话“八嘎”写成汉字就是“马鹿”,所以大家都跟他叫八嘎,他脾气好,谁喊他他也没什么反应。

有一次这老好人不知道为啥把和上给得罪了,和上要揍他,我当时觉得和上欺软怕硬看不过去,就为他跟和上打了一架。

那会我跟和上都头破血流的,全受了处分,而马陆当时连个谢谢也没说,第二天就转学走了,据说怕受牵连影响高考。

一想到高考这俩字我心里顿时有一丝难受,但我马上就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。

原来马陆之后考了师范学院,在这里当了老师。

马陆挺不好意思的说:“你看以前那事儿,我心里有愧,这不是老天给机会吗?走我带你跟你同事一起吃饭去,咱们好好唠唠。”

程星河一听吃饭十分兴奋,比我点头点的还快,我一寻思正好跟他扫问扫问路口的事儿,就答应了。

马陆带我们来了学校食堂,叫了小炒。

当初念书的时候穷,一次小炒也没吃过,搞得心里有点感慨,程星河则吃的头不抬眼不睁。

马陆跟我寒暄了几句,说知道我现在出息了,接着又摇摇头,说你当初学习挺好,可惜了,不然现在成就也许更大。

我摆了摆手说都是命,没什么说的。

高考那事儿,现在我也不乐意回忆。

马陆应该也知道我后来的事儿,没再细提,我就转了话题,问他那个路口是不是有什么说处?

马陆这就告诉我,说那地方本来不是路口,是个一片荒树林子。

不过本地人都说那个荒树林子闹鬼,平常都没人敢进去,一进去就得鬼打墙,而且里面经常鬼影幢幢,半夜还听过有人在里面唱歌的声音。

还有人传说,当初就是荒树林子闹鬼闹的太厉害,才在附近盖了这个朝阳小学,就是想用童男童女的阳气,荒树林子里面的东西给镇住。

后来朝阳小学越办越好,出了不少领岛人物,本地人都以把子女送进去为傲,不少达棺柜人,也把孩子往里面塞。

这样下去朝阳小学的校舍就不够用了,可那些贵人的孩子又不能拒绝,当然要扩大面积。

朝阳小学后面是山,打通很难,当时的校领导就决定了,把这个荒树林子给推了。

本地人一听就不干了——说这个荒树林子里的东西招惹不得,会出大事儿的。

可校领导是留洋归来的,根本不信这一套,说这都是国有土地,教育是立国之本,你们这些屁民就是因为缺乏教育才说出这么愚昧的话。

接着跟上头要了许可,直接把荒树林子给推了。

这一推,麻烦事儿果然出现了。

一开始是挖土机出障碍卡在了地上,司机下车去看,结果挖土机的障碍猛地就没了,直接把司机的脑袋给轧下去了。

后来工人也声称,说晚上做噩梦,梦见有人说,谁敢推这个地,就得落个肢体不全。

搞得没有本地工人愿意揽活,后来还是校领导找了几个信小众宗教的外地工程队,才把这树林子给推了。

可推开之后,地里翻出了不少的东西,人们一看,头皮全发炸。

只见土里的东西白生生,软绵绵的,很像是肥肉,最可怕的是,那些东西还会慢慢的蠕动。

这一下小众宗教的工人都害怕了,喃喃的说这好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东西。

校领导找了生物老师来认,生物老师认不出来,校领导还想着上报呢,当时是夏天,那些白生生的活动东西一见太阳,立马就发黑发臭,显然是死了。

那天晚上,有人从附近听到,那地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哭,还夹杂着咒骂的声音,好像有“断子绝孙”四个字,别提多瘆人了。

校领导怕这事儿传出去不好听,对外就说挖出来的是某种真菌,路就这么修好了。

本地人就传说,这个路平安不了。

修完路之后,校领导就得到升迁,离开了学校,而学校那个路口成了他的遗留问题,真的开始闹鬼了。

说完了他就低声告诉我,这都是内部消息,学校封锁的很严,不让跟外人说,叫我也保守秘密,别让那些把孩子送进来的达官贵人心里膈应。

我点了点头就答应了下来,就琢磨了起来,那个三条腿的小孩,跟那些白色肉团子到底是什么来路?

于是我接着问道:“那当时荒树林子里,都是一些什么树?”

马陆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是松树,不知道多少年了,长势可好了,一到秋天都是松塔,就是没人敢进去摘。”

正这个时候,一直风卷残云的程星河忽然推了我一把,低声说道:“刚才被撞死的那个梁太太来了——操,真特么恶心,看着她我吃不下饭。”

梁太太?她不是应该在缠磨那个保安吗?跑这里来干啥了?

我就问程星河:“她什么模样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脑袋整个扁了,一个眼珠子掉出来,还咕噜咕噜转——说也奇怪,我老觉得,她是在看你这个同学呢。”

马陆看我们窃窃私语,就好奇的问我们在商量什么,这个地方好办不好办?

我就问马陆:“刚才被车撞死的那个梁太太,你认识吗?”

听我这么问,马陆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,显然有几分慌乱,但他马上把这个神色压下去,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你问她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