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06章 盖庙狂魔

只见那里面,出现了一个锃光瓦亮的东西。

乍一看,很像是一块巨大的墨。

这东西在一大片残垣断壁之中,尤其显的扎眼。

但是再细看,那分明是木质的,妥妥就是那个棺材板的元身。

昨天虽然没看清楚,但我记得很清楚,我曾经把那个东西给削下去一块,可现在那东西看上去完美无瑕,简直跟新的一样。

一块木料,隔着这么多年,在没人看护的情况下,能光洁成了这个程度,不被人敬奉为神才怪。

跟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,其他本地人也直了眼,纷纷对着那个东西就跪拜了过去,口中高呼:“参星小仙显灵啦!”

他们这么一呼喊,我们倏然就闻到了那股子香气——但是这个香气之中,腥气已经散了,而且,越来越香。

吃香火的,都是依赖香火的力量,才能强大或者衰弱,这正是信仰的力量,那个参星小仙,终于又能焕发生机了。

同样,也是阿满给的那个精元的力量。

之前的那个腥气,既有可能,是大花狸子进来欺负他留下的,也有可能,是他心里的邪念盖不住了。

本来连神气都消耗没了,估计世上除了那个花白胡子老人,再也没人记得他了——只要被全部的民众忘掉,这个吃香火的就要消失了。

他净等着烟消云散了,又遇上了我,这一波不亏啊!

对了,那个龙珠呢?

我刚想去找找,白藿香碰了碰我,把一个布袋交给了我。

隔着布袋子,我也看出来,里面流泻的氤氲光芒。

龙珠?

白藿香有些不好意思:“要是我没拿出来照亮,也许,也没这么多麻烦。”

确实,把参星小仙和大花狸子吸引过来,这事儿也有龙珠的缘故,我们穷惯了,所以并不懂财不露白的道理。

可我明白,因为龙珠实在太美了——只要是见到的人,禁不住就想一直一直盯着它,眨眼也舍不得。

可能也就是因为它太过美丽的缘故,才被豢龙氏藏在了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吧?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拿手机给我看。

是地图软件。

上面标注了很多红色绿色的东西,跟藏宝图似得,但是再仔细一看,他标注出来的,都是各色神庙祠堂——是为了,让剩下的旅程,尽量把所有危险全避开。

我一时有点感动——程狗虽然狗,对我还是不错的。

可他等我看完,就伸出了手:“一个标注一万二,这是四百九十二个,四四得八,给你打个折,算六百万,不记名卡一解冻,就还给我,晚一天就是一天的利息,十个点。”

槽点太多,无从下嘴,四四得八,你摁摁计算器会累死是吗?六百万是打折?添个整差不多,还有,十个点,你怎么不去抢?

这货数学一直不好——这一般数学不好的,普遍迷糊心软,也没他这么贪钱啊!

不过他这么一说,我还想起来了,郭洋那事儿还没解决完呢,他到底是让谁给打了?那个叼着刀的煞神,既然从很久以前就盯上我了,为啥一直偷摸跟在后面,没把我给举报了或者怎么着?

我忍不住又往后面看了看——身边这些事情,好似一团一团的迷雾,迷雾之中,还夹杂着很多的陷阱,一不留神就得陷下去。

哑巴兰也跟着看标注,面露难色:“哥,这地图上能有的大庙还好说,可要是跟这个参星小仙一样,是个名不见经传的,咱们躲也躲不过啊!”

她没恢复之前,在我身边一天,就有一天危险。

现如今,要是有隐身衣,能把潇湘给藏匿起来就好了。

苏寻没吭声,盯着豢龙匣,往一个大青石上指了指。

苏寻这个人特别稳妥,交给他的事儿一般不会出岔子,我就把豢龙匣放下了。

他蹲下,一只手往衣服里一伸,再拿出来,我心里一沉就看见了半手心的血。

那是“心头血”,我记得,设阵的时候,心头血是最管用的利器。

可取血是极为困难,极为痛苦的,他一下眉头都没皱。

接着,他就把这一把血沾在手指上,开始在豢龙匣附近做阵。

做阵看上去跟画符差不多,看似不费事儿,可这东西其实极为耗费心神,他光洁的额头上,顿时冒了一头的汗。

等这个阵法做完了,他脸色苍白,不住的喘息了起来,身子一倒,就站不住了,我立马要扶,可哑巴兰比我快,一下就架住了他:“洞仔,你没事儿吧?”

苏寻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,白藿香立马在他嘴里塞了个东西,苏寻一口气长出,这才抬头盯着我,以极为疲惫的状态说道:“能保一天,明天我继续做。”

我心里一疼。

哪怕池老怪物,当时设阵让潇湘避开雷公爷,都要折寿,更别说年轻的苏寻了。

我想谢他,可这种重恩,道谢都显得轻。

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一天一天的,苏寻耗不住。

得赶紧找到那个十八阿鼻狱刘——也许,只有他能让潇湘躲开那些追杀者。

程星河也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了,只嘬牙龈:“人家一听银河大院,都吓的要尿,咱们可倒好,自己上赶着找。”

我其实不想让他们跟我去冒这种险——他跟着我,吃得苦已经太多了。可这话不能说出来,我们的关系,说出来只能疏离生分。

他们总是说——如果是我们遇上麻烦,你也会这么对我们的。

是倒是,但是——显然,我带来的麻烦是最大最多的。他们对我越好,我越不能让他们跟我受到伤害。

这个时候,有本地人嘀咕着:“哎,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是那个仙名牌。

有人照着上面的字开始念:“京月敕令梨花林参星小仙昭德明慧……”

“这位小仙的名字可够长的啊!”程星河没看字,只跟着听:“苏国人吗?”

我答道:“这是敕令——也就是,皇帝的命令,是个皇庙。”

梨花林应该是地名,后面的昭德明慧,在古代也都很常见,都是用于敕封谥号这一类的礼节宗教用字,也是那个下“敕令”的给写上的。

哑巴兰一瞪眼:“哥,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年轻人……”

跟桂花娘娘庙,水天王庙,甚至大山魅一样,是皇帝没发家的时候遇难,坐上高位之后,出于报恩的心情,重建的庙宇。

他们全听明白了,露出了悚然的表情:“又是?”

没错。

那个仙名牌过了这么多年,已经剥啄的不像样子了,

我昨天是在污泥和昏暗光线下,现如今仔细一看,我们都看出来了——前两个字,看似“京月”,其实是残损部首的“景朝”。

周围一片寂静,程星河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摁下去,强笑着说道:“咱们跟那个景朝,真他妈的有缘啊!不说有缘——现在讲基建狂魔,这位是个盖庙狂魔,景朝短短几十年,好家伙,这庙是遍地开花,还全让咱们给赶上了。”

敕令……

我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猜测。

但是,这个猜测实在太离谱了。

这个时候,一只手猛地弹在了我脑壳上,把我吓了一跳,一转脸,是程星河。

他盯着我,皱起眉头:“你脸色不对——河漂子都没你脸色白。”

我打了个哈哈:“天热。”

“可你……没出汗。”程星河盯着我:“而且你身上特别凉。”

白藿香却把程星河拉开:“这么能刨根,你怎么不去挖萝卜?”

程星河立马说挖萝卜适合爷的身份吗?要挖那也是挖参。

这话题这么混过去了,我看得出来,白藿香是故意给我解围。

我把心情平定下去,就看向了那个残庙。

本地人听说这是个皇庙,不禁更是五体投地,有懂行的开始对木头啧啧称赞:“还是以前的东西好,这多少年了,木头还这么致密,难怪人人都说,皇宫里的砖都是金的。”

所谓的“金砖”其实是另一种典故——那些金砖不是纯金铸造,而是手工烧出来的,可制造精密,极其耗费工本,算下来跟金子的价值差不离,这才得名的。

但是这个庙宇的材料,确实不错,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的——可以看出来,对这个庙,那位景朝皇帝,确实上心就是了。

我们离开了这里,我还回头去看那个庙——那位景朝皇帝,建造了这么多的庙,真的是因为我猜的那个原因吗?

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很多事情被历史的尘埃淹没,再也没法看清了。

踏上了归程,我又觉出脑门上的“赤毛癣”发痒发疼,就忍不住去挠。

程星河一管达克宁就扔过来了,被我踹了两脚。

这种感觉,比起说是像皮肤病——反而更像是七八岁的时候,牙床子的新牙顶出来的感觉一样。

白藿香早调好了药,给我用防水贴给贴好了。

不愧是白藿香,那种药根伤口一碰,立刻就不痒了,不知道是麻药还是消炎的。

回到了商店街,一切还是老样子,只不过天热了,老头儿不肯再在外面晒太阳,而是躲在里面偷吃雪糕。

我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,把他吓一个激灵,抹嘴就说他没吃,就是闻闻,我就看见,他一颗假牙留在雪糕上了。

老头儿装成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,偷着把假牙给抠下来了。

可一抬眼,看见了我的脑门,他脸色顿时就给变了。

我蹲在他面前,指着“赤毛癣”:“你跟我说说,这东西怎么弄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