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0章 借你一命

不光老头儿,我也有这种感觉。

窗外风起云涌,云谲波诡,说不清那一片迷雾后面,藏着哪个骇人的真相。

老头儿跟我一起看云,雨前风带着水腥气冲了过来,把玻璃拍的啪啪作响。

我给江采萍打了个电话,她一直在厌胜门里帮我处理各项事务,因为对现代社会的规则特别感兴趣,很多事情都学会了,我想让她帮我打听打听,马三斗都是什么时候给银河大院送酒。

江采萍一听我打来了电话,别提多兴奋了,连忙答应了下来,说自己身为我的妾,我让她下十八层地狱,她都心甘情愿,更别说区区一个银河大院了。

哪怕江采萍是鬼仙,可我也不想把她带银河大院去——她是不会死,可在三清盛会上也看出来了,她会灰飞烟灭。

可我没多说——嘴上说什么都听我的,我要叫她别管我,她肯定也不会听。

她也没把银河大院放在眼里,倒是温言软语一直在讲厌胜门发生的事情:“相公,这几日,四宗家总在研究传心符,笑的可也怪,你不晓得的,那次笑着笑着,就骂起来咯——掉进大宗家拿来养花的粪坑啦!”

“你说,四宗家是不是有了可心人了?这叫铁树开花!还有,唐义这一阵子,不知何故,要学着做饭——可做出来的东西,比老鸹羽毛黑多啦!”

还有许多其他的新奇的小事儿,江采萍讲着讲着,我就看见她在视频那头开始翻一个本子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一有有趣的事情,妾总想攒着说给相公听——唯恐忘了一件。”

我心里猛地一热。

说完了,江采萍意犹未尽,有些懊恼:“早知道,妾多记一些。”

“记那么多干什么?”

“妾就能跟相公多说几句话啦!”

难怪——难怪古代人,都想有个妾。

江采萍搜索枯肠去想新鲜事,实在想不出来,这才假装出了云淡风轻的样子:“相公这些日子,可曾见那个死妖女没有?”

江采菱?

分明就是双生姐妹,怎么就这么大的仇?

是见过,不过上次在摆渡门没怎么深接触,我也就打个哈哈混过去了。

江采萍这才放心了一些:“那个死妖女坏的很……”

我忽然想起来了江采菱怕黑了:“对了,你知不知道,江采菱小时候,曾经让人推到了井底下的事情?”

视频那头笑语嫣然的江采萍,脸色忽然就变了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喂?”江采萍忽然拿着手机忽远忽近的摇:“这里信号不好,相公你可听见妾的声音了?”

“也罢,相公的急事要紧——等妾下次再记了新鲜事,再与相公说!”

话音刚落,电话切断。

每个人,心里似乎都萦绕着什么秘密。

也许,也包括我。

我的手摸向了额头上的“赤毛癣”。

可我,连自己的秘密,也不知道。

身边一阵响动,我知道是潇湘在撞豢龙匣,赶紧就把豢龙匣给打开了——只要潇湘不出来,她的气息,就扩散不出去。

潇湘小小的元身,光芒璀璨。

虽然没有那么壮丽,但还是那么美。

不过,她见了我,就低下头,似乎对我看她元身的事情,十分羞耻。

我伸手进了豢龙匣,她犹疑了一下,还是缠了上来,头颅靠在了我胳膊上,半闭上了眼睛。

似乎,是在心疼我。

我摸了摸元身的头:“你放心吧,这次找到了十八阿鼻狱,我一定把你给救出来。”

而且,我并不后悔。

她为了我,给江辰下跪的一瞬间,我永远也不会忘掉。

“以后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我接着说道:“老头儿从小就教给我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

希望那一天,早点到来。

这个时候,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,潇湘的眼睛猛地睁开——哪怕只有这么小,也起了杀气。

“七星,金毛在这折腾半天了,非要来找你。”

我把潇湘放下,关上了豢龙匣——她不喜欢被人看到这个样子,就不让别人看了。

开了门,金毛冲着我就扎了过来,这一下直接把我给扑地上了。

它一身毛垂下来,软而顺滑,夹杂着许多的金丝。

养它跟养孩子一个样——不知不觉就大了。

一开始,金毛只有小泰迪那么大,逐渐成了博美那么大,这次从万龙阵回来,已经快赶上哈士奇了。

我也没起来,索性躺着就摸它的头,它垂下头深情的盯着我,嘴边流下了两串口水。

我赶紧起来了:“有一说一,吃别的可以,吃我不行……”

可金毛低下头,就开始舔我的手。

我心里倏然一沉——是潇湘刚才依偎过的那只手。

而金毛一边舔舐,一双眼睛,精准无比的盯在了龙匣子上。

我觉察出来了,它第一次见到了潇湘开始,似乎就对着她有极大的敌意。

上次就跟它说过——绝不能动潇湘,它记住没有?

而程星河已经进来,坐在床上熟练的掏蟹黄蚕豆吃,掉了我一床单的渣:“七星,那个龙珠呢?”

我拿出来:“你要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你当我傻?那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珠子,一个棺材板子吞了,都能灵气暴涨成那样,你要上银河大院,不装备上?你吃了,就不会死,我要放长线钓大鱼,不能不保护好了下蛋母鸡。”

你大爷母鸡。

不过,这话说饿也不是没道理,我就盯着那个龙珠——怎么吃?

这东西不比蛟珠,蛟珠只有麦丽素那么大,这个比我嗓子眼儿大,吞下去我可能会死。

程星河立马往嘴里指了指:“这还用人教吗?你先吃了,它就会化作精元,渗透你全身。”

跟洗衣球一样?

试试。

我盯着那个东西,咽了一下口水。

“呕……”

不行。

程星河赶紧离着我远了一点:“别吐你爹身上!”

我就说不行,你他妈的不信,最后还是我自己受罪——也是我二百五,竟然听他的,真是吃一堑长一智。

我再一寻思,就反手运出了同气连枝。

可这东西一点反应也没有,也没能跟在之前一样,吸出什么来。

我和程星河面面相觑。

程星河噘嘴吹起了小曲,假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就走了——我听着那个调子,很像是“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,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”。

金毛盯着那个龙珠,也跃跃欲试,可绕着龙珠转了半天,哪怕恋恋不舍,也没下嘴——我知道,它是要给我留着,

也不知道这东西能起什么作用,只好跟其他的东西,一起收进行囊里去了。

后来才知道——这个东西,在不久的将来,起了多大的作用。

那天晚上的雨很大,跟悟空在车迟国斗法那么大。

我在江采萍那得到了消息,今天凌晨五点,就是送酒的时候。

于是我就打点好行囊,摸黑出来了——我知道,程星河他们一定会帮我,可我不能带他们去。

在别处,我也许已经有能力保护他们了,可这是送死的事儿,不能让他们也跟着倒霉。

这是个没去过没把握的地方,干嘛要让他们冒险。

而且,我一定会好好回来的——我还得把高老师给的法宝还给他呢,都说好了。

出门的时候,几个人的卧室都安安静静的,就是一下楼,看见一对绿眼,倒是把我给吓了一跳。

仔细一看想起来了,好么,是小白脚。

我想跟它“嘘”一声,可一个怪异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不带他们,做的很对。”

那声音,好似猫说了人话,尖锐怪异。

“你去吧。”小白脚傲然说道:“大不了,我再给你一条命。”

“再给我?那你什么时候能成仙?”

“你管呢?”小白脚爱理不理的说道:“反正,我们比你们活的长,时间机会,多的是。”

这倒也是,可是……

“赶紧走。”小白脚警觉的说道:“有人起来了!”

我翻身悄然没入了雨幕之中,雨线哗啦啦拍打下来,好在身上裹着那片珍贵的鲛绡,不觉得冷。

回头看了门脸一眼,心说,我很快就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