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4章 三九寒璧

你大爷的这是个什么灾星?

我要把他打飞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,可一旦被这里的看守发现,引来四大金刚,那就麻烦了。

而且,出乎意料之外——这人竟然特别快!

下一秒,那人没等我和江采萍反应,已经一头扑了过来,我听到身后“嘎吱”一声响,身子一空,已经一头栽了进去。

我身后,不偏不倚是个小门。

进了那个小门,那人以极快的速度转身,伸手就把那个锁给扣上了。

这一套动作,干脆利落,行云流水——难不成,是个武先生?

可——不像啊!

这个人哪儿有什么功德光,不是行内人。再仔细一端详这个人的轮廓,我心里就是一窒,江采萍转脸看着我:“怎么,相公,认识?”

“一面之缘。”

我说呢,这不是那个碰瓷搭顺风车的吗?感情一头撞出去之后兜了个圈子,跑这来了。

不是行内人,就敢闯银河大院?

来干什么?

门口就是一阵撞击的声音——那个小门可扛不住撞。

下一秒,外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有些犹疑:“撞开了,修不好怎么办?”

那个小门的工艺,叫“阳关三叠”,是以前修冰窖之类,需要保温的特殊房间用的。

这种木艺榫卯结合的精致紧密,极为保温,是老手艺,撞坏了,真不见的能找到维修的。

“那就算了。”外头的声音说道:“反正他们出不来,就活不了多长时间,咱们等着收尸就行了。”

我知道这里哪里了,回头一看,果然没错。

这个窖子里堆满了各种坛坛罐罐。

酒。

跟高老师说的一样,那个酒金刚嗜酒如命,建了一个大冰窖,专门存酒,工本浩大。

这地方很冷,她们不敢把保温的门弄坏,就决定等着我们在这里冻死!

刚想着这次顺利,老天爷立刻就给我个下马威看看!这不是无妄之灾吗?

我盯着那人,平时程星河老说我是个灾星,这下能有个可以同台竞技的了。

这个人对一切浑然不觉,还趴在门口,看守卫进不来,还松了口气。

我忍不住了,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:“你谁啊?”

他反应极快,几乎在一瞬间,肩膀一沉,就把我的手直接甩掉,身子绕了半圈,我暗暗一惊,这哪儿是人啊,这分明是一阵风啊!

看清楚了我和江采萍身上的衣服,他忽然就反应了过来,一把勒住了我脖子,色厉内荏的说道:“十八阿鼻狱刘关在哪里,带我找他,不然我弄死你们!”

江采萍和金毛当时就急了,我却心里暗笑,摆了摆手,更明白了——这家伙纯粹一个生瓜蛋子。

而且,也太巧了,也是来找十八阿鼻狱刘的?

一听我们跟他一样,他大为失望,把我松开,挠了挠头皮,还想回答我,但他发现自己身体发僵,舌头也跟打了结一样,说不出来了。

他的眉毛上,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滋生出了一层寒霜。

这地方,跟当初在万龙阵遇上了冰龙一样,能把人给速冻了。

江采萍和金毛倒是并不怕这个,江采萍还有些担心:“相公……”

我摇摇头表示暂时没事,听到外头继续嘈杂:“先把庞师太请来——银河大院,还第一次出这种事儿!”

再耗下去,冻不死,也得撞上棘手的庞师太。

冷是冷,行气还是可以勉强抵御的,但也不可能支撑很长时间,得赶紧想辙出去,而那个动作很快的小伙子挣扎着,竟然原地跑了起来。

这一跑速度极快,简直像是个旋转陀螺,身上热气蒸腾,勉强不至于冻死。

是个飞毛腿啊。

我则看向了里面——这地方,已经超过一般冰窖的温度了。

高老师提起过,这个酒金刚嗜酒如命,这地方用来镇酒的,不是冰,而是另一种东西。

果然,一看到了内里,就见到青气大盛。

跟着那个青气走了过去,果然,就看见窖子最中央,有一个台子。

那个台子上,搁着一个饼子一样的东西。

璧——照着厌胜册上的记载,这应该是三九璧!

这东西之所以得名,就是因为这东西出现的几米之内,能冷的跟三九寒天一样!

据说这种东西是奈何桥底下挖出来的,极阴极寒,本来以为就是个传说,想不出,竟然真的存在——而那个酒金刚,拿着这种宝物来镇酒,能耐可见一斑。

我心里一动——真要是三九璧的话,我立刻看向了江采萍的手腕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她手腕上被仙灵气侵蚀的位置,好了!

这东西阴气这么盛,连仙灵气都抵挡得住——只要江采萍能把这个东西带在身上,就不用怕被仙灵气侵蚀了!

不光如此,一靠近了这东西强大的阴气,江采萍的脸色瞬间就好看了许多,显然得到了极大的滋养,对那三九璧露出了爱不释手的表情。

这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吗?

我立马就要伸手去拿三九璧——可一抬手,龙鳞就猛地滋生了出来,对了,这东西温度实在太低了,我一个活人来触碰,不把手指头冻掉了才怪。

江采萍已经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,俏皮一笑:“相公平时,不是这种人。”

是啊,擅自动其他人的东西确实不好,不过,迫于形势,我就借一下,等找到了十八阿鼻狱刘,肯定要把它还回来。

盗用有报应,只管报在我身上,别让江采萍出事儿。

江采萍靠近,一双手捧起了三九璧,只见三九璧的灵气,一丝一丝萦绕到了她身上,她整个“人”的灵气,暴涨了许多!

太好了!

不光如此,江采萍拿走了三九璧之后,这里的严寒,瞬间就缓和了许多。

那个原地跑圈的飞毛腿也注意到了,盯着我们的表情,满是不可思议:“你们……”

但下一秒钟,在三九璧隐隐的光下,他看清楚了我的脸,忽然一愣。

我一皱眉头,怎么了?

他张开了嘴,结结巴巴:“你,你怎么这么眼熟,咱们是不是见过?”

我仔细一瞅这个人,十分纳闷,完全陌生,没见过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