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5章 飞毛龙腿

我是个大众脸,上街买梨的时候,卖梨老太都说我像她孙子,白饶我一个梨,所以对这种话免疫力极强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——我妈的老同学梅姨说过,那个王八蛋爹,长得跟我就很像。

这个人,是不是见过王八蛋爹?

而看清楚了他的长相,我一下也皱起了眉头。

江采萍压低了声音:“刚才妾看着就像,相公也觉察出来了?”

是啊,人对像别人的很敏感,对像自己的就钝多了,这个飞毛腿竟然跟大人脸鱼一样,跟我有几分相似!

人们常说“眼缘”,“面善”,对人的喜恶,也是从第一印象开始,我确定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跟我有些相似的人,而心里不由自主,就有几分亲近。

也许是因为我从小缺乏平辈和后辈的亲人,对他印象竟然说不出的好。

这感觉说起来也很怪——江辰虽然比我好看的多,但也跟我有些相似,我跟江辰却是相见两相厌。

而这个飞毛腿皱着眉头,不住的在想什么:“我想想,我肯定能想起来!”

我说你慢慢想,先跟我说说,你到底谁啊,来找十八阿鼻刘干什么?

飞毛腿不听还好,一听问,瘦弱的胸膛一下就挺起来了,傲然说道:“我叫景光耀,找那个老头儿,就是想让他帮我找个东西。”

姓景?

“什么东西?”

飞毛腿歪着脖子看着我,欲言又止,这才说道:“别的不能多说,是我们祖传的东西,被人抢走了,闹的几辈子吃苦,到我这一辈,非拿回来不可。”

我对他更有兴趣了:“你这速度挺快,你们家干什么的?”

其实我已经看出来了——他的父母宫上藏着暗暗的金气。

他们家,祖上也许很高贵。

但是到了现在,金气已经是个烧焦的颜色,也就是显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现如今并不如意,非要形容,就跟被抄了家的宝玉一样,是个没落贵族。

景光耀听我这一问,不由自主就露出了很凄凉的表情:“我们家以前就别提了,现在吧,我送过快递,跑过外卖,干过房产中介。”

都是累腿的工作,难怪跑的这么快,不对,干这一行的太多了,也没几个能有他这速度:“你这腿怎么练出来的?”

“以前不知道,”他摆了摆手:“后来干了那几份工,才知道,这不是,就想靠着这两条腿,碰碰运气。”

真是天赋异禀?

而且,就靠着这两条腿,他就敢单身闯银河大院?

“你怕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?”

“怎么不知道?”他倔强的说道:“我在外面跑,就没人追上过,谁知道,这里的人跑的这么快——不过我吃亏就吃亏在不认路上,要是我认识路,再来八个也跑不过我。”

人数跟速度其实没啥关联。

原来,他们家自从失去了那个要紧的祖产之后,过的一直很窘迫,而因为之前显赫的身份,几代人都拉不下脸出去找工作,只能坐吃山空,把家里的东西倒腾着往外卖——一太祖卖古董,高祖卖金银,曾祖卖家具,接着到了他祖父这,房子和地也卖完了,他爹以前还能给人写信糊口,后来国家扫盲,这一条路也堵死了,到了他这里,要想吃饱住暖,只能找到什么干什么。

但这几份工作干的也不顺利,这都是服务行业,照着他说,他们家血统高贵,实在干不了这种工作,还想着把祖产给找回来,结果找祖产的过程中,多方打听,打听出上这里问问十八阿鼻刘,说不定能问出来。

他就真来了——跟我猜的一样,他知道茶楼跟银河大院的关系,就是故意来碰瓷的,谁知道还没看到十八阿鼻刘一根毛,就让人堵这里来了。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整理袖子边上的镀金袖扣。

他一身衣服虽然廉价,可整整齐齐,细节都到位,不愧是贵族之后。

不过,让这样一个生瓜蛋子闯银河大院来,那个介绍他来的“老前辈”不是引鼠进猫嘴吗,可够损的。

我随口就问道:“你就那么相信那个老前辈?那是什么人啊?”

飞毛腿就告诉我:“我也不认识他,不过,他能把我们家的事儿说的头头是道的,肯定是我们家那几个老头子的老相识,当然相信了——我们家都这样了,死马当活马医呗。具体什么人,我也不知道,就知道是个瘸子。”

我心里陡然一震:“姓江?”

飞毛腿一愣:“你也认识?”

卧槽,又是江瘸子?

自从他把我引进了这个旋涡里来,已经很久没他的消息了,现如今,重出江湖了?

反应过来,我已经抓住了那人的衬衣领子:“江瘸子在哪儿呢?”

飞毛腿被我吓木了:“这,这我不知道啊!我,我鬼市上遇上的他,冤有头债有主,跟我没关系啊!”

对了,就江瘸子那个飘忽不定的行迹,我都没能抓住他,更别说飞毛腿了。

我也就把飞毛腿的衣领子松开,道了个歉,飞毛腿一边把衬衫领子拉平,一边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他到底欠了你多少钱啊?”

不是钱这么简单,是命。

这个时候,外面一片嘈杂,有人像是急了:“怎么庞师太还不来?”

“天书酒喝多了,躺下怎么也不起,怎么办啊!”

庞师太暂时不会来?

我刚要高兴,抓住机会,得赶紧想脱身的法子,可没想到,又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:“罗木匠来了,快,罗木匠能开门,咱们快把尸首给弄出来!”

飞毛腿顿时也紧张了起来,骂道:“要是认识路,我一头就跑出去了——拉着你们两口子都行!这不是马失前蹄嘛?哎,真没想到,就这里的人凶劲儿,抓住还不把我打一顿。”

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——被抓进银河大院,比死可怕。

但是,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他这个速度,确实比我都快……我立马说道:“你真能拉着我们俩跑出去?”

飞毛腿看了我一眼:“我不是说了吗,我得认识……”

“我认识。”我盯着他:“你信得过我,咱们俩可以合作。”

飞毛腿的眼顿时就瞪大了:“你说真的还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“咔”的一声,“阳关三叠”上就是一个响声,开了!

“走?”

“走!”

就在们开的一瞬间,我才要拔七星龙泉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一道寒芒猛地炸起,是极其阴寒的阴气。

“相公,我来。”

话音未落,那十来个要给我们收尸的跟一排保龄球一样,全部往后倒下,被震出去了老远!

“就现在,”我立刻说道:“出门左拐,见到的第一个小路闯进去!”

话没说完,耳边一阵风,我觉出手被抓住,整个人跟搭上了一个火车头一样,直接被拽了出去。

飞毛腿嗷的就是一嗓子,这一声没叫完,我只觉得冲倒了什么东西,人跟个风筝一样,就跑出去了老远。

这感觉别提多刺激了——就跟我五岁那年,老头儿带我去坐疯狂老鼠的时候一样。

江采萍和金毛都不用我担心,也跟了上了,几乎是眼前一花的功夫,我已经到了一个漆成绿色的小偏门前面,周围已经一片安静,估计那几个人都没看清楚我们往哪儿跑的。

而飞毛腿把我手松开,气都没大喘,又惊又喜的说道:“李兄弟,你还真是个活地图啊!”

这是个什么速度啊?

我忍不住又扫了他的腿一眼:“你这腿,就没什么说道?”

飞毛腿摆了摆手:“能有什么说法,还不是人生父母养的,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,小时候上祠堂,我们家宗祠里摆着一个龙,那大爪子吓人,我小时候淘气,趁着大人烧香踢了两脚,谁知道那个龙的爪子特别尖,断了扎我腿上了,我是没少受罪,我爹还打了我一顿,说我对祖宗不敬,这是活该,可还有人说,这可说不好——龙爪日行千里,也许还是有了龙爪,以后也能腾云驾雾,飞黄腾达。”

他又补上一句:“也没管用。”

江采萍听得直出神,低声说道:“相公,我倒是喜欢这种小故事。”

金毛更别提了,听见个“龙”字,嘴角又是一抹馋涎。

我更是一乐,还有这个渊源?但是再一寻思——心头一震,敢在宗祠里摆龙的,自然不是普通人家,他又姓景,难不成……

这个时候,江采萍注意到了我出了汗,就把我戴着的帽子掀开,拿出了一个手帕给我擦汗,这一擦,额头上的那个“赤毛癣”就露出来了。

这一露不要紧,飞毛腿盯着我的“赤毛癣”,跟让雷打了一样,瞠目结舌。

我注意到了,立马拉住他:“你认识这个?”

他半晌才回过神:“我可算想起来,我在哪儿见到你,不,您了……”

“哪儿?”

“我们家祠堂……”他的声音抖了起来:“你是最中间那个卷轴上的——祖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