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7章 前人老路

我忽然想起了豢龙氏的井泉童子了。

忽然有点想笑,口口声声什么神君,感情是个自封的——盖庙狂魔,封了好些神不说,还自己过了把瘾,以为自己是姜子牙吗。

“他封了自己做了个什么神君?是不是有什么原因?”

飞毛腿眼神一偏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……”

他不好意思说,也许,封自己做神君的理由,比这个行为更加荒诞。

一路以来,也听说了不少关于那个四相局始作俑者的传闻,十有八九,都不是什么好事儿——也幸亏他的历史被后来的霸主抹去,不然其他昏君还不都得给他让路。

江采萍立刻说道:“相公,毕竟都过去那么多年了……”

我回过神来,是啊,几百年前的那些事儿,还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样的。

四相局,他到底为什么要修那个四相局?

只是让江山永固这一个理由?没有那么简单。

飞毛腿察言观色的看着我,神情有些紧张:“您,也是为了那个祖产来找十八阿鼻刘的?”

我摇摇头:“为了别的事儿。”

飞毛腿坚信我就是卷轴上那个“祖宗”:“都说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您转世回来,肯定就是给咱们家讨回公道的!孙儿肯定唯您马首是瞻,效犬马之劳,把咱们家一切,全拿回来了。”

说着要给我行个大礼。

我连忙说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,先不要这么说。

飞毛腿只当我客气,已经高兴的不知怎么好了,接着又反应了过来:“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上哪儿去找十八阿鼻刘啊?”

我答道:“得先从这一层出去。”

说实话,要是飞毛腿不来,也许我和江采萍还好办一些,可飞毛腿这么一出来,打草惊蛇,各处的防守措施也一定都会更严格,我们潜入的难度也就更大了。

照着之前的计划,混进去是不行了,只能按着高老师说的路线了。

高老师当初是从里面逃出来的,我顺着他的老路潜进去。

而这个小路口,是酒金刚的居所附近,之所以躲在这里,一来,这地方是个灯下黑,那些看守往别处找客源,未必敢上这里来找。而来,刚才也听见了,酒金刚喝酒喝多了,现如今还没起来,三来,酒金刚身为这一层的负责人,出来进去是有自己一条捷径的,我们就是要从那条捷径上出去,上到其他层。

当初高老师走的就是这里,他能成功,也全靠运气,那天酒金刚为了一种珍奇的酒,跟探监的囚犯家属讨价还价,时间拖长了半分钟,高老师就是利用那半分钟,在这里潜出去的,当时他跟酒金刚,只隔着一道玻璃窗。

我们也要赌运气,就看天书酒的酒劲儿,到底能让酒金刚醉多久。

这地方的路跟高老师说的都一模一样,我们很顺利的潜到了一个穿堂后面——一棵红云樨伸出了满枝艳丽的枝叶,跳进去,就是酒金刚的住所了。

飞毛腿比我们还快,十分轻松就跳了上去,没费什么劲儿就进来了。

这个院落不大,跟一般酒鬼乱七八糟的样子截然相反,倒是十分整齐,跟古玩店有些神似——空地都摆着各种架子,上面整整齐齐,什么杯子都有。

鸡缸斗彩,青花白瓷,琳琅满目。

把喝酒精益求精成这样,也真不是什么一般人物。

开的正艳的红石榴树后面,有个后窗,一股子熟悉的酒味儿,正从后窗上灌了出来,正是天书酒的味道。

但是屋里就不一样了,碗盘砸的一片狼藉,看来这人清醒的时候讲究,喝多了就耍酒疯。

纱帐乱成一团,有个人裹在里面,鼾声如雷。

庞师太?

我跟他们点了点头。

事先已经跟他们说过,这个庞师太的耳朵是特别灵的,一旦发出一点动静,她立马就能醒过来,一会儿把脚步放到了最轻,谁也别碰什么东西。

金毛和江采萍自然不用吩咐,飞毛腿也拍着胸脯子,打了半天的包票。

我还看出来了,他在打包票的时候,手里一直攥着一个什么东西。

像是一个木制的老鼠。

好像是个把玩儿件——皇亲贵胄,自然少不了把玩件儿了。

我们几个蹑手蹑脚入内,其实并不容易,因为满地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,跟踩雷差不多,只能是聚精会神。

好在我们几个都小心,虽然提心吊胆,也在鼾声之中走了三分之二,眼瞅着还有一点距离就能从大门口出去了,但我立马就听到,一阵脚步由远及近的过来了。

那个脚步声又乱又快,显然是有急事儿。

我心里一沉,不早不晚,非得这个时候来?

于是我立马把飞毛腿跩到了一排架子后头。

我们才刚躲进去,门就开了,一个穿着镶金凤凰翎的就进来了:“庞师太,不好了——那几个人跑了!”

庞师太依然裹在那个被单里面,一动不动。

那个人急了,就死命的去推,可庞师太跟个木乃伊一样,还是毫无反应。

飞毛腿看了我一眼,眼神像是在说——我是信得过你的,可你刚才给庞师太那个牛逼吹的属实有点大。

还听力敏锐呢,让人推的跟饺子擀皮似得,不是也醒?

这把我闹的也有点不好意思——我哪儿知道呢?不过,小心驶得万年船,低调一点总没错。

不过这么一耽搁,我忽然就发现,这个屋子看似杂乱无章,其实是有一个布局的。

梅花瓶子,檀木梳子,都放在特定的位置上。

跟杜大先生的房间一样。

不过,这不是九宫飞星,看这些方位,分明是十二宫招魂。

招魂?这种地方,连江采萍一个鬼仙,都会被仙灵气给腐蚀了,你上哪儿能招魂?

这个时候,那个穿镶金凤凰翎的也死心了,只能继续出去,代替庞师太发号施令。

我也就对那个招魂阵好奇了半秒,就照着正事儿半,继续往外走,可就在要把手伸到了门把手的时候,身后忽然“啪”的就是一声响。

万籁寂静之中,这个声音别提多扎耳朵了!

我头皮一炸,回头一看,就看见飞毛腿一脸紧张——他急着出来,胳膊不小心扫在了一个橱子上,把上头一个小杯子撞下来了!

就在这个时候,帐子里响起了一个干巴巴的声音:“谁啊?”

这是什么天赋异禀,人家叫她她不起,这一点动静,她就醒!

飞毛腿就僵住了。

我脑子立马飞快的转了起来——现如今两个选择,一个是跑,但这不是一般的守卫,是酒金刚,比她快,基本没可能。

还有一个,就是混过去。

不到半秒,我就决定好了。

我抓了一个瓷片,对着跟我们相反方向的一个大梅花瓶就砸过去了。

破风声一厉,可到了一半,一个酒杯倏然从床上飞过来,精准无比的撞上了那个瓷片,直接把瓷片楔到了墙上!

这是个什么手劲儿,什么听力?

这要是人从那个方向,只怕也得拍墙上成个壁虎!

我根本没时间惊讶,一把拽住了飞毛腿,就奔着外面跑了过去。

飞毛腿知道要跑,反手倒是把我拽住,我耳朵一阵风声,不由自主跟着他窜出去了老远。

只听“咣”的一声响,什么东西追了出来,我七星龙泉一翻,直接扫倒,落地是几声脆响,估计也是酒杯之类的东西。

还好她手里杯子不多!

只要从捷径到头,就能上另一层了。

可没想到,等到了我按高老师传授,指的那条路,我却愣住了。

那条路,竟然是个死路。

难不成——这里的布局,改了?

飞毛腿也傻了,回头就看我,而一个人,对着这里就冲了过来,带着一股子酒气。

就庞师太那个本事,追上就坏菜了,也是慌不择路,我一眼看见前面有个小门口开了,立马让飞毛腿拽着我们进去。

那个院子一股子潮气,内里晾着很多的衣服,我们立马躲了进去,有这一重一重的衣服做屏障,但愿能躲一躲。

庞师太的脚步声到了门口,停顿了一下,扬声说道:“花奶奶,有人进来没有?”

花奶奶?

我忽然就觉得,身后似乎……

一回头,正对上一张脸。

瞅着那长相,我后心上的鸡皮疙瘩,顿时就炸了一层。

那张脸,沟壑纵横,杂乱的花白头发绑成了一个毛蓬蓬的髻,两手还在搓洗衣服,而一双浑浊的眼睛,正空洞的盯着我们。

这就是——那个花奶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