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8章 人字地字

我后心一下就麻了,这下得了,只能开干了。

我一只手就要握在七星龙泉上。

可谁知道,就在这一瞬间,那个被称为花奶奶的老太太忽然用十分低微的声音说道:“我不出声可以——你把你的狗送给我。”

我顿时一愣,金毛也猛地站起来了,死死盯着老太太,露出个威胁的表情。

这个瞬间,庞师太的声音一厉:“花奶奶,你怎么不说话?嗝。”

那个老太太露出了跟年龄和外貌完全不相称的狡黠:“你想好了——庞师太一出手,人就成了片汤了。”

不光如此,她的声音也跟老太太不太一样,竟然,有种说不出的娇嫩,这违和的感觉别提多诡异了。

飞毛腿也紧张了起来,忍不住就戳了我一下,意思是狗可以在买,命没了就没了。

金毛弄懂了,对着飞毛腿也沉下了脸,飞毛腿尽量保持着贵族姿势,却缩到了我身后去了。

可我还是摇摇头。

飞毛腿不仅十分是我,显然觉得我继承了昏君的意志,玩物丧志。

我出什么事儿,也不会把金毛拱手让给别人。

老太太一挑眉头,酒金刚的脚步声,已经进来了,语速也越来越快了:“花奶奶,嗝!”

我的心一紧,眼看着,庞师太歪歪扭扭一双脚,已经出现在了密密麻麻的衣服下面,一只手就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的时候,谁知道,那个老太太张嘴却说道:“没得。”

我顿时一愣,不光是我,江采萍和飞毛腿顿时也傻了一下。

奇怪,她刚才还趁火打劫,现在为什么要帮我们?

庞师太沉默了一下:“你刚才干什么不吭声?嗝。”

老太太梗着脖子答道:“我不想吭声嗦,你来打我咯!”

我也开了眼——一个洗衣服的,竟然这么跟庞师太说话?

更让人意外的是,庞师太竟然没吭声,反倒是有点怵头这老太太,那一双歪歪扭扭的脚竟然转身走了,脚步声就远了。

花奶奶继续洗衣服,似乎真的没看到我们。

飞毛腿眨巴了眨巴眼睛,忍不住伸出手就拽我一把,意思是趁机赶紧走。

可他才一伸手,就被花奶奶一只挂着石头镯子的手直接打掉:“钓了鱼就扔钩——你小子谢也不道就要走,世上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儿。”

看似奶奶打孙子一样,可我心里却激灵了一下。

不愧是卧虎藏龙的银河大院!

飞毛腿天赋异禀,动作快的跟音速一样,我都没那么容易打到他,可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太太,一抬手的事儿!

金毛也露出了很警惕的表情。

我压低声音:“谢谢您给我们解围了,不过……这“狗”是我朋友,不让给别人。”

“呵,”老太太娇娇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看把你吓得,你不给,我一个老婆子,自然也不能跟你们俩大小伙子抢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我答道:“我们不白欠您一个人情,其他能帮上您的,您说得出来,我们就……”

花奶奶翻了个白眼:“你们上这地方,是来找哪个的?”

飞毛腿又看了我一眼,更吃惊了,意思是这花奶奶怎么什么都知道?

这老太太非但不是老眼昏花——相反,是洞若观火。

她知道,这可是银河大院,没人是进来吃饭的,潜进来只有一个可能,劫狱。

“十八阿鼻刘。”

老太太面无表情,我看出她衣服破破烂烂,不是带着金凤凰翎的天青衣服。

不是看守。

我索性接着问道:“您知道,十八阿鼻刘关在哪儿吗?”

飞毛腿看着我,还有点吃惊,觉得我这不是打蛇随棍上吗?还不知道人家是谁呢,倒是自来熟。

老头儿早教给过我——你帮过的人,未必会帮你,可帮过你的人,往往不会拒绝你。

果然,花奶奶沉吟了一下:“告诉你可以,不过有个条件——带我上这一层天字五十二号。”

飞毛腿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祖宗,这老太太能信吗?别是把咱们引一个坑里去。”

对陌生人有戒心,这是人之常情,可我倒是觉得,老太太信得过。

老太太这个本事,搁在外面也绝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而她活动自由,既不是囚犯,也不是看守,那她留在这,肯定也有什么理由。

花奶奶咧嘴是个无声的笑,浑浊的眼睛翻过来:“你小子猴精猴精的,和你说话,不费劲儿。”

她为什么帮我们,就是这个原因——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想搭我们这一路顺风车。

花奶奶一咧嘴,下巴往东头一努:“等到了五十二号门,我就给你们指路。”

不见兔子不撒鹰。

“您是哪一家的?见面是个缘分。”

她却摇摇头,波澜不惊的继续洗自己的衣服:“老婆子老久不在外头走动,说了你也不认识——你是个贵命,老婆子也不敢太跟你攀扯关系。”

贵命?

可花奶奶接着就说道:“钟要敲了——你要决定就快点,钟一停,就过不去了。”

话音未落,西边“咚”的就是一个钟声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老太太并不意外,一甩手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直接就爬到了飞毛腿的背上,跟个大壁虎一样!

飞毛腿吃了一惊,花奶奶娇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奶奶岁数大了,骨头脆,颠簸了奶奶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声音娇,可这话里的威胁阴森森的,让人浑身发毛。

只是,我看着这个花奶奶,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面善,又想不起来——算了,老太太长得都差不离。

路线定好,飞毛腿弄明白,带着我们就要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可刚转过身,花奶奶又补上了一句:“等会儿,那鬼仙身上的东西,招灾。”

她连江采萍身上的三九璧都知道?

江采萍知道这老太太是个地头蛇,看着我露出了很担心的表情:“相公,若是这样,那妾不能给您添麻烦……”

说着就要把三九璧给拿出来,可我摁住了她的手。

“有灾,我给你顶着。”

她不带着三九璧,那就忍不住这里的仙灵气,乱动别人东西自然不是好事儿,可这是救命的事儿,要负责我来。

江采萍一下就高兴起来了。

花奶奶叹了口气,一副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的表情。

钟声悠长,间隔的也长,在钟声之中,我们就奔着花奶奶说的位置过去了。

这阴河大院的监狱,分成“天”“地”“人”三等,简而言之,就是按着他们犯罪的程度,分“上中下”。

天字号——是重犯。

果然,越往里,跟高老师描述的出入就越大。

照现在的话来说,那地图该更新了。

而花奶奶指东走西,找的都是安全又僻静的四角,完全避开了守卫,如入无人之境,飞毛腿也跟着佩服了起来,这花奶奶,整个就是个活地图啊。

“小心。”花奶奶压低了声音:“前面有个老鬼,不好对付。”

我们赶紧壁虎似得贴在了一片紫藤后面,就见一帮守卫绕了过来——都是女的,英姿飒爽,五大三粗,跟外面的姑娘区别太大了。

守卫领头的,是个五十来岁的妇女,阴阳眼。

当然,这跟程星河那种不一样,她一只眼睛是正常的黑色,可另一只,竟然是白色的,好像得了白内障一样,应该是看不见东西,这种瞎了一只的,我们土话也叫阴阳眼。

“郭大姨,那几个人到底什么路数,敢上银河大院来送死?”

那个被称为阴阳眼的郭大姨冷冷的说道:“管是什么人,庞师太说了,抓了切开,放缸里做酒糟。”

飞毛腿的脸色一下就白了。

等她们走过去,我们绕开,花奶奶吸了口气,往前面甬路一努嘴,我们就进去了。

第一个甬路,是人字号。

这一进去,我们的耳朵同时嗡了一声。

立面充斥着许多女人的声音——很奇怪的声音。

有哭的,有笑的,有唱歌的,还有唱戏的,自言自语的。

惨烈凄厉,鬼片都没这么恐怖诡异的音效。

这是监狱?这分明是——疯人院!

江采萍心肠很软,一只手,不由自主就缠在了我胳膊上。

我知道,她想起了七苦塔来了。

我拍了拍她手背,就继续往里走。

罪过最轻的人字号,都是这种程度,那后头两个——不敢想!

透过窗户,看见里面的女人个个蓬头垢面,表情都很怪,好像已经完全陷入在了自己的世界里。

有一个女的正在门口用手指头梳理头发,结果一看见了我们,忽然就是一声尖叫:“男人——哎,男人!”

花奶奶熟视无睹的说道:“这个想男人的——是个离不开男人的,可后来色衰爱迟,为了永葆青春,用了邪术,采阴补阳,害死了一梁山泊的数儿。”

这一句话,一石激起千层浪,周围三百六十度,立体环绕着凄凉尖锐的声音:“是我男人来接我!”

“是我儿子来接我了!”

“不,是我爸爸,是我爸爸来接我了!”

单人间的在挠门,指甲都挠开了,还有一些多人间,打起来了。

这个地方,真的跟传说之中一样——被关进了,比死了还可怕!

飞毛腿哪儿见过这个世面,脸已经白了:“这不是非法囚禁……”

“合法。”花奶奶拍了飞毛腿一下,声音压下来:“她们这一吵,就要来麻烦了,赶紧走!”

果然,一阵脚步声追了过来。

飞毛腿带着我们一跑,就进了第二重门,第二重就更别提了,虽然没有人尖叫,可是一股子怪味儿。

透过窗户,更是脑壳一炸——这个“地”字号的,竟然每一个,都在受刑罚!

而那些刑罚的手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