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19章 骨中生珠

那些刑罚看着很简单,但是谁挨上谁知道——有的手被锁着,有的脚被锁着,还有的脖子被锁着,一身桎梏,好些人被锁着的位置上,都是一层一层的血痂,身下坐着的位置,也没人清理打扫,堆着一层一层的秽物。

那个引人作呕的怪味道,就是这么来的。

而且看她们的脸,也不跟刚才的人字号一样,能发出声音,她们大部分的眼睛是空洞的,最多牵引着那一身的刑具,哗啦哗啦作响。

可没人能挣脱出来。

江采萍根本不敢往里看,头只往我这边靠,金毛的嗅觉是很灵敏的,显然也挺遭罪。

飞毛腿先是喉结一滚,接着,张嘴就想吐,结果被花奶奶往脖子上一掐,娇娇的说道:“给我憋回去,还不嫌这里难闻?”

飞毛腿猝不及防,又给咽回去了,呛的流了一脸的眼泪,死死的盯着我:“祖宗,孙儿没出息……这地方……”

这地方,不是人呆的地方。

“这也是她们活该。”花奶奶跟个导游似得,接着说道:“这地方的人犯的比外面的罪更重,喏,这个扣住脑袋的——她靠着邪术,冒充神仙,收本地的香火钱,自封九山圣母,叫信徒见她,全以头杵地,说什么凡人没造化见神颜,那个邪叫,害了不知多少人……”

花奶奶娇娇的声音,倒是喜闻乐见——仿佛这些女犯人的故事,都是有趣的下饭菜一样。

飞毛腿忍不住说道:“你对这里这么熟悉,怎么自己不来?”

花奶奶瞪了飞毛腿一眼:“你懂什么?要不是奶奶的腿有小问题,能轮的到你有福气背着奶奶……”

飞毛腿显然也不太想要这个奶奶的腿的福气。

这些人,也许也绝望的喊叫过,但是,喊来喊去,嗓子喊哑了也不管用,喊不出来了。

神志,也不清楚了。

我下意识,就加快了脚步——这个地方,是个正常人,就不想多留一秒!

在花奶奶的帮助下越过这一层,终于到了天字号。

还没到内里,就感觉到了一种极为窒息的感觉。

这一进去,里面死气沉沉的。

这里的人,眼睛都是空的——跟行尸走肉一样,好像自己的神魂,都被什么东西给吃空了一样,只剩下壳子了!

要不是命灯还微微亮着,这根本就是干尸。

花奶奶仔细听了听,确定安全,就接着说道:“这里的,就更别提了——那一个张大嘴的,对,就是她,以前也是风水行的,看准了一个海口子里有龙脉,内里镇着上头的宝贝,她就千方百计挖出来要拿了成仙,结果海水暴虐,淹了一百里地……”

说着还对那个皮包骨头的女人嘻嘻的笑:“汪珍珍,你的九宝龙王环呢?”

可那个被称为汪珍珍的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“活该,活该……”花奶奶娇娇的说道:“这里的人,就没一个好东西,都活该……”

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话却有些凄凉,既像是说给那些人听的,也像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没有一个人能回应她。

我心里越来越不舒服了——跟传说之中一样,进了银河大院的,都疯了?

这些罪有应得的不提,可这么多的人,如果有冤狱的话……

高老师,当时是在哪一号里,又花了多大的努力,才让自己保持住神志,最后越狱成功的?

他得吃了多少苦?

而且,那个十八阿鼻刘,现在怎么样了,会不会,也已经……

这就不太敢想了。

走过那一具一具的躯壳,我盯着那一排一排的数字,三十七,四十二,五十一……

终于,到了五十二了。

这个里面,是个极为瘦弱的女人。

而这个女人,虽然少说也得四十来岁了,又满面污秽,可出人意料,依然给人带来一种极为娴雅的感觉。

美人迟暮,也还是美人。

不过,她的双手被死死反绑,皮肤颜色跟其他位置都不一样,已经萎缩的不成样子了。

这花奶奶,来干什么?

而花奶奶盯着那个娟秀的女人,咧开嘴就笑了,接着,鬼魅一样,从飞毛腿背上滑了下来,一只手抓在了栏杆上,死死盯着那个女人。

飞毛腿低声说道:“祖宗,你说,这会不会是她女儿?”

年纪倒是符合的上。

江采萍也低声说道:“难不成,花奶奶自愿在这里做工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,能看看自己的女儿?”

父母就是这样的存在——能给自己的孩子,做任何事儿。

我想起了王八蛋爹和凤凰颈妈。又把念头压下去了。

他们为了我,做了什么?

可没想到,花奶奶死死盯着那个女人,竟然嘻嘻的笑了起来:“找到了,可算找到了……不枉我,在这里洗了这么多年的衣服……”

她一只手就摁在了那个门锁上。

那干巴巴的手,在微微发颤,接着,从花白发髻里面拿出来一个细丝,开始去捅那个锁头。

那个细丝看上去普通,却极有来历——厌胜门跟那个,叫“曲径通幽”,那东西可软可硬,坚固不断,什么锁都能弄开!

不长时间,锁开了,她跌跌撞撞进去,大口喘气——等这一刻等的太久,她在拼命压制自己的情绪,接着扑到了那个女人面前。

我们以为,她要把那个女人给救出去,可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——她一只手对着那女人手腕,以极其凌厉的手法抓过,那女人的手,顿时就断了,露出一截白生生的骨头碴子!

可被绑住的女人,哪怕这样,也眉头都没皱一下,似乎,连痛感都没有了!

我忍不住往前冲了一步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下一秒,我们一下全愣住了——她从那女人骨头,找到了什么东西。

像是一个珠子。

她抓起了珠子,疯了一样就要塞到自己嘴里:“拿回来了——可算拿回来了……”

那珠子,带着宝气!

可下一秒,一道破风声倏然穿过,她从手一抖,那珠子咕噜噜就滚了下来。

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抓住了。”

我还没回头,就见花奶奶疯了一样,爬过来就要找那珠子,可一靠近,破风声再起,珠子在即将被抓住的时候,再次滚远,那珠子——对着我滚过来了。

花奶奶声音极为尖利:“那是我的,给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