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21章 用个阴招

我立马抬起七星龙泉,要把她给格过去,这一下用足力气,正是皇甫球教给的“蝴蝶翻玉树”。

这一下,能把金刚铁柏砍一半!

只要庞师太一躲,一心没法两用,我就能把脚给抽出来,进了红门,就好说了!

因为高老师说过——他们这有规矩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这四个门,没跟其他金刚打招呼,绝对不许进入其他金刚的领地,否则,跟越狱一样,落入其他金刚手里,也是格杀勿论。

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庞师太另一只手,两根指头一举,直接把七星龙泉的锋芒,夹在了两指之间,跟夹烟卷一样!动作看着极为轻松,七星龙泉,就跟被锁住了一样!

而我的手,哪怕有龙鳞滋出来,也一下被震麻了!

我一下就愣住了——是知道皇甫球他们都忌惮四大金刚,可是,也没想到,能到了这种程度!

庞师太夹着七星龙泉,对着我,刚想说话,“嗝”的一声,先打了个酒嗝。

那个阴阳眼的已经扑了过来,其他几个女守卫本来是很怕她的,可眼睁睁的看着她刚才吃的那个苦头,一张张脸全给憋红了,想笑也不敢笑,只能强忍着。

特别是被我抓出护舒宝的——闹半天是刚才被阴阳眼呼了一巴掌的那个,刚挨了揍就出了气,活脱脱是个现世报,尤其高兴。

阴阳眼威信扫地,火冒三丈,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的骨头给拆了,可她才要揪住我,庞师太松开七星龙泉,一下就伸出了只剩下三根指头的手,意思是退开。

阴阳眼虽然在守卫之中作威作福,可在庞师太面前,哪儿敢造次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开了,但眼神还是死死的盯着我,眼神炙热,能烤铁板烧。

我心里清楚,再举起七星龙泉也没用,也就收回去了,不过,不死心,自然早想把脚给拿回来,可庞师太的手跟个铁箍子一样,死死钳住就是不松开,哪怕是我,竟然也挣脱不开。

我看得出来,她手上的灵气,是一种很奇怪的灵气,既有仙灵气,可又掺杂着秽气。

这两种东西,是怎么混合在一个人身上的?

还没等我看清楚,金毛早扑过来了,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趴下!”

金毛确实厉害,可这个庞师太绝对不是善茬,那个残损的手一戳,金毛肚子上也得立刻是三个窟窿。

金毛本来来势汹汹,可一听我这话,也没办法,身子直接一翻,心不甘情不愿的趴在了地上。

飞毛腿也要过来,我一个眼神,也只能刹住了车。

江采萍的后背出现了很大的损伤——但是,因为身上带着三九璧,三九璧的阴气萦绕在了她受伤的位置上,竟然很快就修复上了。

真是个好东西啊!

当然了,这东西是“盗用”的,这次为了江采萍不被这里的仙灵气侵蚀,也只能当个恶人了。

眼看着庞师太要看江采萍,我立马装成很痛苦的样子,挣扎了起来。

这下,庞师太的注意力被我给吸引住,没看江采萍,冷冷的问道:“你小子本事不错啊——请的起你的,又是那个庙里的神仙?说!嗝。”

酒劲儿还没下去呢。

我立马就明白了——庞师太认定,没人敢无缘无故闯银河大院,我有这个胆子,自然是背后有人撑腰,她不让阴阳眼动我,是想看看那个主谋是谁。

我脑子很快,装出了很害怕的样子,这才说道:“你杀了我,我也不敢说。”

江采萍已经缓过来了,攥紧了手就要上来,可我偷偷给她一个眼神,她一愣,虽然不明白为什么,但也会意留在了一边准备着。

这样,庞师太就更认定我背后有主谋,自然也更不可能对我动手了。

果然,庞师太的手又紧了几分:“说!嗝!”

这一下我早有准备,暗中提前运上了行气抵御,其实并不疼,可我立马装成了难受的样子。

江采萍和飞毛腿倒是也被骗住,急的恨不得现在就把我救下来。

反复了几个回合,我就装作时受尽折磨,无法忍受的样子:“是,是一个叫江辰的……”

江辰不是老在我身上扣锅吗?这次回他一个,可能有人会说,你用这种阴招对付别人,那你跟他有什么区别?

没区别就没区别,我平时确实愿意当个与人为善的好人,可不是每个人,都是人。

而且,我还有另一个目的。

果然,庞师太皱起了眉头:“江辰?”

她回头看向了阴阳眼她们几个:“哪一家的,这么大胆子?嗝。”

庞师太久不问世事,自然不知道外头出了什么新鲜人物,她问身后那几个,就更别提了,蒙姑爷碰上蒙小姐,蒙到一块去了,都跟着摇头。

江采萍这才知道我什么意思,眼里终于有了喜色。

果然,庞师太厉声就说道:“小孩儿,你别以为捏出个名字,就能骗的了我!嗝。”

“那哪儿能呢!”我立马说道:“十二天阶的江家,谁不知道?”

“十二天阶……”庞师太冷笑:“一帮野狐禅过的家家,上的了什么大台盘?嗝!”

连十二天阶,都不放在眼里,要是让那些天阶家族知道,还不活活气死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没有这么简单——我们江公子身后,有使者撑腰!”

果然,这两个字一出口,庞师太的手,猛地就颤了一下,那酡红的脸色,也瞬间就白了,连酒嗝都吞了回去。

不光庞师太,阴阳眼的脸色,也变了。

有门!

在外头,“使者”这俩字,比癌症还可怕,谁都不敢多说一嘴,可这四大金刚什么身份,不会不知道。

万一能打听出来,那就省了大事儿了。

庞师太的手,一下就攥紧了,厉声说道:“你放屁!使者,怎么会跟什么野狐禅的后代有关联?嗝!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啊!”我立马接着说道:“那两个使者我还见过呢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是两兄弟……”

庞师太的手,再次抖了一下。

那使者到底什么情况,连四大金刚这种人人闻风丧胆的存在都怕?

一听我说的这么详细,庞师太不信也得信,接着问道:“那,那他叫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我早预备好了说辞了:“您不知道——这地方不是新来了一个叫水百羽的吗?”

当然了,这是个男犯,不归庞师太管,但我连名带姓说的这么清楚,她就更信了几分:“然后呢?”

“那个水百羽,就帮着江辰办了几件事儿,当然了,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,东窗事发,让天师府送这里来了,江辰唯恐水百羽把事情给招出来,所以叫我过来……”我往脖子上比划了一下:“咔嚓。”

庞师太的脸色阴晴不定,嗝也顾不上打,就看向了阴阳眼。

阴阳眼会意,也顾不上找护舒宝的事儿了,立马偷偷躲在一个角落,应该是用自己的方法调查了一下,不长时间过来了,跟庞师太低声说道:“这小子说的没错,是有个水百羽,进来的理由,也对的上。”

“这小子呆头呆脑,不像是撒谎。”

长得老实真管用。

庞师太吸了口气,继续盯着我:“使者为什么帮他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我答道:“我只知道,只要有使者在,江辰想做,就没有做不到的。”

其实翻译成人话,是有使者撑腰,他整天打瘸子骂哑巴,什么事儿干不出来?

庞师太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我继续说道:“师太,其实我也是迫于无奈,谁敢拒绝江辰的要求啊,就有一件事儿,不弄清楚了,我死不瞑目,那个使者,到底什么来路,怎么那么厉害?”

庞师太一边思考,一边因为酒劲儿,所以嘴快,没思考,就脱口而出:“谁不怕他们,他们是屠神使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