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25章 大桃花阵

要是能拿了餐车这个道具,那潜入进去不就方便了吗?

于是我跟他们一摆手,就蹲在了一个拐角后面。

这几个人,正在说话。

“哎,听见没有,酒金刚那边又出篓子了。”

这个声音,也阴阳怪气的。

不知道是不是跟女牢房离得太近了,虽然是男人的声音,可听上去阴盛阳衰的。

“有篓子,那是再正常不过啦!”又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:“咱们银河大院戳起来这么多年,逃走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虽然那什么了一个,可就没一个敢闯进来的——拿咱们银河大院当什么了?城门楼子吗?也是运气好,从酒金刚那进来,要是碰上咱们当家的试试!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一块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,那疯婆子明知道喝酒误事儿,还天天灌黄汤——什么形象。”

“哎,你不知道?她之所以喝酒,是因为一个人。”

“谁啊?”

“不知道,有人在她喝多的时候,在她屋里见到了一个牌位,还听见她说醉话,说是只有喝酒的时候,才会忘了那个人。”

“诶呦喂,没想到,那个疯婆子还有这么深情的时候,可怪稀罕的——让她念念不忘,是个什么人?”

难怪呢,酒金刚屋里的招魂阵,是因为这个?

她失去了个很重要的人吗?

“那谁知道——咱还是说正事儿吧,你说,真要是有人上咱们这里来,可不能从咱们这放走了,不然,咱们当家的脸往哪儿搁?”

“咱们可没那些娘儿们那么没用。”

“嘻嘻嘻……”

你们这家长里短的劲儿,跟娘们也差不了太多。

“哎,大张呢?说起来,平常这个点儿,大张可该来跟咱们偷鸡腿啦!”

“不兴人家今天不想吃,怕禽流感。”

“大张?”

我眼珠子往后一溜,就看到了那个被红布绑上的人。

色金刚这一层的看守,可跟酒金刚那一层的素净不一样,一个个穿的花里胡哨的,好像锦鸡一样。

等他们到了我们面前的时候,一个锦鸡看向了那些天女,忽然就皱起了眉头:“咱们新买了一个天女?”

“这个天女怎么是个飞机场?”

当然了,被绑在了红布后面的那个大张,拼命挣扎,想着求救,可是来不及了。

我没费什么劲儿,就把他们俩给直接扫倒,不长时间,天女像又多了几座,我和飞毛腿,江采萍则打扮成了几个新的锦鸡。

花婆婆被藏在了餐车的垃圾桶里,金毛个头太大,实在是没地方可去,也就撒丫子光明正大的跟在了一边。

照着高老师的说法,色金刚地盘的隔壁,就是财金刚的位置了。

只要能顺利穿越,马上就能见到十八阿鼻刘了。

潇湘能被保护起来,不被那些屠神使者发现,那就可以消停一阵了。

只要能保护好她,她欠了多少因果,我给她还。

而且,我忍不住寻思了起来,江瘸子,门主,四相局,我——好像一团乱麻,纠缠在了一起,怎么理清楚?

凡事要分顺序,潇湘的事情搞定了之后,我先从二宗家和我的身世开始查起,总能弄清楚,我跟这件事儿的联系。

不过——八月十五很快就要到了,这些东西还有机会细查,程狗的命耽搁进去,就回不来了。

正寻思着呢,我们已经进了一个回形的门廊。

面前豁然开朗,是一大排房子。

这规模,比酒金刚那边大很多啊!

而且——热闹很多!

“哎,你们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?”

一个窗户后头露出了一个人脸来:“快点快点,磨磨蹭蹭的。”

卧槽?这地方的囚犯,没疯?

看得出来,那是个非常俊秀的少年,皱着眉头,颐指气使的,简直拿这当个宾馆。

但是这个声音,跟之前的守卫一样,也带着点娘娘腔。

更违和的是,这小子肌肉喷发,浑身行气特别硬,好像是个打虎客。

少年打虎客盯着我们,忽然皱起了眉头:“你新来的?”

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我就点了点头,还想往前走呢,那打虎客少年厉声说道:“把东西给我啊!”

东西?什么东西,吃的?

而他这么一喊,其他的守卫也看了过来:“吵什么呢?”

看来不送饭不行,很容易穿帮。

我就跟江采萍对了对眼。

江采萍会意,就开始给那个少年打虎客装饭。

这个地方阴气极盛。

好像——有个桃花阵。

桃花阵,顾名思义,也就是让自己更受欢迎的阵法。

好多人以为我们风水上说的桃花阵,是用来增强异性缘的,其实,那是小桃花阵。

其实,要是完整的大桃花阵,不光是用来增加异性缘,还能让自己更受欢迎,商人用了能增加客户,白领用了能受到老板偏爱,是很常见的。

但是这种大桃花阵用的人不多,因为这东西有一个弊端——那就是这东西会改变本地的气场,让阴气猛然增长,压倒了阳气,人受到影响,也会变的很娘炮。

所以生活之中,遇上了很受欢迎的娘娘腔,很有可能家里就摆了大桃花阵。

眼看着这地方的人们就有点这个意思,八成是这里摆了一个大桃花阵,能影响这么多人,这个大桃花阵还够厉害的。

不过在银河大院这种变态地方当牢头,让自己这么受欢迎有啥用,外人又进不来。

而且,怎么这附近就一个少年打虎客叽叽歪歪的,其他犯人呢?

往四周看了看,我顿时皱起了眉头——只见其他牢房里的犯人,也不比之前酒金刚那差。

呆呆傻傻的,像是受尽折磨,神经失常了。

为啥这个少年打虎客这么精神?天赋异禀?

但是再一琢磨,我就琢磨出来了——那些呆呆傻傻的,都是一些长得不好看的。

零零星星几个长得好看的,虽然也唉声叹气,面有菜色,但是显然没吃太多苦。

我瞬间就想起来了海罗刹了。

难不成,这地方的色金刚跟海罗刹一样,是外貌协会,在颜值上区别对待?

不愧是色金刚啊!

我正寻思着呢,少年打虎客瞪了我一眼,尖声尖气的说道:“哎,新来的,你瞎看什么呢,我东西呢!”

我一皱眉头,什么意思,你要饭,这江采萍已经给你了,还折腾什么,信不信老子给你一杵子。

不过这话我没好意思说,只是问:“什么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江采萍从里面拿出了一叠子绫罗绸缎,和颜色各异的丝线。

那打虎客少年别提多高兴了,立马就伸出了翘着兰花指的手:“给我!”

刺绣?这东方不败吗?

江采萍递过去,我和飞毛腿对了对眼,飞毛腿像是憋着笑,可一抬手,他的小指头,不由自主也翘起来了。

他自己也注意到了,立马压下来了。

这地方阴气这么重,呆时间长了,八成就是得疯。

眼看着那打虎客拿走,我就赶紧继续往里推车,还好,比较顺利,很快过了一半,再绕过一个甬路,估计就能找到红木门了。

那几个守卫也没拿我们当回事——见我们是生面孔,最多是点了点头,还问我们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闯进来的人,被我们敷衍过去了。

要是能在不跟这一层的金刚打照面的情况下就能溜到个隔壁的隔间,那就太好了。

可谁知道,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,接着,我面前那几个守卫,立刻就对着那边行礼,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我也低头,就等着找机会过甬路呢。

“李北斗……”

忽然有个声音,从一个牢房的门缝下响了起来:“你是李北斗,对不对?”

那个声音,充满了期望。

我顿时一愣,谁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