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227章 吞丹之人

在这一片脂粉气之中,我闻到了一阵腥风,倏然出现。

“哗”的一声响,那个门口,露出了一个惨白的脑袋。

看清楚了那个脑袋,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。

那个脑袋乍一看倒是不怎么出奇——不过是头上顶着一个髻,很像是师兄装扮,可那个脖子……太长了。

就像是一条拴着气球的长绳子一样,触目可及,一直延伸到了幽暗的牢房之中,看不见头!

飞毛腿哪儿见过这个世面,一下就把嘴张大了,掐了自己大腿好几把,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其他那些守卫,也都跟点了穴一样,不动了。

“是个吞丹的。”花奶奶的声音一下就从餐车底下急急忙忙的响了起来:“这是这头最凶的一个,快跑快跑!”

吞丹?

这个我在厌胜册上看见过,是一门邪术。

也就是,把八丹以上长毛物的内丹取出,在自己体内用邪术炼化,这一炼化,就等于一蹴而就,生吞了八丹的修行,一个长毛的要修行成了八丹的程度,怎么不得成百上千年?

要是能耐到家,立地成仙都有可能。

可要是能耐不到家,那就麻烦了——内丹比炼化的人更凶,那人体反而成了内丹的养料,被长毛的侵占了躯壳,失去自己的神志,变成了一个新的长毛之物。

眼前这个东西,那妥妥是吞丹失败的产物。

后来我才知道,是一个先生翻山踩穴,见到了雷公云,也听到了旱天雷,知道附近必定有大东西,就赶过去看,结果正看见一棵树被直接劈开,垂下了一截子尾巴。

他一看尾巴高兴了起来,那是个八丹的铁线蛟(这种蛟跟铁丝差不多,黑硬而细长),赶过去刨开,发现那个铁线蛟真有一个大内丹。

这算是老天爷赏的馅饼,他自然要刨出来,可没想到,那个铁线蛟的尾巴一摆——竟然还有一丝微弱的活气!

意思是老天爷都给它留了一丝生路,求这个先生莫要逆天而行,赶尽杀绝。

这先生顿时就犯了难——这怎么就没死呢?自己动手的话,难免背上一个屠杀灵物的罪孽。

可不拿的话——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

更别说,这个长毛的既然被雷给劈了,那自然就有它的罪孽,遇上自己,大概是它命里一劫,怪不得自己。

于是那个先生一闭眼,就把那个内丹给抠出来,吞下去了。

一吞下去自然是有了极大的力量,可时间长了,那个先生老觉得自己脖子痒痒,一挠,就往下掉皮。

越掉皮,脖子也就慢慢越来越长。

而他也开始觉得馋——老想吃点大块的东西。

吃人。

他以前是积攒过很多的福报,可到底犯了杀灵物的罪孽——因果纠缠,谁也说不清楚。

这个先生被天师府抓住的时候,已经吃了九百多个人,脖子也长到了十来米,相反的,手脚已经退化的跟蝌蚪一样了。

他的魂魄早就消磨殆尽,而内丹跟他的残躯融为一体,就被抓到了这地方来了——为什么不请雷打死他呢?因为他之前,做过很大的功德,命里没有雷劫。

这一瞬间,那个脑袋出来,奔着一个锦鸡似得守卫就咬过去了。

那个动作,真跟铁线蛟一样,静若处子,动如闪电,快的让人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!

而色金刚满手的红绸子都在我和江采萍身上,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救那个锦鸡守卫。

我没犹豫,身子一侧挣扎过去,玄素尺抽出,对着那个长长的脑袋,跟打网球一样,直接拍开!

那个吞丹人猝不及防,一下被打出去了老远,脑袋飞出,连着脖子就重重的撞在了墙上,“咣”的一声,那墙面就是一道大裂。

我当时就倒抽一口凉气。

高老师说过,这银河大院的内墙都是用金砖(古法烧制,混合水银朱砂等镇邪之物的辟邪砖,因为固若金汤,被称为金砖)垒出来的,耗费工本极大,那吞丹人一下能撞到了这个规模,八丹真没白吃!

这一瞬间,那个被我救了的锦鸡守卫,一下就露出了十分诧异的表情。

我早就说——进来闹事儿,情非得已,实在不想伤人。

不光锦鸡守卫,连色金刚的表情也微微一变,接着,变成了一个狂喜的表情:“我就说,长得好看的,心地都好——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那不敢当——这东西本来就是我放出来的,谈不上心地好。

可剩下的守卫哪儿有功夫应声啊,哗啦啦就要抄起家伙,把那个吞丹人给驱赶回去,可吞丹人那八丹能是白吃的吗,细长的脖子绷直,跟一记软鞭一样,奔着那些守卫就直接扫了过来,这一下,那些守卫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直接飞出去了老远——不是他们弱,是那个吞丹人实在太强了,那个阵势,似乎把空气都直接斩断了!

还有一些能力比较强的守卫,也想学着我的样子,对着那个吞丹人的脑袋打过去——他们以为吞丹人被打,是因为那地方是他软肋。

可恰恰相反,他们这一出手,手里的家伙应声而断——吞丹人看似惨白的皮肤,其实早就长出了一层铁锈一样的硬鳞,刀枪不入。

他们几个顿时面面相觑。

“你们懂什么?别东施效颦了,”色金刚厉声说道:“这个大眼睛小哥手上的家伙,是龙角做的——走蛟一类,哪个不怕龙?”

我心里暗暗一惊,不愧是色金刚,博闻广识,只这么一眼,就看出来玄素尺的来历了?

而色金刚显然也落入了两难的境地——他虽然厉害,可也只有两只手。

抓住了我,就没法去抓吞丹人,抓住了吞丹人,我就能逃出生天。

可吞丹人没给色金刚犹豫的机会,一转脸,又奔着那几个守卫就冲过去了,有几个守卫跑得快,倒是没事儿,有几个跑得慢的,那人头跟一扇门一样,直接打开,奔着守卫的脑袋,就吞了下去。

色金刚一下就着急了起来——看得出来,他对这里的守卫,感情也不浅。

吞丹人快如闪电,那已经不是我能够到的范围了,于是我立马喊道:“金毛,开餐!”

金毛垂着哈喇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吞丹人,已经等了半天了,就要我这一句话。

只见它四足一撒,奔着那个吞丹人就冲了过去。

都说成年的犼能战三龙二蛟,一个幼犼对付一个半蛟,那肯定是绰绰有余!

果然,那个吞丹人本来气势汹汹,可金毛这么一出现,顿时就愣了一下,接着,那双没了光的眼睛,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恐惧。

它飞快转动长长的脖颈,还想躲过去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它虽然快,可金毛天生就知道,在什么地方截住它。

没费什么功夫,金毛轻捷的翻到了它脑袋上,上去就是一口。

那一瞬间十分血腥,秃头上一股子鲜血,呼呼的流了下来,而金毛吮吸的用力,面露狰狞——它最喜欢的就是龙脑,蛟的也行。

那一瞬,我看见,金毛吃了一团子带着耀目宝气的东西。

那个——铁线蛟跟人血肉融合在一起的内丹?

金毛吞下那个内丹的一秒,它身上的毛,忽然耀目生辉。

似乎一瞬间,滋生出了许多新的金色毛发!

也许——那个吞丹人命里不该遭受雷劫,是因为有朝一日,是注定给金毛当下酒菜的?

那个色金刚,也愣了一下。

而我抓住了机会,翻身还想把江采萍从红绸底下挣脱出来,可这一瞬,色金刚开了口:“你等一下。”

我一愣,啥情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