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28章 胭脂香气

我瞅着色金刚,他缓缓的说道:“我就喜欢有情义的人。”

情义?

话音未落,那个红绸子就从我脚腕上松开了。

色金刚看着我,大大方方的就说道:“你是要来找水百羽的?那你找到了,有什么话,就跟他说吧——全当我,谢你救了我那俩小兄弟。”

不光我愣住,刚才被我塞在天女像附近的几个守卫也愣住了,忿忿不平的说道:“大人,这不对啊,要不是他放了那个吞丹人,我们也不会有危险,他最多算是给自己行为负责,哪儿来的情义?”

色金刚缓缓的说道:“哪怕这样,他也完全可以不救,可他还是救了两条命,这俩人因此不死,不是情分,是什么?”

这把我弄的很不好意思——其实一直以来,为了什么莫须有的事儿,被人辱骂诽谤,甚至大打出手,我都是见过的,但是第一次见到,能把我当好人的。

江采萍忍不住说道:“相公,这人倒是难得的通透!”

飞毛腿也从惊吓之中给清醒过来了:“是啊祖宗,这个年月,能念个人情的,真的不多。”

不由自主,我就对这个人有了几分好感:“我真的当不起……”

色金刚摆了摆手:“别多说了——听我的,还有,水百羽!”

色金刚转过了脸,看向了水百羽:“你这一阵子装疯,也装的辛苦,我不罚你,这小哥千辛万苦来找你——你跟他说说话吧!”

水百羽一瞬间,也露出了十分感激的表情。

他的声音,似乎都没有一开始那么怪了。

飞毛腿咽了一下口水,低声说道:“祖先大人,这声音,真好听。跟天籁一样!”

是啊。

一开始还觉得娘炮兮兮的,可现在,只觉得春风化雨,润人心田,别提多舒服了!

而且那个脂粉香,似乎也没一开始那么呛鼻子了——相反,我似乎,从来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,简直沁人心脾。

在那种铺天盖地的香气之中,我逐渐忘记了我来的目的。

我是来干什么的?

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想起来——对了,好像是个十八阿鼻刘?

可我找他,有什么事儿?

不管什么事儿,不重要。

我只觉得,我就想留在这里——我想跟这个色金刚在一起。

色金刚,越看越顺眼!我从来没这么衷心的喜欢过一个人!

而且,他离着我,越来越近,让人喜欢的没着没落的——为什么越来越近?啊,是我控制不住,冲着他走过来了。

色金刚对我笑,对我伸出了手来:“来吧,小哥,以后,跟着我……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拉住了我。

“相公,你干什么?你忘了你来的目的了?”

谁的声音?

一个女人。

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——这个女人的声音跟指甲挠玻璃一样,好难听!

我不由自主,就把她的手给甩开了。

“相公!”

不光是我,飞毛腿也跟了过来,似乎争先恐后,都想去找色金刚!

色金刚张开了手,微微一笑:“来吧,来吧,大家,都来吧……”

远远的,似乎还有个声音气急败坏:“坏了——这地方不能停留的时间太长!”

这个声音,比那个跟我叫相公的,更难听!

本能的让人生理性不适!

不想听这些女人的声音,难怪人人都说,女人是祸水……

女人,祸?

隐隐约约,一个念头忽然就袭了过来。

我这一次,本来就是为了一个女人来的。

那个女人,对我来说很重要——比命还重要。

我要是这么过去,她怎么办?

她是谁,她是谁呢?

我不由自主,捏住了自己的右手食指。

她跟这里有关系吗?

可这个时候,我跟色金刚离得原来越近,自己脑海之中的念头,也就越来越模糊了。

不重要。那些全不重要。

就在我要朝着色金刚过去的时候,只差一步,冷不丁,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我的脚腕。

就在色金刚对着我张开手,迎过来的时候,右手食指……我猛地掐上自己的右手食指。

十指连心,一阵剧痛猛然贯穿,我立刻反应过来了。

我是来十八十八阿鼻刘的,我是来救潇湘的!

眼前的色金刚,散发出了强大的香气和诱惑力,可我已经明白了。

这完全就是个温柔陷阱!

就好像,猪笼草捕蚊虫的时候,会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来一样。

这个色金刚的本事,是摄人心魄——让人心甘情愿,臣服在他的人格魅力之下吗?

不光如此——恐怕,里面还有大桃花阵的关系!

而飞毛腿比我还快,已经奔着色金刚过去了,可我一把就抓住了飞毛腿的后颈。

飞毛腿立刻不耐烦的挣扎了起来:“你松开我!”

色金刚微微就皱起了眉头,似乎在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我低下头,这才发现,自己身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挂上了很多细细的东西。

那些东西几乎跟蛛丝一样,根本就感觉不到,我只能看到它们上面的气的颜色。

这是红色的煞气。

而这些红色丝线的另一头,在色金刚身上。

我们好像两个傀儡,就是这些看不见的丝线,把我和飞毛腿给拉过去的。

七星龙泉猛地出鞘,对着那些丝线,直接斩了下去。

在色金刚难以置信的表情下,“嘣”的一声,全部截断。

不光如此,色金刚自己,也踉跄了一步。

他瞪大了眼睛,呆住了:“这比可能……”

不是为了自己这一踉跄而吃惊,而是为了我能从这些红色丝线之中清醒过来吃惊:“这些年来,能不被情丝缠上的,只有那一个,你到底是……”

我没空跟你论亲戚。

我知道他的本事——不出其不意的话,我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于是七星龙泉奔着左边一扫,那边的守卫,一瞬间全被掀翻,噼里啪啦的砸到了色金刚身上。

而我抓住了机会,反手拉过了飞毛腿,一脚把餐车,对着那个红门就踹过去了。

身后一阵响动,我没回头,七星龙泉奔着头顶一划,“咣”的一声,装饰在天花板上的巨型华丽吊灯坠落,噼里啪啦就是一阵破碎的声音,把我们和那些守卫,阻隔住了。

没等他们追上来,我们已经到了红门口,我一脚踹开,就进去了。

那些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还要追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我喘了口气,江采萍一把拉住了我,高兴的快哭出来了:“相公,太好了,妾还以为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我装出平静的样子:“多谢你了。”

要不是她一直拉着我,我恐怕……

“嗷呜……”

这个时候,金毛也不甘寂寞的呜咽了一声,对了,差点忘了,金毛也出了力,刚才咬住我裤腿的,就是它。

花奶奶瓮声瓮气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算你小子走运,你不知道,色金刚那家伙,没被贬谪之前,曾经碰过真正的红线……”

红线,月老的姻缘线吗?

而且,贬谪?那他——以前什么来历?

飞毛腿也缓过来了,开始干呕:“这个味儿……”

他也算是缓过来了,江采萍刚要说话,我和江采萍,表情同时变了一下。

因为我们,都闻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味道。

像是——铁锈味,不,在那些脂粉香气辎重,鼻子都不灵通了,这是血腥气!

同时,我觉出脚底下发粘,一抬脚,这才知道——自己竟然正踩在了一片血泊之中!

我后心一麻——卧槽,这么多血?

这应该就是十八阿鼻刘所在的财金刚地盘了,可是,这地方为什么这么多血?

好像,出什么事儿了?

“滴答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头顶好像落下了什么东西。

黏糊糊,冷冰冰的。

我们抬头一瞅,顿时全给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