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38章 重见天日

二十年前。

看来二十年前,发生了不少事儿啊!

而且,楼家?

我还是第一个听到这个家族。

十八阿鼻刘又是半个鼾,被我一推,睁开眼,擦了擦口水:“造孽哟,没听过,那是你小子运气好——跟她们家沾上关系,你可就要倒大霉了。”

说起来,当年数不清的高阶先生,在十八阿鼻刘手底下销声匿迹,照着池老怪物的说法,跟他沾上关系,才是倒大霉。

这个楼家什么来历,竟然能让他害怕?

肯定有某种过人之处。

十八阿鼻刘缓缓说道:“咱们吃阴阳饭的,有专杀灵物的,有专杀行尸的,还有专杀邪祟的,可这个楼家嘛,咳咳,造孽哟,专杀先生。”

这话说的平淡如水,我却一下就被镇住了。

杀——先生?

“没错——她们是打虎客里最凶的一支,入行这些年,例无虚发,就没黄过一个买卖。搁现在的话来说,叫什么,啊,赏金猎人——造孽哟,只要工资到位,天阶给你干废。”

例无虚发……还有,这样的家族?

不是,能干废天阶,还当什么赏金猎人,干点什么不发财?

十八阿鼻刘答道:“因为她们的手段,是专门用来对付先生的——那玩意儿叫无极镯,造孽哟,你一碰就知道了,当然,能不碰,你就别碰。”

无极镯?那又是什么东西?

琉璃眼小姑娘立刻问道:“那二十几年前,你是怎么跟他们结仇的?有人高价请他们杀你吗?”

十八阿鼻刘摇摇头:“要是这样,只怕还好谈——造孽哟,是因为她们家的姑爷。”

我忽然想起来了,十八阿鼻刘之所以被抓,导火索就是那七八十个高阶先生的全体失踪案。

“难不成——她们楼家那个姑爷,也在那七八十个高阶先生里面?”

十八阿鼻刘一扬秃眉:“唷,我就说你小子脑子快,当然啦,估摸着也有不少其他人家,造孽哟,出了大价钱让她们杀老头儿我。”

那就难怪了——人家姑爷让你杀了,能跟你善罢甘休吗?

“不过……”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当时,为什么要杀那些人?”

哪怕你再厉害,引起公愤,那不就等于自我毁灭吗?

没想到,一听这个问题,十八阿鼻刘当时就是一个苦笑,声音也发了干:“我?造孽哟,我阴鸡冠菌还没吃腻,杀他们干什么,有人摆明是想着让我背黑锅,防不胜防。”

那个笑,十分凄凉。

我心里猛地一震:“不是你?那为什么你不把实情说出来?”

可这话一开口,我就知道自己还是年轻,话说的草率了。

我自己,其实正是最有发言权的。

被人栽赃嫁祸,哪儿是那么容易就说清楚的?

天底下没被昭雪的冤情,比星星还多。

“造孽哟。他们好不容易找了我这个合适的人选,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?”十八阿鼻刘缓缓的挖了挖耳朵:“那件事儿闹大了,惊动了上头,勒令天师府三个月之内找到真凶,不然就要重责管事儿的,没一个我,成百上千的人要倒霉。”

他抬眼看着我:“你说,你要是管事儿的,是牺牲一个臭名昭著的危险分子顶缸,还是老老实实,追查一个追不到的真凶,直到案件逾期,让自己和自己人白白倒霉?”

我好歹也当了厌胜门管事儿的,都明白——其实,很多事情确实情非得已,有时候,管事儿的倒是乐意牺牲自己,去找真相,可是,手底下的人怎么办?

有些事情,你没得选。

限期破案,其实很容易造成冤案——只是没想到,这个传说之中的大魔头,归根结底,竟然是个窦娥。

不过,二十年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那七八十个高阶先生到底是怎么失踪的,竟然连上头都给惊动了?

十八阿鼻刘叹了口气:“牵扯很广,说不清楚。”

我盯着他:“是不是,跟四相局有关系?”

十八阿鼻刘本来正在打哈欠,可这个哈欠,一下就僵在了嘴边,转过头,死死盯着我。

那就没错了——其实有本事的人,反而不容易说谎。

他们实力太厉害了,根本没必要说谎,即使想说谎,也因为不熟练,而露出马脚。

我就知道。

我接着说道:“那个案子,是不是跟厌胜门门主,甚至——黑先生,也有关系?”

二十多年前,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儿。

十八阿鼻刘终于反应过来,抿了抿干涩的嘴角:“你还知道多少?”

我摇摇头:“看你还能告诉我多少。”

十八阿鼻刘长长吐了口气:“这事儿你听多了,恐怕不好……”

我明白,很多人跟我说过,知道的越多,也就越危险。

“不好也没关系。”我说道:“这事儿跟我身世有关系,我一定得知道。”

十八阿鼻刘犹豫了一下,终于避开我的视线:“造孽哟,你,就是为了这事儿来找我的?”

我一开始,并不知道十八阿鼻刘跟这事儿有关。

我也明白他的意思,是不想继续说了,于是我就把豢龙匣给抱出来了:“我是为了她来的。”

不能再磨蹭下去了,先把潇湘给护住再说。

十八阿鼻刘接过了豢龙匣,仔细看了看:“哦,你是要我下一个藏神阵——是伯祖那老东西让你来的?一把岁数,倒是爱管闲事。”

“没错。是伯祖临终前让我来的。”

一听临终二字,十八阿鼻刘的身体猛然一颤:“那老东西,也……”

我立刻问道:“能行吗?”

没想到,十八阿鼻刘却把豢龙匣还给了我:“你来的不巧。”

我心里一紧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藏神阵,确实除了我之外,没一个人能做。”可十八阿鼻刘指着头顶:“但造孽哟,怕是来不及了,这个法子有一个最要紧的要求,那就是,必须要有日月星光。”

我心里一震,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。

现如今,潇湘的气息已经被很多闻风而来的感觉到了。

一旦带着豢龙匣到了有日月星光的地方,那立刻就会被发现,等于,自投罗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