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39章 五层地狱

我立马问道:“那,就没别的办法了吗?”

十八阿鼻刘盯着我:“你说呢?除非,有人能把一切来追逐匣子里东西的,挡半个时辰,让我把藏神阵做完,不过,造孽哟。你说,世上有这样的人吗?”

追逐潇湘的,都是吃香火的。

谁能挡得住?

十八阿鼻刘接着说道:“我劝你,就死了这条心吧——哪怕你找到了那么一个人,现如今,造孽哟,前狼后虎,怎么从这里出去?”

“那这个地方是……”

秃老头儿嘿嘿一笑:“这是银河大院造孽的第五层。”

“啥?”

银河大院,不是只有四层吗?

什么时候,出来第五层了?

十八阿鼻刘缓缓答道:“要不是这个地方,楼家人早就追上来了,那个断龙石,也不是白让你砍的……”

难怪,这里有那么个严防死守的东西!

“我也老长时间,没说这么多话了。”十八阿鼻刘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跟水鸟一样,脑袋往胳膊上一靠:“造孽哟,我得歇会儿,你们俩随……”

意字还没说出来,鼾声就起来了。

这么多年来,恐怕都没睡过这么踏实的一觉吧?

有句话说得好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

这楼家人也来了,也不用担惊受怕了。

第五层——这不为人知的第五层,又到底是什么构造,关的什么人?

不为人知——难不成,是一些不为人知的罪犯?

我就伸头想往外看看,因为怕把楼家人给引来坏了大事儿,所以只观测了这附近。

难怪楼家人进不来,这地方本身就布了一个很强大的迷阵。

我之前也接触过一些阵法,比如厌胜门的和天师府的,那都是非常厉害的大阵,可这个不一样。

这个阵法的感觉,千变万化,竟然是活动的!

就好像一个有生命的奇门遁甲,你刚摸索出一条路,可一转脸,那个路线就变了。

有这种阵法坐镇,哪怕不用四大金刚那一类的牢头儿,也没人能进来。

什么罪犯,够资格享受这种待遇?

而现在,十八阿鼻刘在带我们进来的时候,反手又把一个迷阵设上,可以说阵上套阵,双重保险,难怪自己直接睡着了。

这个时候,我身后就是一声叹息。

是琉璃眼小姑娘。

我不由一阵不好意思:“说好了带你找你爹,却把你给带这里来了……”

小姑娘跟我一起蹲下看阵:“我知道,你是想救我。”

说着,她一只小手,百无聊赖,开始在地上乱画了起来。

小猫小狗,栩栩如生。

“你画的真好。”

“我有这样的眼,没人跟我一起玩儿,时间长了无聊,我就在沙地上画画——那一年,我爹去东海给我找一个海参的丹,找了五年。”她淡淡的说道:“我就在沙滩上,画了五年。”

我的心猛然一震。

这种孤独我知道——跟我一模一样。

“你爹,为什么要给你练这种眼睛?”

据说,这琉璃眼一般是练邪术的,买了婴孩来炼制,拿自己孩子受罪的,真没几个。

亲生父母,一般下不了这么狠的心。

她手指下弯弯绕绕,是几片云朵,一道彩虹:“为我娘。”

因为小姑娘他娘,在小姑娘满月的时候,抱着她回娘家,结果遇上了大水,两手举着小姑娘,把小姑娘举出了水面,等她爹赶到,救下小姑娘的时候,那双手是硬的,说明她娘早死了,尸体还保持着把女儿托出水面的姿势。

可刚把小姑娘接下来,小姑娘他娘就被一波快水冲下了海,捞不回来了。

她爹本来是个文先生,自此以后,每天做梦,都梦见老婆湿淋淋的,说冷,想回家,想抱孩子。她爹就想把他娘给捞回来,可大海茫茫你上哪儿捞呢?除非,你有琉璃眼。

刚好,小姑娘就有阴阳眼潜质,还是小姑娘说的——爹,咱们把娘带回家。

她爹哭着找厌胜门,学了这个邪术,小姑娘吃了再多的苦,也坚持学了下来——这琉璃眼练就的时候,会一层一层裂开,新生,剧痛无比,但是新生一次,就亮一分。

最苦的时候,她让她爹把她的手给绑上,这样,她眼睛多痛,也伤不了自己的眼睛。

现如今,她的琉璃眼终于成了,他爹却没法跟她一起去接娘回家了。

这些几乎撕心裂肺的记忆,在她嘴里说出来,云淡风轻,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。

我心里一震:“为了眼睛,吃了这么多苦……”

“疼也不算什么。”小姑娘接着说道:“只是,我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这才叫人难受——有些事情,眼不见为净。”

“比如……人心?”

她没回答,盯着我的心,微微一笑:“小哥哥,你的心,很干净。”

是吗?

“不过……”她盯着面前那黑洞一样的暗色,缓缓说道:“要小心——你身边脏东西太多了。”

“脏东西?是什么?”

“欲望,”她说出了跟自己的年龄一点也不符合的话:“人生在世,不是都有欲望吗?那些东西,想吞掉一切,像这样——哇!”

她两只手举成了猫爪子形状,做了个要吃人的鬼脸。

非常可爱。

我一下就笑了。

我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儿,但是从没想过,我自己,以后会不会也有一个小孩儿?

像是眼前这个小姑娘,古灵精怪。

如果是女儿,会像潇湘吗?

小号的潇湘……也俾睨众生,冷若冰霜,难以亲近?不,女儿肯定跟爹亲近。

那个画面浮现在脑海里,我有点想笑,但是——一个想法,像是冰冷的手,一下攫住了我的心,潇湘,能躲过这一劫,顺利的被藏神阵隐匿起来吗?

如果……

我笑不出来了。

小姑娘盯着我,忽然说道:“小哥哥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我盯着她晶莹剔透的眼睛:“不求求看,怎么知道是不是强求?”

小姑娘一怔,接着笑了。

她笑起来很好看,宛如二三月春风里,迎着夕阳的柳絮,柔软而温暖:“还没说名字——我叫江半夏。”

“我叫李北斗。”我皱起眉头:“你也姓江?十二天阶的江家……”

“远亲,”半夏摆了摆手:“小哥哥不问,我是不会说的,我们这种穷亲戚,可乱攀高枝。”

江家枝繁叶茂,恐怕是十二天阶里子孙最兴旺的一家了。

要说远亲,那应该也没错——要说嫡系,那不至于让亲生女儿受琉璃眼的罪。

半夏盯着外头,琉璃眼闪烁,显然心神不定。

我知道,她是惦记,她这么一逃,一心要她眼睛的财金刚,会不会把她爹给怎么样了。

我很想帮她:“能出去,我一定带你找你爹。”

她自言自语就说道:“我爹耐不住潮气,不晒太阳,会生荨麻疹的,以前下雨阴天,我都给他熬驱寒的艾草汤,现在……财金刚心眼儿小,又心狠手辣,恐怕,今天生了这么大的气,我爹他,就再也见不到太阳了……”

她声音越来越小了。

我抿了抿嘴,一边看鼾声如雷的十八阿鼻刘,一边飞快的转动起脑子来——我要怎么帮她呢?

而且,江采萍,金毛,飞毛腿他们,又怎么样了?

可千万别让财金刚给抓住了。

要是能出去就好了。

我就仔细去观测这里的阵,说也巧,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听见,外头有一阵若有似无的声音,仔细一听:“李北斗——你在哪儿?”

这个声音是……我一下站起身来。

江采萍?

她们也来了?

我顿时就高兴了起来,想回应,可又怕被楼家人给抓住,正寻思怎么办呢,那个声音接着喊道:“快出来——你现在,有危险!”

我顿时一愣,危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