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40章 胡影之魅

我这有什么危险?

这地方很黑,我随手就把豢龙氏给的龙珠从袋子里面拿了出来,对着后面就照了过去。

看上去,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空屋子,有点冷。

但马上,半夏立刻敏捷的爬到了我后背上,大声说道:“小哥哥,脚底下!”

我低下头,一下就愣住了。

地上枝干蔓延,隐隐约约浮现了出来,好像是锦缎上的暗花。

暗花之中,有很大的图案,乍一看是花朵果实,可那东西上,有隐隐约约的五官。

脸。

数不清的脸,越来越清晰,接着,对着我们就睁开了眼睛。

人脸藤!

这一秒,人脸藤猛然炸起,跟无数的活蛇一样,对着我们就缠了上来!

卧槽了,这个时候,十八阿鼻刘鼾声如雷,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!

我没法,先把半夏架在了肩膀上,接着一把抓住了老头儿,往背上一扔:“你醒醒,出事儿了!”

可老头儿一歪嘴,哈喇子直接滴答在了我肩膀上,他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,就是不醒!

这下可坏了菜了。

这个时候,那些藤条已经立了起来,对着我们就缠。

数不清的尖细根须奔着我身上就扎了下来,龙鳞猛然滋生,把它们拒在了外面,但是这东西是藤蔓植物里的霸主,瞬间隔着龙魄,就把腿缠的结结实实。

行气炸起,那些藤蔓全碎在了我腿上,溅了半身黏糊糊的汁液,我立马把七星龙泉拔出来,奔着它们就横扫了过去。

我自己是不怕这个,可十八阿鼻刘和半夏,都是血肉之躯,一个不小心,她们就会被缠成了骷髅。

妈的,这东西还是上次在田宏德家看到的,能生生的把蛟龙缠死。

这地方,也有?

数不清的藤条前仆后继,在身后响起了一片破风声,一个白色的巨脸冉冉升起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。

“嗯……”

我一回头,心里一紧,半夏哪怕被我架的很高,一条腿上,也被人脸藤的细根给缠上了!

少女的皮肤很娇嫩,那些根须深入进去,瞬间粗壮了起来,拼了命的把血往外吸!

就跟饿狠了的蚊子,叮起人来越凶一样,人脸藤也是一样,不知道在这地方饿了多久了,恨不得现在就把我们的血全吸光了。

我立马把那一段藤削断,但是这一瞬间,又有数不清的藤跟着往上缠,一层一层,死死的绕在了我手腕子上。

比田宏德家的品种更狠,更坚固。

这些东西,到底是哪儿来的?

我一边用调息法把那些藤子全部震开,一边继续叫老头儿。

可老头儿鼾声一点不受影响,嗡嗡的愈演愈烈。

因为半夏的血,那些惨白的人脸,迅速粉红了起来,眼睛也微微睁开了一条缝。

这样不行,我心里明白,是这些东西,逼着我们出去。

可再一出去,那就是自投罗网。

除非,一下把这些东西,斩草除根。

还好,上次在田宏德家,勉强算是有一次的实战经验,只要找到了那个主位人脸就行了。

可这一个不光比田宏德家的狠,也更加狡诈,那个主位的人脸不知道躲在了什么地方,竟然一直没出现。

我立刻问道:“半夏,有没有见到一个特别大的人脸?”

半夏立刻说道:“小哥哥,坤位有一个大的!”

坤位,好咧!

这些东西越缠越多,跟把人拉到了泥淖里一样,几乎每一秒都不能停下,但凡一个迟疑,这一重一重的藤蔓就把人直接覆盖住。

这样太慢了。

除非,用刚学会的那一招。

我手里没停,心里却聚精会神的回忆起了那个口诀。

我得找到那条沟通全身行气的线。

“小哥哥,艮位——乾位,还有兑位离位!”

七星龙泉又稳又准的砍断了那些藤蔓,那一道连接行气的,丝线一样的感觉,终于慢慢汇聚起来了。

“咻……”

人脸藤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,汇聚起来,就奔着我压了下来!

可我没管它们。

坤位是吗?

“咣!”

龙气源源不断,对着七星龙泉汇聚了过来——摧枯拉朽,锋芒毕露!

这一声巨响之下,龙气喷薄而出,数不清的藤蔓,犹如冬日的枯草,跟龙气一碰,瞬间腐烂,化成了齑粉!

果然,越过腐朽的藤蔓,坤位确实有一张大脸,半秒的功夫,龙气绽开,那个大脸四分五裂,溅的到处都是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成了!

可下一秒,我忽然就觉出不对。

那大脸后面的墙,赫然,也是断龙石。

断龙石是极为珍贵的东西,可跟茅坑里的石头不一样,雕琢成材,那是千难万难,不够要紧的地方,根本就不可能放断龙石这种东西。

那这道墙后面,也就是这个房间的隔壁,肯定——有某种够资格被断龙石镇压的东西。

半夏立刻高兴了起来:“小哥哥,你比刚才进步了!”

进步是进步了,可这个力道我知道,一股不祥的预感,一下就涌上了心头。

“咔……”

妈的,这力道第一次用,太猛了,把这一道断龙石,也给劈开了!

如果劈开的话,那十八阿鼻刘设下的阵法,是不是,也会失灵?

“吭……”我后背上一阵动静,接着就是十八阿鼻刘惺忪的声音:“造孽哟,闹地震了?”

比地震,稍微麻烦一点点……

果然,十八阿鼻刘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,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子:“造孽哟——这下完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断龙石猛然崩开,我立刻闻到了一股子味道。

水腥气。

龙珠照到,那个断龙石的缺口,黑暗处有一些扭曲,好像——阴影活了一样。

下一秒,一个长条状的东西,就从缺口里,缓缓伸了出来。

那是——一只柔弱无骨,漆黑的手。

十八阿鼻刘跟骑马一样,一下勒住了我的脖子:“跑跑跑!”

那是,啥?

我转身的一瞬间,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,从那个缺口里缓缓出来了——乍一看是个人形,可是,长手长脚,简直,像是地上被光线照畸形的影子,站起来了。

“这是胡影魅……”十八阿鼻狱厉声说道:“往外跑!”

胡影魅?

我撒开腿,奔着外面就跑了过去。

一边跑,我脑子里也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我好像——听过这个名字。

据说有一年,一个沙漠边缘的城镇忽然跟内陆断了消息,于是当局就派人去那个城镇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当时,天师府也接到了消息,觉出事情不对劲儿,叫了高阶天师随行。

可谁知道,那些调查人员不信玄学,故意把那个高阶天师丢在了一个旅舍,到了城镇一看,那些调查人员就傻了眼——只见整个城空荡荡的,就没有一个站起来的人。

地上,全是死尸!

而死尸的形状,也非常诡异,干巴巴的没了生命力,可一点外伤也没有。

更怪的是,他们发现,这地方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。

影子。

好像城池里所有的影子,都没了!

这些调查人员正纳闷呢,一低头,就发现自己脚下的影子,忽然也发生了变化。

分明光线还是稳定的,可影子却抖动了起来。

好像——活了一样。

接着,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影子,像是被什么东西,给拽到了另一个地方去!

而失去了影子的调查人员,猛然就扑在了地上,死了。

剩下的调查人员自然也吓的半死,争先恐后要跑,结果没一个人能跑得掉,影子消失了之后,人立刻趴下。

最后高阶天师赶到,认出这是一种叫影魅的邪祟,吃人影子吃的越多,也就越强大,那个影魅吃了一城的人,能耐多大,可想而知。

而这东西本国是没有的,是西域的东西,所以被称为胡影魅。

最后调查出来,是本地人把几个西域人给打劫了,打开箱子,内里没财宝,却钻出了这么个东西来。

那件事儿,也搞得死伤惨重,据说牺牲了为数不少的高阶天师。而那个城市,就此消失。

这东西,原来被关在了这里。

为什么不杀了这种罪大恶极的东西呢?

就一个原因。

这东西,杀不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