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42章 你的遗言

黯淡无光,土里土气,像是——石头的?

这个楼家女,衣着打扮,不,光这个气质,就知道有钱,为什么戴了这么个镯子。

我没忘——之前十八阿鼻刘就说过,她们家有个东西,专门对付先生,叫无极镯。

仔细一看,那个镯子上,果然篆刻着许多的东西,这里的光十分黯淡,看不清楚具体什么内容。

可还没等我看清楚,那只手忽然对着我就伸了过来。

一边的十八阿鼻刘立马大声喊道:“造孽啊!千万别被那个镯子给碰上!”

我刚才就觉出来了,身上的行气用着不对,立刻抬起手来,就要避开她的镯子。

可下一秒钟,她的手,跟没有骨头一样,以人类几乎达不到的角度,对着我的胳膊就格了过来,我还要抵挡,但那个镯子,瞬间就贴在了手上。

很凉。

不光是凉,那股子凉意,跟扎到了经络里一样,飞快的在全身蔓延了开来!

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我的胳膊猛然就从后往前一扭,我本能要反手,这才发现,那股子凉意进了体内,几乎把所有的行气都阻隔住了,根本用不出一丝一毫!

我甚至没来得及吃惊,耳边“咔嚓”就是一声响。

脑门顿时炸出一层汗,疼!

而那个姑娘,哪怕一只手抓过来,另一只手还是撑着伞,纹丝不动。

好快!好稳!

不光行气被阻隔住,这姑娘的速度和力量,都是武先生里顶尖的,甚至——不比天师府的汪疯子差多少!

这个感觉,简直跟梦魇一样,身体分明没出问题,可就是用不了了!

我眼角余光就扫视到了,那个镯子的符咒里,似乎镶嵌着几分神气。

“造孽啊……”十八阿鼻刘跳了脚:“被那个镯子一压,一炷香的功夫,你行气全用不了!”

卧槽?这么久!

难怪这个家族的人,能专门做先生的赏金猎人,这个镯子的能力,简直跟个外挂一样,哪个先生扛得住?

之前遇上了董寒月,她的龙篦子就很难缠,现如今,又碰上了什么无极镯——跟老头儿说的一样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什么时候都不能骄傲自满,永远都有比你更强的人物。

一只高跟鞋踩在了我背上,她的声音还是冷漠而疏离:“你有遗言吗?”

“小哥哥……”半夏立刻跑了过来,要挡在我面前:“打伞的,你太欺负人了……”

“半夏,躲开!”

我是没法用行气了——说白了,先生离不开行气,不管是文先生,靠着行气上眼睛看东西,还是武先生靠着行气打邪祟。

那个镯子,也确实能把一切行气给阻隔住,让人跟废了差不多。

可哪怕这样,我好歹也是个普通男人。

是个男人,单凭着自己的力气,也不能就这么让个姑娘给压住了,传出去,成何体统?

我早做好了准备,趁着这个功夫,一脚撑上去,直接踹在了她拿着伞的那个手腕上。

我不算什么肌肉猛男,可好歹在高中是练过田径的,加上入行以来走南闯北,腿上还是有些力气的。

楼家女本来以为用那个无极镯压住了我,我就施展不出什么花样儿了,所以对我的防范也疏了几分,这一下,拿把伞瞬间就被我给踹脱了手,直上了半空。

在这样一个黑洞洞的地方打伞,肯定是有原因的——我甚至疑心,她会不会跟赤玲一样,体质特殊,所以怕光?

不论如何,这肯定有原因。

她的面庞立刻露了出来,出乎意料之外,倒不是跟其他打虎客那么凶神恶煞,倒是凤眼丹唇,美艳而凛冽——尤其那个肤色,好像上等的白瓷。

只是,柳叶长眉总是微微皱着,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。

说是像打虎客,不如说,像是上个世纪的月报美女。

而她的伞一脱手,凤眼一滞,显然就动了怒,那只戴着无极镯的手,直接奔着我就甩了下来。

因为没有行气,观云听雷法施展不出来,眼前一转,后背又是一阵剧痛,整个人重重的就撞到了一面石壁上,嗓子眼儿里一腥,一口血就吐出来了。

麻烦了,行气被那个镯子阻隔住,龙鳞都滋生不出来了。

“小哥哥……”

嗡嗡的耳鸣声之中,听上去,像是半夏在叫我,可她没能跑过来,估计是被楼家女给挡住了,一片模糊里,我听到了那个清冷的声音只吐出了两个字:“废物。”

让个女人给打成这样——还真是第一回!

我勉强撑住——怎么也不能丢了大老爷们的脸!

睁开眼睛,我就看见楼家女站在原地,奇怪,没有乘胜追击?

相反——她从精致的苏绣缎子包里,取出了一枚小镜子,和一个桃花心木梳,对着镜子,就慢慢的梳起了头发!

似乎,她生气不为别的,就为我刚才蹬伞那一下,把她的鬓发撩乱了几丝!

每次我觉得自己见过点世面的时候,总会打脸——世上让我瞠目结舌的,还有很多。

不光我,半夏也直了眼。

而她梳清楚了头发,又细致的擦了擦丹唇,这才慢慢收下镜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:“弄乱我头发的,你还是第一个——遗言,想好了?”

她眉目不动——可有了一身的杀气。

这个时候,十八阿鼻刘挡在了我面前,说道:“我早跟你说了,这事儿跟他没关系……还有你。”他回过头,恨铁不成钢的就对我说道:“造孽哟,早说了,楼家女人得罪不得,你就是不听!”

接着,他一只手就往脖子上指:“你要报仇,现在就报!”

那怎么行!

我一寻思,立刻说道:“你等一会儿!”

楼家女的凤眼冷冷看向了我,我立马就说道:“我有遗言,过来你听!”

楼家女微微蹙眉,冷冷的说道:“我不聋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聋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这不是规矩吗?你说了,你们楼家人讲规矩。”

楼价女虽然不耐烦,可我的行气都被压住了,又受了伤,看我就跟看死人差不多,也就冲着我走了过来,微微一抬下巴,意思是,“说。”

我故意把声音压低,跟蚂蚁哼哼一样。

她当然是听不清了。

不过,她们既然有“聆听遗言”业务,也只好以一种极美,极有风致的姿势单膝弯曲,低身聆听,这一瞬,我立马就把龙珠给拿出来了。

这地方很黑,龙珠瞬间就是一片亮。

而那个美丽的光,没有一个女人能抵御的住,更别说这么爱美的楼家女了。

她一双美丽的眸子,瞬间就反射了龙珠华丽极了的光芒,沉浸在了其中。

而这一瞬,我一只手撑住地面,一下跳起:“老头儿半夏,往后头躲!”

他们一愣,楼家女也吃了一惊,立刻伸手就要把我捞回来,可惜,来不及了。

她一直起身子,才发现,自己已经动不了了。

在龙珠的光芒下,她纤细的影子,发生了变化。

微微发颤,像是,被什么东西牵绊住了。

之前我就记得,十八阿鼻刘说,他的阵法困胡影魅,困不住多长时间,最多一刻钟,现在我虽然迷失了方向,可对时间还是很敏感的,一刻钟,已经到了。

所以,我特地说什么有遗言,就是为了拖延时间——拖延到了,胡影魅找上我们。

刚才把龙珠取出来,也是为了这个——所有的妖孽,甚至一些能力低微的,吃香火的,都会被龙珠的灵气吸引,我把龙珠取出来,就是拿它挡灯塔,好把胡影魅给吸引过来。

刚才那个胡影魅,果然从阵法里挣脱出来,找上我们了。

而楼家女全部注意力,都被我吸引,哪儿知道,身后来了这么个东西?

我往上一跳,影子也瞬间远离缩小,胡影魅要缠,也只能缠为了美妙身姿,动作迟缓的楼家女!

现如今,她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的扩大,是胡影魅,试图把她的影子给吞噬下去!

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鸭蛋青的眼白,猛地就炸了几丝红血丝——像是恨不得把我当场大卸八块!

不过,楼家女到底是打虎客里最凶的一支,手腕子一翻,以一种极其优美,简直跟舞蹈一样的姿势,瞬间就把戴着无极镯的手,一下压在了影子上。

一瞬间,我们的耳朵顿时都是一震——像是那个影子,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!

那只白玉一样的手,沉下去,死死一捏。

那个惨叫像是被扼住喉咙的鹅,短促的一声,影子再次出现了变化——好像一滴浓墨融入到了水里,瞬间就消散了。

不愧是打虎客里最凶的一支——那么多高阶天师搭上命,都弄不死的胡影魅,她靠着无极镯,一下就捏死了?

我听到,半夏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楼家女缓缓抬起了头。

我知道,处理完了这个程咬金,下一个就轮到我了。

我对她笑了笑。

她眼神一滞。

跟刚才一样,还是来不及了。

我早准备好了金丝玉尾。

她手下沉的时候,纤细的脚踝瞬间被缠在了一起,一动也不能动!

当然,她本来可以解开的,但那个姿势,保准很狼狈。

就在她迟疑的这半秒,金丝玉尾再次翻卷,她戴着无极镯的手,也被死死缠在了一起!

这下,就翻不出什么新花样了。

我就知道,对她来说,不美,简直甚于要命!

十八阿鼻刘瞬间就愣住了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小孩儿,你……”

不用过奖,我能活到现在,一个是靠着找对方弱点,一个,就是明白,什么叫它山之石可以攻玉。

她死死盯着我,哪怕再不甘心,也只能咬紧了牙:“我要……”

我摇头:“不用你说遗言——我只是,想弄清楚一件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