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43章 忘川对岸

楼家女盯着我,像是不明白我什么意思,我则看向了十八阿鼻刘:“先说——为什么一见到了她,就要束手就擒?”

十八阿鼻刘一张老脸顿时就给涨红了:“造孽哟,这话么子意思莫?我怕无极镯,犯法啊?”

这十八阿鼻刘一紧张,就飚西川口音。

“不对。”我立刻说道:“刚才施展的本事,我看的一清二楚——随手划个阵,就能把她给圈在里面,根本就不用碰上无极镯,可就是不画,根本故意放水,跟井泉童子投胎似得,还说没内情?”

他张了张嘴,当然,他可以解释说他不想活了,可之前躲的那么严实,惜命的觉都不睡,我们都有目共睹,为啥这会直接送人头?

十八阿鼻刘不吭声了。

就连楼家女,也皱起了眉头。

半夏立刻说道:“我知道,肯定是为老不尊,看见漂亮姐姐,怜香惜玉,下不去手,看来不仅秃,而且色。”

好家伙,这半夏看着天真无邪的,吐槽起来也是毫不嘴软,整个一个暗黑萝莉。

十八阿鼻刘一下就跳了脚:“造孽哟,听听,说的这是孩子话吗?我……”

我答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算了。”

我转手就把七星龙泉给拔出来了:“眼看着我跟这位楼家姑娘也结了梁子,八成她要跟我没完,不如一了百了,先把她解决了,免得惊动了楼家,搞得我跟一样,一辈子睡不了个踏实觉。”

说着,我作势就要把七星龙泉给劈下去。

说实话,我的行气现在还被那个无极镯压的没恢复过来,可光靠着我一个成年男人的体格,这一下砍下去,她也一定会送命。

而寒芒炸起,楼家女盯着我的眼神,静如止水,一点波动都没有!

我暗暗心惊,这个姑娘,不光对别人狠——对自己,也狠!

这样的人,不成大事都难。

这一瞬,不出我所料,十八阿鼻刘直接挡在了楼家女面前,手指头一转,我只觉得脚底下跟活动了一样,不由自主,就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这个能耐——别说是现在没有行气,哪怕是平时,我只怕也站不稳脚跟!

半夏一下急了,扶住我就冲着十八阿鼻刘瞪眼:“还说不是色老头儿?看见漂亮姑娘洗脖子伸头,就跟我小哥哥有能耐!”

楼家女也不傻,一双凤眼早看清楚了十八阿鼻刘真正的本事,柳眉微微蹙起,显然也吃了一惊——这十八阿鼻刘,确实对自己放水了!

为什么?

扫视过了我们三个人的视线,十八阿鼻刘蹲下就叹了口气:“造孽哟——怎么就遇上们几个了……”

半夏低声说道:“就怕自己晚节不保,是不是!”

我忍不住了:“这真不是孩子话,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都跟谁学的?”

半夏理直气壮:“网剧。”

我竟然无言以对。

我接着就看向了楼家女:“们家,有没有老太太,跟十八阿鼻刘有交情?”

十八阿鼻刘一抬头,张嘴要骂我,可耳朵先红了。

因为,我之前就看到了十八阿鼻刘的面相。

其实在之前,像是他和池老怪物这一类非人类的面相,我是看不出来的。

但是自从他教给我调息龙气,他的面相,就在我面前清朗了起来。

我们看风水的,一相地,二相人,这都是自己的职业技能。

这十八阿鼻狱刘乍一看,秃眉蛇眼,能演古装剧的大反派,可其实,他虽然脱发严重,可眉骨高耸,印堂宽阔,夫妻宫饱满,骨相极佳,有须发的时候,肯定也是一个美男子。

这分明是个重情重义,从一而终的面相。

如果我是做岳父的,就一定会选这种面相的女婿——这叫化蝶相。

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这种男人,跟梁山伯一样,为了心爱的人,命都可以舍弃。

一千个男人里,出不来这么一个。认定一个人,就是一辈子。

而他的灾厄宫,偏偏就是跟夫妻宫之间,出现了一道十分微弱的黑线。

他的一切灾厄,都是因为长情而来的。

眼见他又对楼家女这么谨慎——他为什么不抵抗,只躲?

不是因为他怕无极镯,是因为,他怕伤了楼家人。

要是岁数合适,几乎可以认定,他是爱上了楼家女,可他这一场灾厄发生的时候,楼家女还在襁褓里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,他认定的人,正是一心致他与死地的楼家人。

楼家女已经不跟之前一样冷若冰霜了,因为对这个问题,她也好奇,这才答道:“我是有三个姨婆的,两位健在,还有一位——去世四十几年了。”

十八阿鼻刘不说话了,他低头看向了袋子里的阴鸡冠菌。

那个眼神,十分温柔,也十分凄凉。

我忽然就明白了:“吃毒蘑菇,就是为了去见那个人?”

阴鸡冠菌毒性极大,大到能让三魂七魄离身,去见阎王!量一个控制不好,就留在奈何桥那一头,永远回不来了!

吃的吐白沫——肯定是因为,在奈何桥那一头,有一个想见的人。

半夏也跟着插嘴:“这么多年,她没投胎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没想到,是楼家女不由自主的说道:“三姨婆留在了地府,做了血池边的差事。”

也就是,阴差?

血池——是十八层地狱之中,行为不端的妇女所在的位置。

十八阿鼻刘露出了一丝笑容来:“她在河边,管洗紫河车。”

所谓的洗紫河车,其实是个传说——紫河车是什么呢?胎盘。

传说之中,每个人轮回转世的时候,都是跟着紫河车进入娘胎的。

阴司在送人投胎的时候,会提前把紫河车洗一下,洗得越干净,那这个人将来出世,也就越聪明机敏,洗紫河车的时候偷懒,那就坏了,这个人愚蠢蒙昧,长不成好枣。

十八阿鼻刘缓缓说道:“她就站在忘川那一头,督促着那些人洗来洗去,她爱干净,所以管的严,谁在她手底下托生,那才叫有福气呢……”

我忍不住问:“那,她知道吗?”

“阴差是不能见亲朋的,我都是偷着去,”他声音越来越低:“她还是那个样子,可我老啦——怕吓着她。”

就为了这个,几次搭上命,最后一次,还给关到了这里来了。

“我答应过她,一辈子不伤害她们楼家一个人,见到了楼家的,要当自己家里人护着。”他盯着楼家女,明明是个宗师,却是小孩子一样局促的笑容:“们见了我,就要杀我,我只能闭着不见了。”

是为了当年一句承诺,他就可以把命交代进去。

不愧是化蝶相啊!

而且,十八阿鼻刘的面相,没什么大的杀孽——跟传说之中,一言不合就把人搞失踪的样子,并不符合。

果然,当年这十八阿鼻刘,就是一对情侣——是在西川认识的。

那个楼家姨婆,唱的一口好山歌,就是脾气暴躁些。

十八阿鼻刘回忆当年,眼睛里终于有了光。

“我是怪胎,她是妖女。”十八阿鼻刘摸了摸鼻子,腼腆的说道:“其实,也挺般配的。可惜……”

我猜出来了,这楼家因为十八阿鼻刘的名声,不答应。

楼家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脸色一变,欲言又止。

我脑子一转,也忽然就明白了:“那些年——传闻之中,被杀了的人,其实,是楼家姨婆干的?”

但凡有人得罪他,就死了,人人肯定都认定是他干的,可其实,却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楼家姨婆看不过眼,非要给他出气。

他摇摇头:“不算——她杀的,跟我杀的,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难怪留下做阴差了,是给生前的杀孽赎罪吗?

为什么那些尸首找不到——是因为十八阿鼻刘怕尸体被发现线索,对方会找楼家姨婆寻仇,索性用阵法把尸体藏匿了,自己一个人,全扛了。

这要是拍成了言情片,那一准是要大卖的,可惜,结果我们都知道,化蝶相也跟梁祝一样——感情再深,也注定不得善终。

我盯着他:“那个姨婆——怎么死的?”

十八阿鼻刘的脸色,顿时就是一变。

可楼家女的表情,却更难看了:“我知道——她死的很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