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45章 牵线之人

我一愣:“被谁?”

十八阿鼻刘摇摇头:“造孽哟——你说呢?四相局,进去了,就出不来了。”

我和楼家女对视了一眼。

这事儿昭然若揭。

是包括楼家姑爷在内,那七八十个高阶先生。

简直是原始版的四相会。

原来,当时那七八十个先生,在西川见面,而十八阿鼻刘也碰巧上西川去找毒蘑菇。

十八阿鼻刘发现,这七八十个先生,像是在追逐一个人,还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。

不过,那个时候十八阿鼻刘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找毒蘑菇,对这件事儿,本来是没兴趣的,可那天他正在草丛里扒拉毒蘑菇呢,无意之中听到那些人在树丛另一头休息,在说真龙穴的种种好处。

十八阿鼻刘本来听都不要听,可他没扒拉到毒蘑菇,正要离开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一句,能让死人复生。

这一句话,十八阿鼻刘就拔不开腿了——他现在讲的时候,也摇头叹气,正是因为这句话,他倒了大霉。

他也想让三姨婆回来。

更别说,四相局在风水圈子里名声赫赫,他也听说过,于是,他就偷偷尾随了那帮人,想看看,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他就发现,这帮人拿到了一个袋子,那个袋子上,赫然绣着一个尺子。

我心里门儿清——那是鲁班尺,也就是厌胜门的象征。

那个袋子,肯定是从二宗家那抢过来的。

那里头,就有去真龙穴的线索。

十八阿鼻刘尾随着他们,一路就到了一个地方。

可谁知道,那个地方有个很厉害的阵,他刚要尾随进去,就被拦住了。

十八阿鼻刘说到了这里,脑门上已经出了一层汗,还是半夏递给了他一块手帕。

他接过来:“造孽哟,我斗不过那位。”

我和楼家女又是一皱眉头——十八阿鼻刘的本事,我们有目共睹,能把全盛时期的十八阿鼻刘拦住的……

“是谁?”

“我不认识。”

十八阿鼻刘转过脸:“你记着我一句话,那不是活人能有的本事。”

所以,他对这件事儿,讳莫如深。

不过,他并不善于说谎。

我盯着他:“使者?”

十八阿鼻刘的身体,猛地一颤。

楼家女也盯着我,止水一样的眼睛终于有了难以置信:“你是说……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屠神使者?”

十八阿鼻刘呼吸急促了起来,盯着我的眼神一变,像是没想到,我都追查到了这个地步了。

“他们什么来头?”我接着问道:“凭什么有资格叫这种名字?”

十八阿鼻刘张了张嘴,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跟老头儿装病逃避问题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楼家女显然也沉思了起来。

所以,她姨夫那帮人离奇消失,不是被十八阿鼻刘用阵法给镇住了。

而是,跟那个神秘的真龙穴有关。

江辰肯定知道这件事儿。

那个真龙穴,是能吞人的。

所以,无论如何,他要找一个,能打开四相局的钥匙——也就是,我。

我最想知道的,就是我跟四相局什么关系,为什么,我能成为那个钥匙。

如果能弄清楚了这件事儿——那我的身世,也就能弄清楚了。

而我为什么和景朝国君那么相似——我有点不愿意再往下想了。

怎么猜测也没用,找到线索,全弄清楚再说。

江瘸子……江仲离……江辰……

我得找到,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一条线。

我立马接着问楼家女:“你知不知道,你姨夫是被谁邀请去的?”

那个邀约者,也许,是个关键。

楼家女微微皱起眉头:“事情太久了,我回去查。”

而她的视线,落在了自己的手腕子上。

我这就看见,金丝玉尾粗糙,已经把她完美无瑕的皮肤勒红了。

我也反应过来了,现如今,误会都理清了,那我们之间,也没必要针锋相对,也就把金丝玉尾给松开了。

她活动了一下手腕,看了我一眼,想说什么,但梗着脖子,也没说,一副很傲娇的样子。

估计是为了之前的误会想道歉,但是不乐意开这个口。

谁道不是道呢,我索性就说:“之前是我草率了,你别介意。”

她微微一愣,看向了我,有些意外之余,梗着脖子说道:“算了,我们楼家,素来不爱计较。”

不过,她看着我的眼神,显然没之前那么强烈的敌意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十八阿鼻刘忽然就叹了口气。

我回头瞅他:“怎么了?”

半夏四处一看,立刻说道:“小哥哥,麻烦了,那四大金刚,带了不少人——还有一些特别大的灵物!咱们几个,恐怕……”

果然,我觉出来了,地面微微有一点颤动——银河大院的人,突破了十八阿鼻刘设下一重一重的连环阵,追过来了!

现如今,可没地方退了。

还有——对了,之前明明是听见了,江采萍他们在喊我,她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?

而十八阿鼻刘拍了拍自己的袖子,转脸看向了艮位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“上哪儿走?”

十八阿鼻刘答道:“你说呢?你不是要我给你那个龙,做藏神阵吗?”

我心头一震:“你答应了?”

十八阿鼻刘叹了口气:“你帮了我洗刷冤屈,可是个大人情,哪儿有欠着不还的道理?造孽哟,真是一个敢提,一个敢干……”

这事儿是不容易。

一个弄不好,十八阿鼻刘自己,也会得罪那些吃香火的。

我立刻说道:“多谢——我一定想方设法,保护好你!”

可身后立马就是一声冷笑——是楼家女。

那表情显然像是在说,你指着什么说这种话?

那眼神把我看的挺不好意思。

不过,人家肯给我帮这么大的忙,我不管自己本事大小,豁出一切,我也一定要保护好了他。

十八阿鼻刘摆了摆手,意思是现在没有说话的功夫了,一马当先,奔着前头就跑。

岁数不小,又被关了这么久,腿脚挺利索啊!

我立马也跟了上去。

十八阿鼻刘一边跑,一边拿着那个小烧火棍四处乱画,那感觉像是挑起了前面的帘幕,又拨乱了后面的帘幕,这一跑起来,别说,后面追逐我们的声音,真的逐渐减小了。

而跑着跑着,半夏一把拉住了我:“小哥哥,咱们要出去可以,可是我爹……”

我看了十八阿鼻刘一眼。

老头儿虽然没回头,可跟脑后长眼一样,不等我开口,就说道:“过一会儿,我带你去。”

半夏一下就高兴了起来。

又跑了不知道多久,到了一个门口,十八阿鼻刘指着那个门就说道:“小孩儿,把这里给打开,咱们就能出去了。”

又是一道断龙石。

想必,是这第五层跟上面那一层的交界——来路已经被堵死,只能另开一条新路了。

我立马就拔出了七星龙泉。

可谁知道,这么一抬手,就觉出来了——不对啊,不是说无极镯只能把人的行气压一炷香的时间吗?现在时间早就过了,怎么我这行气还没恢复呢?

楼家女也觉出来了,冷冷的说道:“我的法子,比其他楼家人重一些——算了,你躲在后面吧,我来。”

可这是断龙石啊,你的无极镯,能打开断龙石?

我就盯着楼家女活动了一下手腕——分明是名门深闺大小姐的模样,实在很难跟赏金猎人这种身份连接在一起。

可她一抬手。我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酒气……

果然,楼家女才刚一抬手,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。

“嗝。”

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。

酒金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