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47章 一醉千愁

酒金刚猛然回头,死死盯着色金刚,声音冷了下来:“老三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敢有什么意思。”色金刚连忙说道:“不过是想提醒老四你一句——咱们在这做牢头儿的,那都是背着罪孽,发了重誓的,要是再坏了规矩,那罪孽就更深重,以后的处境,也就更坏啦!”

对了,高老师说过,银河大院的规矩,要是跟外头相通,那是最大的禁忌,高老师说,他也曾经见过,有一些守卫得到了犯人的好处,曾经试图引人进来,或者放人出去,可没有一个成功的,而东窗事发,那些守卫,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酒金刚跟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,酒意彻底消退,脸色顿时就是一片惨白。

那个惩罚,会有多可怕?

色金刚像是看出来,柔婉的说道:“老四你也别在意,东隅已逝桑榆非晚,咱们现在把这几个东西给抓住,保不齐戴罪立功,事情就过去了。”

在他们的立场上,很明显,色金刚是为了酒金刚好。

酒金刚连连点头:“可多亏了你提醒了,老三,我记你这个人情。”

色金刚摆了摆手:“哎呦,都是在银河大院干活的,同是天涯沦落人嘛。”

说着,活动了一下手腕,对着我们就走过来了,声音柔媚:“外面的世界那么好,你们是再也见不到啦!不过,以后可以跟着我……”

楼家女捂着胸口,眼色阴沉了下来——谁都知道,要是真的被四大金刚捉到了银河大院,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,而囚犯越狱,也是罪加一等,这十八阿鼻刘的日子,也会比现在更坏。

半夏就更别提了,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:“小哥哥……”

可就在色金刚要出手的一瞬间,一双手忽然鬼魅似得从后面伸出来,十指一合,死死抓住了他的手。

酒金刚。

酒金刚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:“你说,我女儿,为什么过的不好?”

色金刚转头,难以置信的瞪着酒金刚。

刚才酒金刚说什么多亏提醒,根本就是麻痹色金刚,好背后偷袭,把他制服!

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子女宫上一片凹陷,黑气上涌,大不吉利,你女儿现如今,虽然浑然不觉,可正身处险境,半个月之内,必定一场大劫——血光之灾,这个大劫要是躲不过去,那你屋里的牌位,可能就真要派上用处了。”

色金刚忍不住了:“老四,你疯了?听他胡说八道?你女儿不是早就……”

酒金刚却像是根本没听到色金刚说什么,手上一紧,眼神一厉:“那你说,怎么办?”

我答道:“我尽全力,一定帮你保住她的命。”

酒金刚的眼神,忽然露出了说不出的柔软:“那,我先谢谢你了。”

色金刚彻底明白了酒金刚什么意思:“你真的疯了……”

酒金刚顿时大怒:“你个娘娘腔,有什么祸事我自己承担,管你什么事?”

这话直击痛点,色金刚一听“娘娘腔”三个字,修的精致的眉毛,瞬间倒竖:“你说谁娘娘腔?”

“谁认说谁!”

色金刚拳头握紧,忽然就是一个冷笑:“行啊,既然你执迷不悟,我先把你这个叛徒给收拾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数不清的破风声从四面八方炸起,简直让人目不暇接——不过,现在能用龙气,我的视线比之前清楚了许多,这是色金刚之前用来捆我的那种红线。

据说,他摸过月下老人的红线?

我只看得出来,这些红线比之前对付我的,要粗壮很多,而且,隐含着红煞气。

动真格的了。

那些红线一点死角都没有,眼看,就要把酒金刚缠的严严实实的!

可酒金刚的眼神也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——刚才迷茫混沌,可现在,母豹子一样,露出了凌厉的凶光,只见那道脏兮兮的灵气炸起,徒手就把那些红线一把抓住。

色金刚瞳孔骤然一缩,酒金刚一丝畏惧也没有,“啪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红线在酒金刚手上直接扯断,可我看得出来,酒金刚手头的灵气,也瞬间被红线上强大的红煞气反伤,一双手掌,皮肉翻卷,鲜血淋漓!

色金刚也不是吃素的,翻身上来,矮身猛撞,酒金刚反手一抬,力道极大,色金刚瞬间被甩出去,上半身歪过,红线再次追上来。酒金刚翻身避开,两只手成了爪状,划起破风声追了上去,色金刚歪头躲过,酒金刚的手瞬间把石壁砸出十个窟窿。

色金刚吃了一嘴石壁上的粉尘,表情越来越难看了。

这俩金刚实力相当,简直是神仙打架,最后只能两败俱伤。

酒金刚是故意跟色金刚打起来——就是为了放水,把我们给放出去,好找到她女儿。

于是我拽上了老头儿一行人,一秒也没耽误,奔着那一面断龙石就劈了过去。

从这里劈开,就回到普通的牢房了,等把事情办完,就能出去了。

一出去接触到了日月星光,那潇湘就安全了。

我一转身,就听见酒金刚的声音在一片破风声之中响起:“为了谢你——那个三九璧,我送给你了。”

那个三九璧?

“反正,我女儿要是活下去,我就不用喝酒了,我根本就不喜欢酒味儿。”

我瞬间就明白了——她对酒那么讲究,竟然不是馋,只是为了喝醉。

俗话说一醉解千愁,喝醉了,就能忘记很多痛苦了。

十八阿鼻刘暗暗叹了口气——有了知己的感觉。

跟他想方设法搜集毒蘑菇,是如出一辙。

他们都失去了最珍爱的人。

龙气猛然在七星龙泉上炸起,奔着那个断龙石就削了过去。

可没没想到,就在摧枯拉朽最后的一瞬间,我的手腕猛然一疼。

楼家女敏锐的觉出来,看向了我身后。

那个干巴巴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有本事的。”

这个指甲挠玻璃一样的声音,是——气金刚!

“老大!”身后色金刚的声音顿时兴奋了起来:“老四已经疯了,就指望着你主持大局了!”

他也追上来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