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50章 大逆不道

“相公!”

这个时候,江采萍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头顶!”

我抬起头,就是一怔。

一只手从琉璃瓦上伸了下来,就好像要进这个洞口掏老鼠一样!

那只手,跟之前那个棺材板成精一样,有神气。

有一些吃香火的,已经耐不住了。

那一道神气,极为纯正,可是,十分微弱。

在往外头一看,我弄明白了,这次过来的,都是棺材板那种“野神”。

什么叫“野神”呢?

也就是,虽然正正经经有庙,可不在神话体系之中有编制——神灵的力量来自信仰,知名度越大,越是人人传唱的神灵,比如关二爷,二郎真君这一种,力量也就越强大。

那些“野神”举个例子,比如村头一棵树时间久了,有灵气,被人敬奉成树神,或者某个师爷生前神机妙算,死后被其他师爷膜拜,给自己求个聪明才智,也能吃上香火,但是随着信仰的消失,力量日渐式微,跟棺材板参星小仙一样,沦落在荒郊野外无人问津,徘徊在被人遗忘,以至于消失的边缘。

这是官方和民办的区别。

而那些野神为了自己窘迫的环境,自然把希望寄托在抓住潇湘立功上。

既然如此——我一寻思,那种跟潇湘在位的时候,平起平坐的正神,比如河洛一类,恐怕倒是没来——哪怕当初潇湘树敌无数,可她现在都这样了,他们放不下身段,为了不落个落井下石的名声,宁愿坐山观虎斗,别弄脏自己的手。

反正,这一次,叫谁看来,潇湘都逃不过去了。

这个第一个伸手的野神,自然是名不见经传,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庙里的,照着以前,我只能辨认出神气,却还不能看清神气的含义。

可现在能用龙气,眼睛一片清明——这个伸出手的野神,浑身的行气极为微弱,只剩下一只手上还残存神气了。

这可能是靠着手享受香火的。

下头忽然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是色金刚紧张的声音:“老大,他——他们怎么上咱们这里来了?”

气金刚的声音也气喘吁吁的响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那长鳞的小子不对劲儿……”

不用回头也知道,那些守卫和四大金刚又来了,已经聚拢在了十八阿鼻刘身侧。

“神气……”那些守卫本来喊打喊杀的,可他们也没见过这个场景,全给僵住了:“咱们银河大院,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还有一些,直接跪下顶礼膜拜,大气都不敢出,更别说继续追杀我们了。

可气金刚冷冷就说道:“都给我起来!咱们惹上大麻烦了!”

没错——这么多神上银河大院来,真出了什么事儿,自然要他们负责。

财金刚也明白什么情况了:“可是……”

气金刚厉声说道:“你还想不想回去了?”

回去,回哪儿?

可这一声,剩下三个金刚,都不吭声了。

气金刚大声说道:“这十八阿鼻刘和那个长鳞的勾结,要干点大逆不道的事儿,把他们抓住!抓住了,咱们能立功,说不定还能回去,抓不住,咱们也得被牵连!”

气金刚这么一声令下,色金刚和财金刚立马就要往前冲,想先把十八阿鼻刘给抓住。

十八阿鼻刘一画起了阵法来,跟老僧入定一样,周围什么声音,似乎都没能影响到他,还是纹丝不动。

我心头一紧,可一个身影立马就扑了上去。

金毛。

金毛依然叼着聚宝盆。

财金刚见状,视线就拔不开了——他进银河大院,似乎就跟聚宝盆有关,现如今聚宝盆送到了他面前来,哪儿有错过之理,当时就不管不顾,对金毛扑过去了。

气金刚见状,气的大骂财金刚鼠目寸光,可财金刚为了聚宝盆,之前能跟他打起来,现如今,更不可能听他的话了,一门心思,全在金毛和聚宝盆上。

色金刚倒是不管不顾,奔着十八阿鼻刘蹿了上来。

可刚一扑,就被一个身影挡住了。

色金刚一抬头愣住了:“老四……”

是酒金刚。

酒金刚面无表情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别的不关心。”酒金刚缓缓的说道:“我只关心我女儿。”

色金刚气的脸都要抽筋,气金刚就更别提了:“大难临头——你还反咬一口,你,你糊涂啊!什么女儿,死活有什么要紧,再生一个不就行了?”

可酒金刚跟吃了迷魂药一样,就是不让开——而一听气金刚再生一个女儿的高见,当时眉头直竖,对着气色二金刚就扫了过去。

气色二金刚也气得够呛——前狼后虎,自己人反,只好先对付酒金刚。

这个时候,楼家女清冷的声音,也在黑伞下面响了起来:“比起下面的事儿——不如,管好你手头的事儿吧!”

那只带着神气的大手,直接掏下来,正对着豢龙匣的方向。

跟神为难,大逆不道。

可我没别的办法。

靠着那个人参果的力量,把龙气汇聚了起来,诛邪手对着那只手就拍了过去。

诛邪手煞气极大,毕竟是大汉练了一辈子的,而龙气炸出,那只手,瞬间被掀翻。

“他把神给……”

一个声音难以置信的响了起来:“他疯了……”

是色金刚的声音。

其他那些要冲上来的守卫也全傻了眼。

“他敢对神出手……”

“他到底什么来路?不怕天打雷劈?”

我见过被天打雷劈的样子,当然会怕。

但是,我没有怕的资本。

我只要潇湘平安。

这一瞬间,那只手退到了外面,外面,也是一片轩然大波。

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”气金刚一边要把酒金刚给推开,一边大喝:“在他们酿成大祸,连累咱们之前,把那个做阵的给抓住!”

那些守卫回过神,继续往前头冲,可他们现在已经惴惴不安。

谁也没想到,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儿。

守卫人山人海,很多!

我心里一沉,可最前排一些守卫,忽然就跟烟花一样,被撞的直接往后飞。

江采萍挡在了十八阿鼻刘空门前面。

她不看我的时候,视线凛然,仙气飘飘,好似一尊女神像。

“你高兴的有点早。”楼家女又开了口:“我要是你,上面就足够担心的了。”

上面……

果然,那只手松开之后,数不清的神气压了下来!

眼看着江采萍他们把十八阿鼻刘护的妥妥帖帖的,我也就放了心,一手撑在了琉璃瓦上,直接翻了上去。

一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我心头一震——从来没见过这么密集的神气。

许许多多的“野神”站在外面,龙气上涌,勉强能辨认出来那些神气的形状。

遥远缥缈,宛如残旧却依然辉煌的画卷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

哪怕神气都稀薄,可数目太多了,神气,也太纯正了。

谁也不可能白吃这么多的香火。

我的心,从来没被压的这么紧过。

那些野神互相看了一眼,一言不发,盯着我的眼神,有的冷漠,有的复杂。

想必,他们也没见过这样逆天而行的人。

而这一瞬间,隐隐约约,我觉出有一个模样是年轻女人的“野神”,手上一个东西翻转了一下。

还没等我看清楚,忽然面前就是一阵飓风。

就跟人吹开蚂蚁一眼——要把我直接吹开!

根本就站不稳,这就是——神的力量!

我要是被吹开,他们从这里下去,潇湘就……

我没有一丝犹豫,一把将七星龙泉,死死的楔在了那个口子上。

只要我不死,我就不会离开这里一步。

那个飓风刮的脸生疼,皮肉几乎都要离骨而去,可我紧紧抓住七星龙泉,就是不松。

一个声音,忽然就从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这次确实是一个大劫,您还是快回去吧!”

这个声音是……

水天王?

他也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