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52章 三合香灰

只要屋顶子塌了,那些神气自然会一拥而入……

我脑子里顿时就白了。

那些野神,之所以被琉璃瓦房顶子阻隔,完全就是因为银河大院为了防止有人用方术出入,在里面加了很多的秽物。

方术忌讳秽物,吃香火的自然更忌讳,所以他们才会被拒在外面进不来。

守琉璃瓦那么大的地方,还这么吃力,要是整个房顶全断开,那……

那些神气,显然也抓住了这个机会,立刻对着这里就冲了过来!

难道,真是老天注定……

可谁知道,就在这最后一瞬间,一阵破风声,忽然就从后面响了起来。

我立马说道:“水天王,快让开!”

身后水天王的神气,几乎是瞬间就闪避了过去。

这是——三合灰的味道!

天葵,人中白,人中黄混合了百年大庙香灰,武先生专门用来对付邪祟的,不过年代不同,现在极少有人用了。

虽然材料常见,但是——如果是从特殊的人身上取来的,那效果也特殊。

比如,四十四年石女天葵,百岁屠夫人中白,十残人中黄……

这东西极为罕见,不光对付邪祟,哪怕吃香火的,也受不了这种东西!

那些神气,远远的就盯着我们。

“哥!”

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没事吧?”

哑巴兰?

回过头,不光是哑巴兰,程狗,苏寻,全来了。

我不由一愣:“你们……”

他们用一道又一道粗长的金丝玉尾,缠住了金刚铁柏,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,把那些崩坏的琉璃瓦,硬是全兜住了!

程狗蹲在琉璃瓦边缘,喘气喘的舌头都吐出来了:“沉——真他娘是体力活!”

说着给哑巴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

这是自然,没有哑巴兰,这种体力活,谁也扛不住。

哑巴兰神色傲然,拳头往胸口拍了拍,意思是这还用说?

结果程星河又补上一句:“血脉压制——他们家都是猿人。”

一听猿人二字,哑巴兰拳头改了方向,就要捣程星河脑袋上。

我却没能笑出来——我看到,程星河和哑巴兰的手上,密密麻麻,全是血痕。

他们为了那些金丝玉尾和金刚铁柏,吃了多少苦?

而苏寻就更别提了,他根本没抬头,而是蹲在了房梁上,在做阵——帮我挡那些野神,用的,又是心头血!

我反应过来,几乎跳脚大骂: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送死的事情,我一个人就够了,你们为什么要得罪这些吃香火的?这是吃香火的!

程星河躲开哑巴兰的拳头,松了松衬衫领口,看向了那些缥缈的神气,二郎眼是一如既往的澄澈,那么怕死的一个人,一丝畏惧也没有:“还不是你这个不孝子害的,怕白发人送黑发人,所以给你个惊喜——天空一声巨响,你爹闪亮登场。”

你大爷。

我刚要骂他们,忽然程星河对着我就扔过来了一个东西:“戴上。”

我一把接住,是个瓶子插树叶的护身符,抬头就看见,他们三个的脖子上,一人挂了一个。

那个护身符,我从小就看到大。

是高老师店里的明星产品,卖五百九十九,进价三块。

瓶子是塑料瓶,树叶是桉树叶,取的是“平安”二字。

难怪他们能进来——不知道,是他们软磨硬泡了高老师,还是高老师看我一个人走了,放心不下,又把某个进入这里的秘密入口告诉给他们了。

我眼眶子一阵发酸。

我再也不用孤独了——这些回忆,够我一辈子都不孤独。

哑巴兰眼尖:“哥你眼睛怎么红了?”

“让雨水冲的。”

“你还知道下雨呢?”楼家女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你觉得,这么送死,有意义吗?”

下雨,就没光。

我抬起了头。

楼家女接着说道:“老头儿那,再有五分钟等不到三光,就真的回天乏术了。”

程星河听出了什么意思,眯着眼睛看向了天空,狗洗澡一样甩了甩头发上的雨,皱起了眉头:“这你爹就帮不上你了,下五洋捉鳖勉强可以,上九天揽月还差点火候。”

那是差一点吗?你可够谦虚的。

我心里沉下来,而且,三合灰的效果,也扛不住多长时间——现在下着这么大的雨,很快就会被冲开。

苏寻一来了之后,就一言不发,我看得出来,跟在荣阔雪山上差不多,不是他体质不好,是他为了这个阵,把全部的精力都拿出来了。

为什么,你们全不怕死?

可现在,没有日月星光,这个时间,天马上就要亮了,月亮和星光,要等到一个白天之后,才会重新出来。

一个白天——我们没可能撑住一个白天。

楼家女在黑伞下大概是看起了表:“距离月光和星光消失的时间,我给你按着现在的历法算一算——十,九……”

这么快?

现如今,那些三合灰被冲的差不多了,金刚铁柏和金丝玉尾的工程毕竟粗糙,也确实撑不住多长时间,在我们脚下就是不堪重负的“吱呀”声。

这么厚的云,怎么可能破开?

楼家女的声音,还是不带一丝感情:“三,二……”

我的心越来越紧——没用了?

“七星!”

一直抬头盯着云层的程星河忽然大声说道:“你看!”

我抬起头,也愣住了。

只见一道矫捷的,带着龙气的身影,出现在了云层之上,像是把云层,直接撕裂!

一道光芒,就从缝隙之中透了下来。

雨还在兀自下个不停,这是——太阳雨!

琉璃瓦下,顿时就是一声欢呼——飞毛腿的?

太好了,管用了!

那些人形的神气,也不由自主,看向了天空: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好大的胆子!”

我抬起头,就看见那个身影——是一条龙!

那条龙身上,有极其美丽的色泽!

不过,这条龙似乎没有角——是螭龙!

我瞬间就想起来了,是锁龙井里,那个螭龙?

上次白藿香说过,那个螭龙中了很重的毒,需要疗养,现如今,已经好了?

太好了,想不到,能在这里,帮上这样一个大忙!

可这一瞬,那些神气眼看着三光倾泻,都不耐烦了,对着我们就冲了下来。

程星河立马就挡了上去,一把三合灰出手——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,他真敢干!

可三合灰被雨水一泡,一片稀烂,哪儿还能跟平时一样撒出去?

那个年轻女人形状的神气一甩手,飓风卷过,直接把程星河吹了一个跟头,脑袋重重撞在了檐角上。

哑巴兰也着急,接着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忽然就念了请神咒。

这一瞬,数不清的野神,跟被拴上线的风筝一样,不由自主,就被他的阴阳身给吸引过去了!

可哑巴兰的体格根本支持不住,眼睛,嘴角,耳朵,都开始流血!

我不能让他们陪我倒霉!

我立马冲了上去,七星龙泉一横,可胳膊瞬间就抬不起来了。

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细线,死死缠住了我的胳膊!

跟吞天虫一样!

我立马就明白了,对方一直默默注视,没动手——就是想摸清楚我的底细,找到克制我的东西!

我努力抬起手,一股子血就从龙鳞下流淌了下来,可我顾不上疼。

我一定要保护好了他们!

“嘣”的一声,那一道线,瞬间被我生生拽断!

身后当时就是“嗯?”的一声,似乎十分意外。

但很快,数不清的线,对着我就缠过来了!

不好——这下,挣脱不开了!

眼看着那些神气要冲下去的时候,忽然,我就听到一个极其动听的声音,在头顶响了起来:“趁人之危——难怪你们现在成了野神。”

这声音耳熟啊!

我抬起头,就看见,螭龙已经扑了下来,而它身上,竟然坐着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