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54章 屠神四使

这样不行——我的心瞬间揪了起来,她怎么办?

“小龙女!你别去,太危险了!”

她低下头看我,眼神澄澈而又慈悲:“别管我,把你的事情做好就行了。”

这一瞬间,我脑子里像是猛然回忆起了某个残片——是不是,很久之前,也有个人跟我说过,别管我?

后来,我是怎么对待那个人的?

“唰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头顶忽然一道光闪了过去,犹如要把混沌天地劈开的一把利刃。

闪电。

闪电一起——雷就要来了!

头顶上的铅云更厚了。

小龙女回头看向了天空,也微微皱起了眉头——这个雷,好像比她预想的更快!

而下一瞬,周围缥缈的神气似乎高兴了起来:“这下,她走不了了。”

“他们来了……”

他们?

水天王的声音也一下响了起来:“糟了……”

几乎与此同时,我就听到东西南北,四个破风声,同时对着小龙女冲了过来。

像是四道利箭一样!

上面缠绕的四道神气,耀目生辉!

那四道绳子,交错纵横,组成了一个天罗地网,对着小龙女就盖了下来。

这些神气,比之前的那些野神的,可璀璨多了!

不光璀璨,而且浓烈。

比那些野神不知道厉害多少!

难不成——是正神?

我抬起头,就看见了四个身影,正立在四个方向上。

我还是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。

可跟之前看野神不一样——野神,是过于黯淡,而这四个,是过于耀眼,无法逼视!

我的心猛地就沉了下去。

那道子神气一冲,我整个人被掀翻出去好几步,不光是我,楼家女,和程星河他们,顿时全站不住了,哑巴兰吸引过来那些野神,也瞬间全被冲散。

简直,跟一道飓风一样。

一抬头,小龙女和螭龙,立刻就被天罗地网给压住了!

她们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!

不光如此,小龙女的身体上,那道子伤痕,再次出现,显然,她的神气被伤痕压制的,虚弱了许多!

东边那个身影缓缓说道:“你执迷不悟——不光往外逃,还敢上这里来送死?”

那是个极为威严的,中年女人的声音!

小龙女雪白的皮肤被那些网子一碰,瞬间就烧灼了起来——螭龙也是一样,华美的鳞片一下就发了焦,咬了牙去忍,才没发出哀鸣。

简直,跟人间的炮烙一样!

我的心倏然一疼。

小龙女自然也熬不住了,可她还是抬起头,盯着那四个耀目生辉的神气:“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儿——不跟你们一样,当任人摆布的傀儡。”

西边又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

这个声音,跟中年女人灭绝师太一样冷漠的声音截然相反文质彬彬,满怀慈悲。

“假仁假义……”

小龙女想挣扎,可是越挣扎,那四道绳子就越紧。

“把那四位都惊动了……”

水天王的声音一紧:“这下,丹凰神君只怕凶多吉少……”

我立刻问道:“这几个是谁?”

水天王梗了一下:“屠神使者。”

我的心里倏然一提,就是他们?

那些,专门对付犯错神灵的存在!

那剩下南北两个方向,没说话的那俩,难道,是江辰背后那一对兄弟?

我想辨别,可那两个不开口,我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那些——要害我和潇湘的真凶。

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他们抓下来,将一切问一个清楚,可现在,一来我没那么大的本事,二来,现在不是时机。

东边那个威严的女声一厉:“那你等着,再受一次九天雷烙吧!”

小龙女动不了,那天雷下一秒就直接劈下来了。

她是为了帮我来的——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我面前被抓回去。

她说过,她再也不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继续数玻璃珠子了。

可刚一动,一只手就死死抓住了我:“你疯了?”

楼家女?

她的脸被遮挡在大黑伞下,可声音凛冽了起来:“这已经不是你能插手的程度了——那是吃香火的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程星河的声音也紧张了起来:“是啊,七星——我知道你是好心,可好心也分怎么用,能帮上忙,我绝不拦着你,可人家是神仙打架,你去了,除了当个炮灰白送命,还能起什么作用?”

可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但凡能有一点作用,我就绝不可能在后面当缩头乌龟,看着人家因为我而受大罪。

潇湘——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。

可楼家女继续说道:“我刚才已经看了——再有五分钟,十八阿鼻刘的阵法就做完了,只要做完,那你那个豢龙匣就安全了,难不成,你想着,豢龙匣安全,你这个做主人的倒是送了命?你不想团聚了?”

我想,我当然想。

是啊,小龙女帮我挡住了一切,我要是一下去,就能继续和潇湘双宿双飞。

可我不是那种人。

我回头看着程星河:“我要是死了——跟潇湘说一句,让她帮你开玄武局。”

程星河知道我是什么脾气,二话没说,上去就扑:“雷来了,你他娘别找死……”

可他远远没有我快。

我一步抄上去,直接把龙气全部引出,奔着那四道绳子就砍了下去。

除非在天雷坠落之前,把小龙女从下面给放出来,否则,她就完了。

“当”的一声巨响,龙气猛然从七星龙泉上炸起,奔着那四道绳子就劈下去了。

水天王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千万别……”

不光水天王吃惊,其他所有的吃香火的,顿时都被镇住了:“他——哪儿来那么大的胆子!”

这一瞬,龙气确实劈在了绳子上,可两下里一碰,我才觉出一阵剧痛。

手上的龙鳞,啪的一声脆响。

裂开了!

而龙鳞裂开的缝隙下,一股子温热的感觉,就弥漫了出来。

血。

不光如此——我整个人重重的翻了过去,那一道力气,竟然直接从绳索上,弹回了我自己身上。

“咣!”

天旋地转下,先是一声巨响,我才觉出四肢百骸的剧痛。

我身下,全是琉璃瓦——相比全身的剧痛,皮肤上被划出来的口子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龙魄,龙鳞,全碎了。

“七星!”

远处有人喊我,但很快被一阵琉璃瓦破碎的声音给淹没了。

程星河?

他怎么样了?

我想挣扎起来,可怎么也挣扎不起来!

“那可是屠神使者……”水天王的声音发了急:“什么行气,在他们那都不管用!”

雨水哗啦啦砸下来,把血冲的扩散出一团,我勉强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发红。

刚才,就好比自己的那一下,全砸回到了自己身上来了。

充血的视线后,我看到了程星河被埋在一大片琉璃瓦下,哑巴兰也被撞出去了老远,险险的挂在一道快折断的梁上,苏寻岿然不动——可身上千疮百孔,也全是伤。

每次,都是一样。

他们都为了我倒霉。

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。

而小龙女就更别提了,她厉声说道:“你不用管我——不然,我不就白来了吗?”

可话音未落,头顶上一阵重压,那个雷,马上就要下来了。

一重一重的耳鸣之后,我听到了议论纷纷的缥缈声音:“他敢往屠神使者手里撞。”

“还是这么大的胆子!”

“过了这么久,吃了这么多的苦——他怎么还是一点也没变?”

那些声音惊异之余,竟然是压不住的佩服。

那个严厉的女声立刻说道:“你来的也好——正能以儆效尤,给其他吃香火的看看,狂悖乖谬,逆天而行,是个什么后果!”

年轻男人的声音,则是不住的叹息:“你都沦落到了这个地步,也该改了啊……”

以前,我干过这一类的事情吗?

既然如此,那再干一次,又怎么了?

可身体跟碎了一样,别说凝结龙气了,连站起来都够呛。

是啊,我只是商店街一个看风水的,默默无闻,肉眼凡胎——这根本不是我应该干的事情。

那道雷,从云端上,奔着下面就劈了过来。

我是不行了。

但是——如果,使他们口中说的那个“我”呢?

那个——让万龙阵里,所有的龙,全部跪下的“我”呢?

脑子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金戈铁马,大军压境,

我跟现在一样,只身一人。

可我拿起了一个东西,扫过去——不管面前是什么,也摧枯拉朽,如入无人之境!

而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出,某种身体记忆像是被唤醒了。

好像,我曾经做这个动作,千百次一样熟悉。

我抬起了手来。

用那种近乎本能的动作,对着那四道绳索,就削了过去。

有缥缈的声音吃惊的响了起来:“他想用这个身体——痴人说梦!”

“刚才才吃了大亏,现在,还敢上来,他不是勇敢,是鲁莽!”

“不对!”那个中年女人的声音,却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:“这是……”

龙气倏然被聚集了起来。

从来,没有这么强大过。

在天雷落在小龙女和螭龙身上的最后半秒,龙气猛然从七星龙泉上炸开,那四道绳子“嘣”的一声,就是一道脆响。

四个身影,猝不及防,全踉跄了一下。

那四道绳子,断了!

与此同时,一道雷在我面前,重重坠落了下来。

“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