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58章 一场赎罪

是花奶奶。

花奶奶跟水百羽,直接沉了下去。

我立马要伸手把花奶奶给捞上来。

可花奶奶没伸手,两只极快的手,都死死摁着水百羽——好让那些胥蛭把水百羽给缠上。

水百羽一下愣了,立刻挣扎了起来。

那些胥蛭早就等不及了,马蜂一样围了上来,缠住了水百羽。

花奶奶盯着我的手,一瞬间有些失神:“你——不恨我?”

恨她,贪生怕死,为了活命,把水百羽给放出来了?

我摇摇头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想活。”

她颤了一下。

她丢下我,也是因为想活,而之所以想活,是因为厌胜门二宗家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她已经把青春给拿回来了,就想着去找二宗家。

我把手伸的更靠下了:“你上来,我带你找!”

可花奶奶还是不伸手,她露出了赧然一笑:“给你添麻烦了——等你找到了他,告诉他,胡桂花等了他一辈子。”

我一愣,花奶奶用足了力气,就把水百羽给塞下去了:“快走——再不走,就来不及了!”

我往前一扑,就抓了一个空。

花奶奶跟水百羽一起沉到了水里,她脸上,还挂着那个笑。

他们一起被胥蛭抓到了水底深处。

她是听出来了,我跟四相局关联这么深,找到二宗家的几率,比她大。

也认定了,水百羽是个绊脚石,花样百出,不消灭了他,我可能就逃不出去。

我心里一阵难受——完全不必,水百羽我对付的了!

楼家女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:“这算是,她一场赎罪?”

这是她自己选的,她是觉得,要不是她,水百羽可能根本就逃不出来。

她是个有良心的人,可有良心的人,为难的只有自己。

“七星!”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再不走,来不及了!”

那些喧嚣的声音,越来越近了。

我看向了飞毛腿,飞毛腿不等我说,拉起了餐车,直接冲到了水池子上。

叫谁,不觉得这是泥牛入海?

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飞毛腿并不是要表演铁掌水上漂,而是直接撑起了餐车:“抓紧了,别掉下来!”

哑巴兰有点看不惯他,还想反唇相讥:“你能有多快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飞毛腿忽然就把餐车的方向一转,贴着墙壁,跟壁虎一样,从侧墙上闯过去了。

我顿时就傻了眼了——不是从水面上,是从墙上?

可这种壁虎一样的角度——谁能做到?

一般人,只怕直接就侧翻了,可他快!

餐车几乎是腾云驾雾,就从墙上冲过去了,比我小时候坐的“疯狂老鼠”还刺激。

程星河瞪大了眼睛,喃喃的说道:“看来牛顿不管咱们这旮旯的事儿……”

后来我才知道,飞毛腿仗着自己腿快,参加了好些电视台的闯关节目,可惜后来闯关节目收视不高,这差事也就黄了,不过,有这种经验,他能干出好些挑战极限的事儿。

早听说过古代的飞贼能飞檐走壁——现如今,真是开了眼了。

餐车落地,我们一帮人歪过去就要吐。

飞毛腿傲然看着哑巴兰,一副“你现在怎么说”的表情。

哑巴兰一边吐,一边竖起了大拇指:“要一给一,童叟无欺!”

而我回过头,后面那些追我们的也没被一个池塘拦住,很快也能渡过来。

眼前就是艮位了。

程星河他们全抬头看着我。

这地方,是个死角。

怎么过去?

我吸了口气,就想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。

可不行了,我根本拿不起来!

身后一片喧嚣马上逼近的时候,忽然面前“哄”的一声,那一道墙,轰然就倒下来了。

这是——天助我也?

我们一帮人,奔着墙后就冲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,面前忽然豁然开朗。

我觉得出来,我们像是过了一个阵。

那个阵,把后面的追兵,全部阻隔住了。

好厉害的阵!

苏寻因为身体缘故,一直没有吭声,这会儿终于开了口:“这不是人能设的阵法,除非……是跟山石有关,吃香火的!”

吃香火的?

还没想出来,我只觉得,脑袋一阵剧痛,简直快要从中间裂开,只能蹲下,气还没喘匀,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姑爷。”

阿满?

我一愣:“你怎么也……”

不是是说了吗,她们这些吃香火的,全部得到了通缉令,都要抓潇湘的,她要是帮我,那也是众矢之的!

我明白过来了,小龙女和螭龙赶过来救我,是阿满叫来的!

可阿满蹲下身来,微微一笑:“我是讨厌白潇湘,不过——为了救你,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她上次从满字金箔出来之后,就一直盯着这件事儿呢?

“可你怎么办?”

阿满微微一笑:“你放心,我聪明的很——不会露出马脚的。”

这话,莫名其妙竟然有些耳熟——也像是听过!

可脑袋实在太疼,根本就想不起来了。

那个阵法后,隐隐约约也有撞击的声音,像是很多人想追过来。

阿满歪头:“姑爷,你先走。”

“可是你……”

阿满没回头,说道:“我只要,你能在困难的时候,记住还有个我,就行了。”

我也知道,这有多危险,立刻就要拉阿满回来,可是还没身后,数不清的石头忽然从侧边滚了下来,直接把我和阿满拦住了。

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:“你傻不傻——她特地给你机会,不跑,对得起她吗?”

飞毛腿就更别提了,餐车绝尘,就从前面给闯过去了。

这明明是我和潇湘的事,为什么要连累这么多无关的人?

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——我想变得更强,我想靠着自己,去保护重要的人!

“嗯……”

我听见一声低低的,痛苦的呻吟,是谁的声音?

啊,是我自己的。

是程星河第一个发现了:“七星,你怎么样了?”

我吃苦吃惯,很少会叫出声来。

头越来越疼,越来越疼——似乎头上的一个地方,要裂骨而出。

我一摸,头顶那个“赤毛癣”,似乎鼓出来了一点。

打什么开始的?

对了——是打刚才我回忆起,以前那个“我”的时候开始的。

“七星!七……”

耳边忽远忽近,渐渐一片混沌,什么也听不到了。

跟着这个剧痛一起,还炸起了数不清,残碎的幻象。

有千军万马压境,喊打喊杀。

还有很多人,在后面死死的追我,甚至——用石头扔我。

那是一种很怪的石头,那个石质看上去很普通,黯淡无光,可砸在身上,不知道为什么,钻心的疼。

我想开口:“不是我——不是我……”

可话到嘴边,我自己却被镇住了。

那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——更像是,一声哀鸣。

龙的哀鸣?

哪里都疼,尤其“赤毛癣”疼的厉害,还有许许多多虚无缥缈的声音:“痴心妄想。”

“让他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好像,人人得而诛之。

这种感觉并不难过,而是孤独。

大千世界,天地万物,我却只孤身一人。

“我在。”

忽然,一片混沌之中,有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有这么一个人,不管我是什么处境,都会一直守在我身边……

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李北斗,你醒了?”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天色变的清明,雨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已经停了。

我面前的——是白藿香?

她一只手被我死死抓住,另一只手,还在认真的动我脖颈上的针。

她光洁的额头上,也是一层细密的汗水。

“谢谢,辛苦你了。”

我松开了她的手,她另一只扎针的手,微微有了一点凝滞。

“这里安全了,大家都没事。”她语速很快,马上不着痕迹的说道:“不要多说话,你身体现在……不大好。”

不大好?

我皱起眉头——她不是经常说,踏上奈何桥,也能把我给拉回来吗?

我第一次听见她说这种话:“什么意思?”

她别过头去看药,像是压着情绪:“从里到外,有一些位置不大对劲,我正在找原因。”

我看向了她说的位置——就皱起了眉头。

是靠着身体记忆,砍坏了屠神绳的那条右臂。

我动了一下,后心就炸了。

右臂——完全动不了了。

好像,是挂在身侧的一条死肉,已经不属于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