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65章 翻山银精

什么叫银精呢?这其实就是宝气化出来的。

民间一直都有传说,如果看见小孩子在夜里出来嬉戏玩闹,那非但不是恐怖的事儿,反而是祥瑞——这底下有东西。

我们商店街也有过这种传说,说首饰店老三,就遇上过银精。

老三祖祖辈辈都是经营首饰的,在旧社会做的很大,但是战乱洗礼之后,就不行了。

到了老三小时候,甚至吃粥都要赊欠。

老三他奶奶后来老去商店街老宅子附近溜达,老三问她看个啥,她神神秘秘的说,不要当那些老祖宗们都傻,他们在好地方,给你埋了好东西。

老三当然就问,啥好东西?在哪儿?

老太太说我要知道不就好了?

结果没过多长时间,老太太没了,老三难过了一阵子,就继续做买卖,可谁知道有天半夜来人敲窗户,外头有个声音说,我找着了,十五晚上到老宅子来,看见小孩儿在哪儿跳舞,往哪儿挖。

老三听那声音,鸡皮疙瘩就炸了——那是他奶奶的声音。

推开窗户一看,就看见窗户外根本没人,地上却有两个脚印子——像是粘了纸灰印上的,风一吹就散了。

老三心里嘀咕,加上日子确实过不下去,就真的跑到了老宅子去看——不出意料之外,真看见了老宅子宽阔衰败的院子下,有几个穿白,几个穿黄,几个穿花的小孩儿在月亮地下转圈跳舞。

那个情况,看着别提多诡异了——他们没影子。

老三吓的不轻,可来也来了,进退两难,可就这个时候,他蹬墙头没蹬住,踹下来了一块瓦,哗啦一声就是个巨响。

这动静一起,那些小孩儿哗啦一下就不见了——老三看到清清楚楚,奔着老树下头第三块方砖钻下去了,活像老鼠。

老三壮着胆子就过去了,记得很清楚,那白衣服的六个,黄衣服的五个,花衣服的是三个,等天亮了,他就过去挖树下第三块砖,结果底下是空的,他挖出了几个坛子,上头还有他们家的家纹。

六坛子白银,五坛子黄金,还有三坛子珠宝——跟晚上看见的小孩儿人数,正好对上。

老三家的铺子,立马就恢复到了以前的规模。

不过老三一听人家提起这个,就直呼放屁,他家东西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——可我上他们家玩儿,还真在角落里,看见了一摞老坛子,不多不少,正好十四个。

老头儿告诉我,那些小孩儿,就是银精——经年累月的宝物化成的,你要见到了,也就合该你发财啦。

古往今来,贵金属因为属性特殊,不知道被多少人的手经过,沾染的人间烟火气,也比其他的东西更多,所以如果埋在了风水特殊的地方,就比其他东西,更容易通灵。

那个东西,既然粘带着金属特有的铁锈味儿,自然就是传说之中的银精了。

也就是,寻宝的指南针。

所以我就想等着有月亮出现的时候,确定一下——银精会趁着月亮好的时候,出来吃月亮的精气,这一点,各种灵物都是一样。

程星河就更别提了,这种传说不知道听说了多少个了,今儿见到了真货,摩拳擦掌的,浑身快蹿火星子了:“七星,咱们跟上!”

这东西既然是宝气幻化的,又强大到了能害人的程度——八成,那些宝气的来源,也十分强大,不是祖产能是啥?

这个时候,那个一身花花绿绿的胖娃娃吃月光吃的差不离了,美滋滋的转身就走——只要我们跟上,就能知道,埋宝的具体地点了。

结果一行人刚要高高兴兴的动身,我一下就拉住了最前头的程星河。

程星河着急,回头用眼神问我是不是等雷劈,我跟他们使了个眼色,他们一瞅,也皱起了眉头。

只见我们对面的一棵黄灯笼树的树梢,忽然哗啦啦动了一下。

这天气,可一丝风都没有。

那个黄灯笼树上,有东西。

他们几个全皱起了眉头,同一个眼神:“妈的,有人截胡?”

果然,这一下,那个银精也感觉出来了,顾不上吃月光,猛地就回过了头,看向了那个黄灯笼树。

这一瞬,黄灯笼树上忽然就下来了一个人,拿着个网子,对着银精就罩了下去。

银精这一下吃惊不小,转头就撞——可我早看出来了,那个网子上挂着一种很特别的气,应该是有定灵漆,把那个银精笼罩住,就出不去了。

程星河他们一下全愣住了,而那个人下来之后,冲着上头就嚷:“捉得咯捉得咯!你们下来莫!”

跟着这个声音的,哗啦啦又下来了几个人。

我看清楚了他们,倒是并不意外。

是白天在井口附近的西川人。

那些西川人打扮却跟白天不一样了,一身装束死紧死紧,跟古代飞贼的夜行衣一样,身上还背着勾儿铲。

程星河立马就看了我一眼,做了个“翻山客”的口型。

没错,白天闻到了那个土腥气,我就猜出来了。

翻山客,也就是盗墓贼。

他们上这里来,绝对不是为了上香。

而是来寻宝的。

翻山客里,其实熟悉风水的也不少——他们要是不熟悉风水,上哪儿去找古代的大墓?

老头儿说过,有一些翻山客看阴穴的本事,甚至比先生还厉害,不过是发财的途径不同罢了,他们不认来生,只认今世。

而翻山客找银精,也是看家本领——一些荒郊野外的夜里,如果出现了小孩儿吃月光,那也说明,底下藏着财宝,厉害的翻山客,就靠着这个,辨认这里的大墓有没有被其他翻山客给翻过,下一次会不会空手而归。

不光他们,只怕白天的西川妇女,跟那个年轻男人,也跟这个事儿有关。

果然,那几个西川翻山客先是对着那个又白又胖的银精啪的吐了一口唾沫——这一口下去,跟给动物戴项圈一样,是个“定”的意思,银精就跑不了了,接着那个翻山客就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为了这个玩意儿,磊子倒是把命给搭上了。”

“也好,少了个人分东西嗦。”

一帮人高高兴兴就要跟着银精找东西,程星河他们都急了——到嘴的鸭子,让他们先吃了?

更别说飞毛腿了,这可是他们家的祖产,让一帮翻山客给截胡,以后下了九泉,还怎么面对祖宗?

飞毛腿奔着前面就蹿。

我却拉住了他们——等一下。

我感觉的出来,有其他东西,似乎出来了。

那帮西川人接着说道:“昨天磊子就说这地方有点邪性,到底邪性在啷个地方莫?”

“说是这地方还有其他东西嗦。”

“有其他东西怕个屁,血米黑灵泥管够——这个银精个头不小,这一次,开张吃十年咯!”

银精拼命的挣扎了起来,但是下一瞬间,银精忽然不动了。

那几个西川翻山客却浑然不觉,还嘀咕着:“给你儿子娶老婆够了嗦?”

是那个说风凉话——嫌弃我没救上两个人的。

闹半天,不是热心,是抱团。

“是嗦,这一次,金盆洗手了。”

是那个抽烟烫到手的——他鬓边有了白发,手脚虽然利索,可看得出来,不会再利索多久了。

银精的视线,盯着那口井。

下一瞬间,那口井里,就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胳膊。

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——数不清的银精,跟啤酒杯子上的泡沫一样,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。

我们全看直了眼,能产出这么多的银精——那底下的祖产,到底有多少?

那些银精悄无声息的扑了过来,抓住了那几个翻山客!

那几个翻山客反应很快,一回头,脸色一变是,手里的家伙就抄过去了——也都是老资格,几铲子就拍扁了几个银精,可这些银精实在太多了,其中一个翻山客一个不注意,脚被拖住,直接给拽向了井底下。

“妈耶……”

那个要给儿子娶老婆的。

他挣扎的过程中,井里再次伸出来了一只手。

但这不是银精的手,是一只枯瘦发黑的手。

而那个手的袖子——我皱起了眉头。

明黄色。

预知梦里,坐在了高台子上的那个“人”?

不用等了——我立马就要出去救人,可这一瞬间,一个声音先我们一步响了起来:“就是这个!”

“抓住了!”

好几个天师府的人出现了,利箭一样,凌厉的从阴暗的角落射出,对着他们就冲了过去。

杜蘅芷那帮人。

果然,盯上这个地方的,不止我们一帮子人。

可那些天师府的一出现,那个枯瘦的手,瞬间就消失了。

沉回到了井里。

那几个翻山客没想到神兵天降,也都吓了个好歹,给孩子娶老婆那个翻山客抬起头,还没站起来,先被死死反扭在地上,傻了眼:“你们是……”

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天师喝道:“是来抓你们的!这一阵死在这里的人,就是你们害的吧?”

“张师兄真是英明神武!”其余几个年轻天师立刻奉迎的说道:“不光抓住了害人的翻山客,还找到了这么多的东西——这可是个大功劳,杜天师一定对您刮目相看!”

卧槽,这不是冤假错案吗?那些人,不是翻山客们害死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