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67章 旧日仇人

我左手引了行气往他身上一抓,他的身体顿时跟个落叶一样,飘出去了老远,但是“咣”的一下,就重重撞在了一道花墙上,花墙年久失修,塌了一半,哗啦就砸了他满头的土屑。

这个张师兄本事是可以的,论资质,肯定跟乌鸡江景之流一样,是家族里的骄傲,从小没吃过什么苦。

不过,夜路走多,总会撞见鬼——呸,我才不是鬼。

这一下所有的见习天师都给愣住了,立马冲了过去:“张师兄!”

那小子被搀扶出来之后,缓了口气,就把那些师弟给甩开了:“谁用你们掺和的,我又没瘫!”

他一张脸红的跟公鸡一样,显然是拉不下这个面子,撸起袖子就要冲过来:“我就不信了……”

作为师兄弟,这点眼力还是有的,立马把他拉住了:“张师兄,你别冲动,那小子不对劲儿!”

张师兄本来就需要台阶,这才“勉为其难”的停下,算是给师兄弟个面子,看着我的眼神别提多恨了:“你到底是谁啊?”

这眼神没刚才锋芒毕露了,带了点忌惮。

“我是谁也没什么要紧,要紧的是,别冤枉了好人,”我答道:“杜蘅芷呢?”

杜蘅芷要是在这里,肯定能说通。

不过,她上哪儿去了?

张师兄的表情又是一变,厉声说道:“你个死残废算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喊我们杜天师的名字?”

这小子说这话的时候,夫妻宫上的桃粉色一闪,跟程星河说的一样,是看上杜蘅芷了。

而他迁移宫和父母宫上的色气都是非常显赫的,论身家怕还真是能跟杜蘅芷匹配,可论品性就够呛了。

我也懒得跟他计较,接着就问:“她到底什么时候来?我跟她说。”

这下,不光张师兄,其他那些天师府的也看不过去了:“那是我们天师府的首席风水师,也是你说见就见的?还有,你这什么口气?”

程星河上来就要说话,不过一寻思,他们本来就看不惯我,把我名字说出来,估计会搞得更麻烦,也就没直接说:“废话,能直呼杜蘅芷的名字,自然是跟杜蘅芷有交情了,哎,你们到底干什么来的?”

那个比较冒失的天师直接说道:“我们找四相局……”

结果话没说完,脑袋上就挨了一下,是张师兄打的:“狗肚子里存不住二两酥油,咱们天师府的要务,跟他们说得着吗?”

要务?要务能让几个见习青铜来?

而我身后,就响起了一个轻轻的声音:“谢谢你嗦。”

是那个岁数大的翻山客。

他还是被年轻天师压在下头,现在强抬着头,眼神有几分感激。

那几个摁着他的见习天师刚才目睹了我的本事,也不敢造次,就一个劲儿看着张师兄,我一伸手,把那个翻山客拉出来,他们不由自主就松开了手——知道打不过,谁还打。

翻山客一身都是伤,我就左手把白藿香给的药拿出来了。

翻山客又是一愣,接过来涂上,药香四溢之下,伤口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这一下,把那几个见习天师都给镇住了:“那是什么药——怕是比黄二白的都好。”

“这死残废看来还真有点来头。”

张师兄盯着那药,眼神一沉:“不识货的东西,拿着茉莉花喂牛。”

药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,还分三六九等?

翻山客表情更惶惑了:“这样好的药……”

“管用就行,”我问道:“你们怎么知道底下东西的?”

那个翻山客对我彻底有了好感,其他几个也是一样,互相看了一眼,这才说道:“这东西,我们百十年来都知道。”

我一下愣住了:“百十年前?”

飞毛腿也大吃一惊: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”

原来,翻山客跟我们相风水的一样,天上看星斗,地上看宝气,那一年他们有个祖先经过,看出来这里神气下面盖着的宝气,就动了心思,假扮成了修庙的工人,夜里出来寻宝,果然找到了好东西。

他高兴的了不得,带着东西出去,发了大财。

接着,他就把这事儿告诉给了他儿子。

他儿子知道了之后,自然也心痒难耐的前来,也搞了个大丰收,可谁知道,他运气没有老爹好,刚把东西带出了墙,人就死了,据说死的还很诡异。

那人的身体上,布满了很多黏糊糊的东西,像是丝。

谁也不知道,那丝是怎么来的。

那一家人虽然嘀咕,可也只能归咎于那小子运气不好,次子就也去完成未竟事业。

谁知道,次子也把命丧在了这里——死法,跟长子一模一样。

那个老翻山客悲痛欲绝,说啥也不让三儿子再来了——再来,不是断子绝孙?

他们就嘀咕着——这里的东西,怕是神仙的,动了是要遭报应的。

可这些年过去,那个翻山客家族算是山穷水尽,以至于孩子连媳妇也不好娶,天天怨声载道,这个翻山客没办法,就想起来了个这个地方。

神仙报应也好——怎么也不能断了香火!

这个翻山客就决定要来。

可他毕竟上了岁数,一个人来找宝物,又能带走多少,没辙,就找了几个家里的亲族,一起来了。

谁知道,才刚来没多长时间,那几个亲族陆陆续续就送了命,他们也害怕,可死鬼,又哪儿有穷鬼可怕,所以今天他们还是来找银精了。

这么说——最近淹死在这井里的,都是他们的人?

那人说着,就揪自己头上的花白头发,喃喃的说道:“报应真有——真有报应!这地方的东西,动不得啊!”

那几个见习天师则露出了十分鄙夷的神情,像是在说他们活该。

沾了一身的丝?

这就绝不是银精能干出来的事儿。

这地方,果然还有其他东西。

我忍不住就往井口靠了一步,还想继续看看里面的气,可谁知道,那个张师兄直接把我给拦住了:“你干什么?”

我盯着他:“你干什么?”

张师兄梗着脖子就说道:“这地方已经被我们天师府给封锁了,你们这些闲杂人等,都给我退到一边去!”

程星河上去就把他推开了:“你小子好大的官威啊,这地方怎么就成了你们天师府的了?写你们名字了?”

说着跟后头一歪头:“关门放哑巴兰!”

我却拦住了他:“等会儿。”

这小子刚才看见了我的身手之后,是忌惮的,可这么一会儿工夫,又抖起来,不太对劲儿,除非……

果然,他冷冷的就说道:“你以为我们能让你们这些来路不明的蟑螂添乱?我早把救兵搬来了!”

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说谁这么大本事,敢找我们天师府的麻烦,原来又是你。”

那些见习天师听见,都激动了起来:“来了!”

这声音耳熟啊!

我回过头,就皱起了眉头。

汪疯子!

汪疯子还是跟以前一样,穿的整整齐齐的,一只手没地方放,不住的掸肩膀上的灰尘:“不愧是厌胜门的当家,这才多久不见,能耐涨的挺厉害。”

张师兄他们一听,顿时就愣住了:“厌胜门当家?”

“难不成——他就是那个……”

“李北斗!”

张师兄看着我的眼神,一下就暗了,跟见到了杀父仇人一样。

我盯着汪疯子:“这地方也没刻着天师府的纹章,我怎么不能来了?你们上这里,又有何贵干?”

汪疯子冲着井口走了过来,缓缓说道:“那就犯不上跟你报备了,你要是想知道……”

他一只手,猛地就从我身后绕过来,使劲儿一推:“要不,你自己下去看看?”